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九月风荷鹊桥仙

第二章 假作真时真亦假 无为有处有还无

九月风荷鹊桥仙 木末花未 1057 2018-08-19 14:46:23

  醒来已是晌午了,阳光照得我脸庞发烫,蝉鸣热烈。头晕目眩,几欲作呕。依稀想起昨夜的事。谁跳到落玉亭上又落下?谁弄晕了我?莫非是盗贼?谁这么大胆来常府盗窃?扔了被褥正要起身——是谁替我盖的被褥?踉跄冲到外面岚园,落玉亭的檐上并不缺一石半瓦。不管阳光刺眼,环顾地面,没有一点碎裂瓦片的痕迹。真是个手脚利落的盗贼!

  “连初姑娘!”抬头撞见一双温柔的双眼,狭而不狡,谦恭温良。“姑娘可是病了?怎么一人在此?”瑾公子与往日不同,着了窄袖长袍,文弱的儒生忽然多了几分英气,真乃文质彬彬也。现在可不是欣赏的时候!我忙直起腰板,感觉大气在喉中灌进灌出,又好像气息被阻塞一般慌乱难受。“瑾,瑾公子!昨夜府里进了贼人了!我还,还被打晕了!”终于说完了。松了口气。再看瑾公子,他竟“噗嗤”笑了出来。“公子?”他不顾我的疑惑,仍旧是笑,笑得眉眼盈盈,笑得“媚态横生”,笑得我说不出一个生气的字眼。说来羞愧,好歹我也是出身道观,清心寡欲,不染世俗的,的小杂役啊!我竟然看着瑾公子的脸出了神。

  额上温热。“姑娘果然病了,烧得厉害呢。”他收了手,兀然背过身去,“常府值夜的门卫,监视巡逻的暗卫,不多不少的三十人,却都是从退役将士,或重金招募的侠士中精挑细选来的。他们受过严格的训练,可不是吃素的。昨夜丑时,我犹挑灯夜读,可一点动静也未察觉。今日也不曾有人报财物丢失。姑娘做了噩梦不怪,混淆虚实却是不行。“不用看他的脸,我也知他已经笑意全无了。

  “公子说得是,连初记住了。“他的这一番话,已经是给尽主仆情分。字字珠玑,不容插嘴,不得反驳。我没法多想什么,一切的一切都在对我说,昨晚的事是我的错觉。天气燥热,云朵一片也没有,凉风一丝也没有。蝉的大军躲在远远近近的树荫里,放肆地鸣叫,像是包围了敌军的胜利宣告;这真正的场面我后来见过一次,比蝉叫可怕多了。

  瑾公子转过身来,一样灿烂如花开的微笑,仿佛刚才那番严肃的话从未出口。“刘嬷嬷说早晨叫不醒你,不准是病了。既然病了,就好生歇息吧。若瑜那里不必去了。”回神,公子已经步出岚园。

  谁也不会在意我今日说的话。令人难受的事,我也不愿意多想。脑袋被绳子勒着似的,一松一紧地作痛。脚下虚浮,喉咙干渴,我晕乎着回到房里,顺手抓起茶壶,将昨夜剩的茶水一饮而尽。瞥见铜镜,我才发觉自己头发蓬乱,只穿了中衣。把自己裹在被褥里,一时羞愧难当。

  瑾公子是不同的。瑾公子待下人们不仅和善,而且尊重。他记得我们每个人的名字,愿意与我们谈笑风生。只有瑾公子称婢女为姑娘。瑾公子是不同的。他是真正的”有匪君子”。

  我永远也忘不了初见瑾公子的那一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