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穿越之月落君心

第4章 能借你个婢女不?

穿越之月落君心 寒月雪澈 2622 2018-08-31 15:33:47

  三日后厢房中。

  男子安静地蹲坐在桌边品茗,自成一个世界,他的视线一直落在对面的女子身上。

  此时的叶子矜已经洗去了满脸的油彩。不得不说,洗去了油彩后的她十分的美丽。肤如凝脂,白皙如玉,玉骨冰肌,一张小巧的瓜子脸上,朱唇含丹,眉若横翠,睫羽弯弯若蒲扇,琼鼻挺俏,笑意浅浅。眉宇间又透着三分英气,虽美,却不似普通女人家的柔美,而是一种英姿飒爽的美,想必,有佳人兮,遗世独立。也莫过于此吧!

  男子的目光始终盯在她身上,似乎盯的有些出神儿,但他在意的并不是她的容貌有多美,而是因为她的这张脸,给他一种十分熟悉的感觉,可熟悉在哪里?他又一时想不起来。他摇了摇头,下意识忽略了这一想法。

  “喂,是你救了我?”女子的手在她眼前挥了一挥,狐疑的问道。

  “不是我,难不成是你自己爬进来的?”男子瞥了他一眼,淡淡道。

  “……”好好说话会死吗!她本来还想好好谢谢他的,如今,哼!休想!

  男子见她一脸懊恼的模样,有些忍俊不禁。他索性也不逗她了,问起了正事。

  “喂叶子矜,我救了你。你应该也看到了,我对你没有恶意,那么你是不是也应该表示一下自己的诚意呢?”男子淡淡的说。而眼睛却一直盯着叶子矜的脸,观察着她的每一个表情。

  “怎么表示?”女子显然没有听明白他的话。

  男子也不拐弯抹角,直接说道:“很简单,你告诉我你从哪里来?又为什么会到这里来?别的隐私我不会问的,我想要知道的只有这两件事,想必这两件事你应该是可以说的吧!”

  叶子矜没有想到,他至今还在执着于这个问题。不过离开了21世纪,她便是自由身了,她也没有什么需要保密的,什么秘密,只有她想不想说,而没有能不能说之分了,告诉他,也没什么不可以的,毕竟,若是他想要动手,在她昏迷的时候的大可以动手,可是他没有,这就说明他对她并没有恶意。况且她对这个世界还一无所知,她在这个世界总需要有些朋友的。最重要的是,她很相信自己的能力。

  在这个世界中,她不过是孤身一人。更不怕被人胁迫。便是告诉他所有的事情也无妨,但毕竟是萍水相逢,她还是要有所保留的!

  北冥煜见她脸上露出了一丝迟疑,以为她不会再说了,索性起身准备离开。就在他起身欲走时。背后传来叶子衿清脆的声音。

  “我来自此位面之外,我之所以会来到这里,只是因为一场意外,我和我的对手一起掉落悬崖,他被炸弹炸死,而我也受到了爆炸产生的冲击波的波及,受了内伤,就在我认为必死无疑之时,身下忽然出现了一个黑洞,而黑洞的另一端便是这里!”她这么说,既回答了他的问题,也没有透漏过多。

  叶子矜顿了顿,仔细的观察着北冥煜的脸色。见他露出了意外的表情。以为他是不相信。故而微微有些恼火,不知是谁一个劲的问她的,她说了,他居然不相信!

  “喂,你这是什么意思啊?不信就算了,反正我告诉你了!”

  叶子矜没好气儿的说道。

  这时北冥煜才回神儿。确实,对于这个答案,他真的很意外,他原本以为她是误入了什么地方的秘境中。而被传送到这里。毕竟有很多秘境,都是不为人所知的,里面有什么,都箄不意外。谁曾想,她居然是来自另一个空间的。惊讶之余,他心里不禁有一点小小的喜悦。既然他来自另一个空间,那么她就更可信了呀。至于此话的真假,他是不怀疑的。毕竟在这个世界上各大世家各大门派的武功,他虽不会,但都能看得出来,在昨晚和她的打斗中,他试过她的武功,那是他从未见过的,所以对于这个说法,他是能够接受的。何况用人不疑,疑人不用,他对手下,在没有证据之前是绝不会无故怀疑的,清者自清,而会背叛的人,便是怀疑再多,依旧阻止不了背叛!而无故的怀疑只会令忠于你之人寒心!

  “我没说我不信,只是有些意外”

  见他这么说,叶子矜就更恼了。

  “我才是最意外的好不好!鬼知道居然会到这里来!”叶子矜一想起这件事,就险些气的跳脚。懊恼的情绪全写在脸上,反正这里不是21世纪,她也用不着装高冷,既然决定了重新开始,当然要做一回自己了!反正她也不怕被别人看见,至于北冥煜,他要敢笑话他,她一定会打得他连他娘都认不出的。

  见她这般,北溟玉唇角的弧度更大了。他再次向她看去,这时却忽然看到,她身着黑衣背面的一片血污。他又瞥了一眼。整整齐齐摆放在一旁的衣服。眉头微皱,随即不着痕迹的远离了他几步。叶子矜注意到了他这个小动作,有些疑惑不解。下意识向前迈去。见状北冥煜躲得更快了。直接坐到了一旁的软榻上。他要离她远远的,妥妥的!

  笑话!他可是有洁癖的!虽然打架的时候,他会下意识忽略,可是平时他是绝对不允许,面前有一点脏乱的。看着女子背后那一片血污,他回忆了一下。那晚,似乎,好像,是他将她扛回来的。唔,对,是扛回来的。还好不是抱回来的。要不他又要丢掉一件喜爱的衣裳。她低头瞅了瞅自己的衣裳。松了口气,似乎对自己那天的表现非常满意。

  见他这般,叶子矜才想起来,那时爆炸,青年的血肉,似乎溅了她一后背,一想到自己三天了,就这样穿着这件衣裳,她就不由得一阵恶寒,天呐!怪不得那个家伙跑那么远。他这是赤裸裸地嫌弃她脏啊!

  她回头向桌边的那件衣服看去。事实上,从醒到现在,她还真就没有注意到桌上多了这么一件衣服。她走过去,拿起了衣服看了看。眉头不自觉的蹙紧。旋即随手又放了回去。

  北冥煜以为他不想换,不由得躲得更远了。

  叶子矜挑眉向他看去。似乎发现了什么!眸中闪过了一抹恶劣。她故意向他走近。北冥煜见状,直接跑了出去。说什么也不进屋了。就站在门口。看着她。

  见他一脸的避而不及,叶子矜不由得哈哈大笑。笑得眼泪都飙出来了。真的是太好笑了。那斤没冷冰冰的人。居然怕脏!真,真的是笑死人了。哈哈……

  北冥煜见她笑,转身就走。懒得理她!

  这时叶子矜才想起来要和他说的事,匆匆的叫住他。“喂,别走!”

  “有事儿?”

  北冥煜,挑眉看向她,顿了顿,又道:“有事儿先把自己打扫干净再说。”言罢扭头就走。天哪,太可怕了,他可不要在这里呆下去了,他要回去好好的洗一洗。

  叶子矜急了,大声喊道:“喂,北冥煜,你有婢女吗?借我用用呗!”

  北冥煜狐疑的瞧了她一眼。“没有,你要婢女做甚?”

  叶子矜面上掠过了一抹尴尬。见状,北冥煜也不急着走了,就站在那里打量着她。他倒要看看她到底有什么理由。她还不至于要人伺候吧!

  叶子矜被他看得浑身不自在。但身上的衣服那么脏,一想到还是青爷的血,想想都无法忍受。她一咬牙,算了,笑话就笑话吧,拼了!旋即抬头看向北冥煜。似乎有些迟疑,但是还是说了出来。:“那个,那件衣服,我,我不会穿,那衣服太繁琐了!我想找个婢女来,来教教我穿衣服而已,并没有别的意思!”言罢,整张脸都红了。该死,真是太丢脸了。她的一世英名全毁在一件衣服上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