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瑾年,安好

瑾年,安好

澄澈随言

  • 浪漫青春

    类型
  • 2018-08-18上架
  • 3643

    连载中(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瑾年,安好 澄澈随言 2003 2018-08-18 16:52:34

  树上的枝桠又抽出了绿芽,满园春色。少年的咿呀细语像鸟儿的叫声,清脆透亮。她那天真无忧的脸蛋儿上,嘴角有满满的笑意。头上扎两个小辫,穿着小红袄踩着小棉鞋。初春的天有些寒冷,她却一头扎进外面没头没脑的,在院子里逗鸡,嘴上咕哝着一句句:“咕咕咕”。

  奶奶掀开门帘叫着:“小沁,过来,别玩了。赶紧洗脸,等会吃饭了“。看着她还在逗玩,有点不耐烦,奶奶一急把我抱回了屋子。“别呀,奶奶我再玩一会儿”。有点不情愿的想挣脱,但是奶奶那强有力的肩膀告诉我不允许。

  这是一个东北大院有南屋和北屋,还有一个杂货间和厨房,屋里烧着老式的炕桌还有暖炉。寒冬腊月里在暖炉旁可以烤手,无疑是件很幸福的事。平常洗手洗脸的地方也是很简陋,靠近北屋有一个椅子,放一个小盆,边台上有肥皂。乡下没有自来水都是抽着水泵。大清早上在大热锅里烧着热水,然后,拨出兑一些凉水。这时奶奶,捧着盆水,让我跟她进屋洗脸。

  我跟她进了南屋,她把我抱到炕上。他把白毛巾放在水盆里,热乎乎的让它打了个滚,白色的气腾腾的从盆里冒出。拧干毛巾,往脸上擦,厚重有力又长满茧子的手,总是那么的,突兀又熟悉。我摊了摊手。奶奶笑笑慈爱的说:“舒服吧!”冒着热气的热水的确把我刚才的寒气都驱散了,整个身体都暖洋洋的,脸蛋红扑扑的。一大早,我就像一只野兔,在初寒乍暖的天地里东窜西跳。穿着小花袄,手上有点冻疮,总爱流着鼻涕。她就是幼时的小林子,大名叫林子沁。

  冬天打雪仗,逗鸡和狗比谁叫的欢?最喜欢的事,坐着爷爷的驴车去赶集。现在天寒地冻,做不了驴车就坐小电三轮。没什么可玩的,乡味十足的日子,子沁依旧快活。周围的邻居,都知道她是个淘气包对她有喜欢也充满爱怜,心疼这个见不着爸爸妈妈的小丫头。她三岁便被妈妈送到乡下奶奶家。不知道在那个大城市里,他爸爸妈妈要奋斗,攒首付还房贷。普通的家庭,学历都平平的父母,快要奔三。给自己的后代,为了有更好的生活和学习条件,所以得奋斗。觉得累点苦点都不算什么,只可惜一家人不能团聚。

  父母早起晚归的生活,少儿郎不懂。她坐火车来到了乡下,望着离别时爸爸妈妈红红的眼圈。幼小的身子被奶奶一把抱走。长大后的子沁联想到一些。

  那时的她到了一个陌生的环境,有偌大的院子,有狗在叫。晚上一切似乎静悄悄的。是她第一次来到奶奶家也是第一次离开了爸妈妈熟悉的怀抱。狗在大声的吼叫,兴奋的闻到了陌生的味道。“旺旺,别叫了是我的亲孙女来家里陪我。”狗停止了叫声。3岁的她有些害怕被奶奶轻轻地安抚,放在了炕上。

  寒冬腊月,发懵的孩子。第一次坐了火车,看到了拥挤的人群。说笑吵闹的人们。混杂着各种各样的味道的车厢。她在她妈妈怀里看见妈妈轻轻地叹气,爸爸拍了拍她的背。眯了一会儿闻到了香味,是一桶泡面。爸爸把她向前递了递,叉了一口面吹气,喂她。她就这样香喷喷的吃了面什么都不懂的躺在父母的怀里,昏沉沉的睡着了。深夜,他望着火车驶过沿途的风景,厚厚的水雾泼在车窗上。“来,子沁穿衣服,要下车了。“妈妈温柔的叫她并麻利的给他穿上了小花袄和小皮鞋。爸爸提着一个大行李箱和一个包裹。提前春运回家的人提着东西说说笑笑的在前面排队等着检票。这一家子过年是无法热热闹闹了。

  刚下火车风寒彻骨,让人立马提了精神。她呼呼的哈了哈白气。“妈,那我姑娘就交给你了。淘气呀她哪地方错了,你该管得管你可别把她惯坏了。““好呀,好呀。儿子,我是肯定能看好的。你们就放心忙去吧”。“孙女,跟爸爸妈妈说拜拜“。奶奶一把她抱走。现在她坐在炕上回想起,刚刚的那一些事,子沁有点害怕,觉得她被抛弃了。抹了把眼泪。爷爷抽着把大烟斗,咳咳咳的走进来。哄着她:“不哭,爷爷给你买了拨浪鼓”。轻轻塞在她手里动着她的小手腕。小鼓发出咚咚清脆的声音。她把玩一会儿。烧得暖暖的炕,子沁不禁困了。迷糊糊,奶奶给她铺了床,又睡在她旁边,拍拍她的小胸脯,她就睡去了。

  待了一年,她也晃四岁了。新年,她打电话给父母拜年。也想在外面的父母,一想就去问爷爷要电话。长高了,也受了苦,手上有小冻疮,有些黑,脾气在农村呆的也有点野。新年她穿了新鞋和红花袄,老姑在家里过年。买了年货和爆竹。乡下的烟花远没有城市放的那么大,那么漂亮。子沁一手拿着仙女棒,看着天空,皎洁的月亮,冷冷的风刮在耳边。“嘭”的一声,窜天猴在空中发出闷雷般的响声。天上的星星似乎都团聚了,小烟花转瞬即逝,天空一片暗淡。璀璨银河,子沁的心被慢慢的揪着,顺着命走。

  夏天知了在那颗大树上不厌其烦的叫着,袅袅炊烟,正值黄昏一片金光撒向大地,像金粉被泼撒了一样。子沁坐在大狗的旁边,打着瞌睡。奶奶做了绿豆粥,凉好了喝是夏天解暑必备。看了一眼院子里无精打采的子沁说快:“进屋外面有什么好玩的“。子沁拍拍屁股围着奶奶要粥喝。六七点钟爷爷从田里回来了,手上拿了几个李子,塞在子沁手里说:“今天听没听奶奶话呀“。三个人就可以和和美美。哎,爸妈什么时候接我啊,吹着过堂风,舀了勺凉快抽的井水,沁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澄澈随言

夏天,青葱少年。子沁却淡不开一些心事,漫漫心路程,有酸涩苦疼,命运与自身的一些冲撞该怎样去克服,变的更能接纳这个社会和人们。她的心里有个缺口,被巨大的兽吞噬着,是内心的恐惧。她随便没有责任感的性子,一点点的拉她下水。有过挣扎,并冲破他们,寻找自己的桃园。慢慢弥补性格的缺陷,一点点打开。年少风衣怒马,成长的路上欢愉是没有尽头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