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外婆的红枫

第七章 指令(中秋节加更了一千字)

外婆的红枫 熊人猫兔 2410 2018-09-24 21:24:37

  我被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嚎声拉回。

  他们两个在哭,李鑫和李淼。

  邻居没在家,没有人来。

  “对了!快,快去叫人!”李淼的脸上尽是惊慌。

  “叮——”在我的耳边传出声音。

  “发布指令:让李鑫的外婆死亡。”

  我愣住了,这是第二次听到这个指令,第一次……

  “请马上执行。”

  我的头脑立刻清醒了许多,先执行任务。

  我变换了一个身型和面孔,从树上跳下去。等了一会,李鑫就气喘吁吁地来了。

  “站住!”我喊道。

  李鑫果然站住了,她有些害怕,身子往后探缩,可是她还要救老婆婆,只能硬着头皮上:“请你让一下,好吗?”

  我化成了村里有名的恶霸,她不敢上前让我去救老婆婆很正常。

  “你要干什么?”

  “我,我外婆生病了,请医生。”

  我这时笑了一下,道:“我可以去吗,我父亲学过医。”

  李鑫明显愣了,然后狂喜道:“好好,快去!”

  这成功得我都不好意思,怎么这么傻白甜。

  但是任务为重,我还是跟在她的后面。

  我这样不是没有理由的,而是让李鑫和李淼间隙更重,悲情故事不能这样温暖。

  我记得,我记得那次我忍不住一个悲情故事变成温暖结局,结果系统派下了一个人把我所做的努力全部作废,还让我付出了……家人的代价。

  “到了!快来!”

  我抬眸,李淼刚刚放下电话,想必是中途想起打电话。

  但是等救护车来还要很久,那时老婆婆早就死了。

  “你,你找他干什么?”李淼看到了我吓到了,急忙挡在老婆婆身前。

  “他,他说会医术。没,没有别人了。”

  李淼定定看了几秒,让开了身子。

  我假装给老婆婆把把脉,接着,让李鑫拿来了药。

  这真的可以缓解病情,但是……

  “好了,李鑫,你把老婆婆扶到屋里去吧。”

  这是我又看了看李淼,对他说:“跟我过来。”

  他有些犹豫,正在思考“我”可不可信。

  我看到他这个样子,便淡淡地说了一声:“要来不来随你便,只是这不关乎你,而是你外婆。”

  于是,他跟来了。

  小孩子单纯,再说了,关乎至亲的性命,而且我是他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即使大人,也很可能会跟来的。

  我把他带到一个刚好能听得到喊叫声的地方,装作很严肃地对他说:“老婆婆时间不多了,但是今天救了过来,如果调养得好还能活几年。”

  李淼估计已经猜到了,只是他和常人一般还想问问有没有挽回的余地。

  就在这时,李鑫的尖叫声穿透了空气,直直地冲进我和李淼的耳膜。

  “怎么回事!”我装作惊讶和预感不妙的神情。

  “我去看看。”

  李淼跑了过去,而我也跟着过去了。

  我计划好的。是的。

  我早就看到那盒药里装的不是与之相符的药,老婆婆以前装错了。那盒药里装的虽不是什么有害心脏的,但是以老婆婆这个身体状况,经不起折腾,十有八九会死。

  而我会在他们两个六神无主时告诉他们老婆婆去世了,再谎称李鑫拿错药了,就会使李鑫李淼间隙更大。

  “怎,怎么回事!”

  “外婆,外婆她……”李鑫哭唧唧的哽咽着,半天没说出来话。

  “快说啊!快点!”李淼红着眼眶大声吼着。

  他是不想自己去看老婆婆,他在自欺欺人。认为只要不说出结果老婆婆就不会死了。

  我这样想着,快速走到药那边,身形也正好挡住老婆婆。

  “老婆婆死了。”我的声音略带遗憾,好像真的是为老婆婆节哀,为两个孩子可怜。

  但是,假的。

  我已看惯分离,心都感受不到痛了。

  顶多,就是想看戏一般的遗憾,淡淡的,风一拂,就没了。

  与此同时,我已经把两个错放的药从盒子里拿出来,床边留下了空盒子。

  李淼一下拉开我,仔细地看着老婆婆,等了一会,发现真的死了之后哭成了一团浆糊。

  而李鑫又是个多愁善感的女孩,现在也想寻求安慰,想抱抱李淼。

  没想到李淼一把将她推开,吼道:“是不是你干的!这里只有你一个人!一定是你!要不是上次你大冬天跑了出去,外婆就不会去找你!也不会生病,更不会死!就是你!你真恶心!你快去死吧!”

  而李鑫究竟是一个小孩子,还是女孩,这时也没有力气反驳,只是不断的重复“不是我,我没有。”“我想外婆。”

  而我这时“适时”地出了声:“李鑫拿错药了,不然老婆婆还能康复。”

  结果两个孩子更打做一团了。

  我就这么静静的看着他们。

  思绪飘远,想到了那个指令。

  第一次……

  “发布指令:让韩楠洋自杀未遂。”

  韩楠洋是我的第一位检查者。

  是那次撞车事故的同一人。

  指令是在撞车事故发生后下达的。

  我心中对他有愧,又是他的朋友,没有执行任务,反而给他灌输心灵鸡汤。

  而这时他的同学不知道从哪里听到的谣言,还对班里的同学说他的母亲出轨了,他爸爸才不要他妈妈的。

  开始还好,后来就演变成了向韩楠洋泼脏水了。

  “有其母必有其子!他以后肯定也会当个种马。”

  “诶,好像挺有道理。好恶心,他这样怎么还不去死。”

  “快别说了,人家还在教室呢。”

  “怕什么!一个没爸没妈的孩子,管那么多干嘛!说个痛快!看他那个高冷样儿!恶心!”

  “就是!也就是那张脸可以看,剩下的,呵呵。”

  ……

  其实本应该是嘘寒问暖的,但是在这之前,他把全班得罪了。全班人过去看他,想安慰安慰他。

  结果他却大叫着让他们出去,几个不走就连打带骂的把他们赶了出去。

  结果就怨恨上了他。

  普通人一定以为他心情不好,但是这群同学却不,小心眼,马上和别的班传播。

  然后楠洋回学校又把同学们的恶迹都告诉了老师,老师当然很生气,罚了全班。

  于是同学就彻底怨恨上了楠洋,话里话外都带刺。

  其实,楠洋不是成心的。

  他同学来的时候他的家里人在讨论家产的问题,马上都要打起来了。

  楠洋并不想让同学们可怜他,几个同学又不走。这时他又听见要把母亲和父亲最珍惜的第一套房子卖掉,又急又气,一态反常。

  而打小报告并不是他干的,只是一个被他推出去的同学说的,后来谎称是楠洋干的。因为老师说的是全班,并没有说点名,所以同学就默认了是楠洋。

  而那个人是班长,老师又没让他写,这个人也就偷着乐了。

  老师也是没考虑到同学三观不正,偏偏在这时打小报告。

  后来我努力帮他澄清,最终流言才少了。

  但是,系统惩罚了。

  我失去了家人……

  又因为系统惩罚,我逼不得已调整舆论变成我散播的谣言。

  但是他说,

  相信我。

  —————————(分割线)————————

  大家好!加更,2000字哟~

  正文中秋快乐!所以,心灵鸡汤(带刀)

  小总结:割腕很疼,反正我割完就没勇气割了。所以,选择跳楼比较好。但是,活着,让我们想好再死吧。

  哭出来会更好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