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西方奇幻 吸血鬼检察官之血染黎明

吸血鬼检察官之血染黎明

陶陌离

  • 玄幻言情

    类型
  • 2018-08-18上架
  • 6356

    连载中(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吸血鬼案件——消失的血液

吸血鬼检察官之血染黎明 陶陌离 6356 2018-08-17 19:23:17

  “死者,沈慧敏,八岁,由于天黑未归,受审,所以交给我们。”

  南田洋子听见身后有声音,站起身来,看了看来的人。

  “你是?”黄顺范警官疑惑的问道,用眼神奇怪的打量身前这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女人。

  “南田洋子,心理学专家,也是检察官。”南田洋子礼貌地回答。

  “哦,你好,我是黄顺范警官,这位是闵泰延检察官。”黄顺范指着闵泰延。南田洋子微笑着对闵泰延点点头。闵泰延侧头看了一眼南田洋子便不说话了。

  黄顺范尴尬的摸了摸鼻子说:“他这人就这样,你不要介意。”

  “没关系,以冷著名的闵泰延检察官,你好!”南田洋子微微一笑对着闵泰延。

  “嘿,吸血鬼案件。”俞静仁一边把证件给执法人员看,一边兴奋地说。

  黄顺范看了看来人,刚想说话……

  “你们好!我叫俞静仁是检察官。”俞静仁一脸兴奋地站在大家面前介绍。

  黄顺范刚想回答……

  “嘿,是吸血鬼,是那件案子吧,七年前的吸血鬼。”俞静仁说了一半又微微抬起头,趁机看了一眼沈慧敏的颈部,半笑地说,“果然,他杀,就颈部那两个洞,那时不都说是吸血鬼案件,当时这件案子还很有意思呢!”

  “有意思!”闵泰延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俞静仁。

  “对尸体说有意思,可能不太妥吧!”南田洋子一边把墨镜带上一边转头对俞静仁说,“对吧,俞静仁检察官。”

  “我是说有兴趣的意思。”俞静仁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去验尸房吧。”闵泰延转身带上墨镜离开了。

  ~~~~~~地点转换——法医所~~~~~~

  “死亡时间是昨天下午四点,如大家所知心脏麻痹,所以停止跳动。”法医整理完器具后,又转了一个身继续说,“死因是心脏麻痹,身体无打斗痕迹,无性侵犯迹象,除颈部2厘米~3厘米深的伤口,无其它伤痕,还有共同点——消失的血液。”法医拿着资料说。

  “等等,你说伤口3厘米深。”一旁不出声的闵泰延说。

  “是的,说到七年前的案件,伤口可没有这么详细的记录。”法医看了看,又翻了翻资料说。

  “当时的伤口没有这么深。”南田洋子呐呐自语道。

  “当时负责过这个案子吗?”法医一脸好奇地问。

  “是的,协助朴勋检察官调查。”南田洋子沉思了一会儿说,“这应该是模仿犯罪。”

  “为什么?”大家都看向南田洋子好奇地询问着(闵泰延除外)

  “当时伤口只有0.5厘米深,而现在伤口有3厘米深,所以是模仿犯罪。”南田洋子不紧不慢地说。

  俞静仁问:“你怎么记得那么清楚?”

  “这个案件不是激起民心很长时间吗?所以当时协助朴勋检察官的时候在他的身旁多记了一些。”南田洋子低头检查尸体说。

  “或许,有多余的血液样本吗?”闵泰延检察官问道。

  “有。”法医转身从器具车上拿了血液样本递了出来,并有些娇羞地说,“为了抽这些血弄了我一身燥汗。”

  “我去交给血液检测部吧!”俞静仁伸手准备去接。

  “俞检察官留下来寻找作案工具,为了你以后在特检过得愉快,洋子检察官你就协助俞检察。”闵泰延伸手接过后就看着俞静仁说,又意味深长看了一眼正在检查尸体的南田洋子。

  闵泰延走后,南田洋子便对俞静仁检察官说:“我去找凶器了。”然后不快不慢地跟在黄顺范与闵泰延后面。

  “泰延,对这个案件你有什么想法?”黄顺范跟着闵泰延从楼梯下来,又想到什么跑到闵泰延面前问。

  “刚刚洋子检察不是说了么?模仿犯罪。”闵泰延笑了笑。

  “我不是不放心吗?”黄顺范摸了摸鼻子尴尬地说。

  “黄兄,先走保育院吧,我随后就到。”闵泰延对黄顺范说,还扬了扬手中的血液样本。

  “好吧!去看看到底是什么人,别在别人面前撒盐。”黄顺范沉重地拍了拍闵泰延的肩说。

  在闵泰延和黄顺范离开后,站在墙角的南田洋子缓缓走了下来,看了一眼闵泰延所站的电梯,想到过一会儿会在在里面发生的事,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要开始了吗?真期待,先让你再痛一会吧。”说完便走出门开车离开了。

  ……

  “非常的薄,还很尖,不像是刀东万,看过这样的东西吗?”俞静仁一边琢磨凶器大概样子,一边问太东万。

  “没有,我也算经历过大风大浪的,这么伤脑筋的还没见过。”太东万写好报告走回来说。

  “为什么偏偏叫我调查作案工具,我看起来很擅长这个吗?”俞静仁疑惑道。

  “什么?”太东万一头雾水的问。

  “挂相了吗?”俞静仁看向太东万。

  “我倔强不挽留,你泪也没有留……俞静仁看也没看谁打来的,接起了电话。

  “喂,俞检吗?”南田洋子一边开车一边说。

  “是,怎么了。”俞静仁惊讶地问。她完全没有想到南田洋子会打电话给她。

  “去找法国洋娃娃,只要有法国洋娃娃的店铺全部查一遍。”南田洋子歪着脖子夹着电话。

  “为什么?”俞静仁好奇地问。

  “刚才闵泰延检察官告诉我,而且我刚才在沈慧敏指甲缝里找到了一些纤维,经过鉴定是法国洋娃娃衣服上的纤维。我猜想应该是她死之前在一个有法国洋娃娃的房间里吧!否则无法解释指甲缝里的纤维,现在我现去保育院,你去查一下,这个纤维是什么型号的法国洋娃娃。可以吗?”南田洋子走下车,关上门说。

  “嗯,可以。”俞静仁面无表情的回答。

  “哎,洋子检察官,你怎么来了?泰延不是叫你去寻找凶器吗?”黄顺范在问院长相关案件的问题时看到南田洋子走来有些疑惑不解地问。

  “我来有些事。”南田洋子回复到,又转回去对院长说,“院长我要最近三个月与沈慧敏接触过的人员名单。”南田洋子又转回去了对院长说。

  “哦,请你跟我来。”院长金英秀从身后的柜子里拿出来了档案记录,“这是最近三个月跟沈慧敏接触过的人员名单。”

  “谢谢。”南田洋子伸手把资料拿来翻开说道,“吴秀珠,这个人与死者沈慧敏有什么关系?”

  “吴秀珠说等沈慧敏病好了后,就收养她。”院长金英秀一边看着单子一边说。

  南田洋子疑惑不解地问道:“沈慧敏有病症?”

  院长金英秀漫不经心回答:“是的,法系四综合症。”

  “尹成植,沈慧敏的主治医生?”南田洋子肯定的问。

  院长金英秀抬头看着南田洋子说:“是的,不过你怎么知道?尹成植他是吴秀珠的私人医生。”

  “私人医生!有意思!”南田洋子小声嘀咕道。

  黄顺范一边看着南田洋子发呆,一边询问道:“洋子检察官,你那么小声在嘀咕什么?”

  “哦,没什么。”南田洋子把视线从资料上转移到黄顺范身上,又转身对院长说:“请你把吴秀珠,尹成植的住址给我可以吗?”

  “哦,可以,不过不在我的办公室里,在档案室,毕竟他们都和孤儿院孩子有关系,必须有记录在案才可以。你们稍等一下。”院长起身向门口走去,又转头对黄顺范与南田洋子说道。

  院长走后,黄顺范小心翼翼地在南田洋子的耳边说:“洋检,你要他们的住址,干嘛?”

  “我不要他们的住址,去哪寻找凶器。”南田洋子像看一个白痴一样地看着黄顺范。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你为什么要向院长要,万一他一个不老实隐瞒了一些住址呢?洋子检察官,你可以向随案刑警要的。”黄顺范在南田洋子耳边说。

  “可以这样吗?为什么没人告诉我?”南田洋子惊讶的问道。

  “可能是忘了吧。”黄顺范尴尬地摸了摸鼻子便开始打量起这个孤儿院院长的办公室。

  “南田洋子检察官,这是你要的东西。”院长把资料给南田洋子。

  “好了,我要的资料到了,就不打扰你了,顺范哥。”南田洋子转头给了黄顺范一个迷之微笑,便头也不回地离开孤儿院院长的办公室。

  ……

  “喂,洋检,这个法国洋娃娃是K1965型号的。”俞静仁一边拿着法国洋娃娃的纤维,一边跟着南田洋子打电话。

  “哦,找到了,谢谢你,俞检,那再麻烦你找一下有卖这种型号的洋娃娃和店铺,顺便你去调查一下,最近两个月内这些店铺来买法国洋娃娃的人里面有没有叫‘尹成植’或者‘吴秀英’的人拜托了。”

  “好的。”俞静仁一边关车门一边说。

  “对了,俞检等你查完后,到天籁公寓。”南田洋子沉思了一下对俞静仁说。

  “嗯。”

  “尹成植,36岁,住在天籁公寓6号楼。”南田洋子翻开手中的资料,“就先拿你开刀了。”

  ……

  “泰延,你来了。”黄顺范看着闵泰延说。

  “嗯,哥,你这边怎么样了?”闵泰延看了看四周问。

  “哦,没什么,这些孩子看上去没什么异常,院长也没有异常。不过刚刚洋检来过了。”黄顺范一时心不在焉。

  “洋检?南田洋子吗?她来干什么?”闵泰延好奇地问。

  “哦,她拿了最近跟沈慧敏接触过的人物的名单。”黄顺范说。

  “哦,哥你去看一下,这些孩子的房间里或者她们的玩具房里看一下有没有法国洋娃娃,顺便跟俞静仁交代一下。”闵泰延说。

  “哦,知道了,泰延。”黄顺范一边记录一边说。

  ……

  “你好,我要看xx号的CCTV。”南田洋子走到尹成植所居住的小区保安室内,拿出证件和蔼可亲地说。

  “哦,好的,我们现在去调出来,请稍等一下。”一名保安说。

  “拜托了。”南田洋子朝保安点点头。

  “检察管小姐,你要看的是几月几日的监控记录。”保安转头询问着南田洋子。

  “我要看3月6日晚上的监控记录。”南田洋子想了想对保安说。

  “喂,俞检,你找到凶器了吗?我个人认为凶器会不会是厨房里的,你想啊?凶器是长长的,尖尖的,是不是很像竹签子,而且凶器之间是有一定的距离的,这样一来是不是很像厨房里的烧烤叉啊!”南田洋子‘好心地’提醒着俞静仁。

  “哎,洋检,你这么一说真的很像唉!”俞静仁在电话另一头兴奋地喊着。

  “那我在寻找嫌疑人,顺便和闵泰延检察管说一下,我现在在调查血液消失的原因,好了,我现在这里,嫌疑人资料传送过来了,我去查看一下。”南田洋子走到电脑显示器旁看了看尹成植一天的生活记录,看到了有疑惑不解的地方,便和俞静仁挂断电话了。

  俞静仁刚想开口说:“……”

  “笃……笃……”南田洋子把电话挂断了。

  “在案发前一天早上,凌晨四点才回到家,这样一来的话,岂不是有很多的时间进行杀人抛尸了。”南田洋子自己一个人嘀嘀咕咕地,又抬起头对保安说,“这份视频帮我拷贝一份,拜托了!”

  “哦,好的。”保安听到南田洋子的话转身准备去拷贝视频。

  南田洋子也转身,但是又好像想到了什么,又转回身体,把口袋内的U盘拿出来,对保安说:“这是我的U盘,帮我拷贝在这个里面,拜托了,还有把xx号6号楼第四户房子的钥匙给我。”

  “xx号6号楼,哦,找到了。”保安一边找一边喃喃自语着。

  “嗯,我还有事,U盘就拜托你了,一会儿在来拿视频。”南田洋子对保安说完后走出了保安室内。

  ……

  “4016,找到了。”南田洋子拿出钥匙把门打开,走了进去。南田洋子先略过了客厅,去了尹成植的卧室。翻找查看了一番,发现并没有什么线索,南田洋子又回到客厅,发现茶几上有一台电脑,走近茶几拿出了电脑的储存硬件装进了真空袋,又是伸手翻了翻尹成植的通讯记录和聊天记录,发现了有尹成植和吴英珠的聊天记录,点击一看,居然有沈慧敏的死因,南田洋子把记录保存了下来,又在尹成植家中查看了一番便离开了。

  “下一个,便是你了。”南田洋子指着吴英珠的照片说。

  “俞检,我现在已经知道凶手是谁了。”南田洋子打电话给俞静仁说。

  “是谁?”黄顺范抢过俞静仁的手机迫切地问道,“是不是尹成植和金应秀?洋子检察官,我跟你说哦,你绝对想不到,沈慧敏根本没有病症,什么‘法系四综合症’就是一个幌子,他们用这个借口一直把沈慧敏带走。吴英珠是个集团的大佬的二奶,这个集团是这个孤儿院的赞助商,所以金英秀就一直隐瞒着这件事,所以这件案件的凶手就是尹成植和金英秀!”

  “你在哪?”听完黄顺范的喋喋不休,南田洋子听到闵泰延的话从电话另一端传过来。

  “在天籁小区。”南田洋子平静地说。

  “你不在!不管你在哪,赶紧回来特检组,要开临时会议了。”闵泰延一口气也不喘地说完了这段话,南田洋子认为这是她的记忆中闵泰延说的最多的话。

  “马上到。”南田洋子准备挂断电话。

  “限你十分钟内赶到特检组。”南田洋子只听见闵泰延不咸不淡地说了一句话。

  南田洋子气得差一点把手机摔了,十分钟!把车速开到最大至少也要十五分钟,现在要十分钟,开飞机呀!

  ~~~~~~~~~地点转换——特检组~~~~~~

  “十六分四十八秒,迟到了六分四十八秒。”闵泰延冷淡地对一旁刚从外面回来的气喘吁吁的南田洋子说。

  “凶手已经抓获了,是吴英珠和尹成植,金英秀作为共犯也被抓捕,不过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抽取沈慧敏的血液。”俞静仁坐在自己的办公座位上,无精打采地说。

  “我知道。”南田洋子扬了扬手中物证袋中的U盘。

  ……

  “阿西巴!这群人太可恶了,居然听信了这种谣言去抽取小孩子的血液。”俞静仁看了U盘内的文件后便沉不住气暗骂着。

  “好了,明天南田洋子检察官和我一起上法庭。”闵泰延从椅子上站起来说。

  “我!不可以!我的口才不好!况且我有舞台恐惧症的,让俞静仁检察官去吧!她会比我更加适合这份工作。”南田洋子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闵泰延在楼梯上听到南田洋子的话身体微微顿了顿,又立刻恢复边走边说:“好,让俞静仁检察官去吧。”

  ‘唉,谁让之前闵泰延和俞静仁在一起了,就让他们继续吧!’南田洋子心想着。

  “哎,洋子检察官,洋子检察官。”俞静仁摇了摇南田洋子的肩膀喊道。

  “啊,你刚刚说什么?”南田洋子回神地寻问着俞静仁。

  “洋子,我可以这样称呼你吧,刚刚谢谢你,让我去。”俞静仁笑着说。

  “哦,没事,我真的是有舞台恐惧症。”南田洋子心不在焉地说着,“你先准备吧,明天就要上法庭呢!”

  ……

  “血液注射最近在江南十分流行,对美容护肤有显著疗效的这种血液注射,自体血液注射最为常见,但是尹成植却用幼童血液效果更明显,这种毫无医学根据的谬论蛊惑吴英珠,吴英珠则以领养为名,多次接受沈慧敏的输血,最终导致沈慧敏失血过多死亡。”俞静仁穿着正装一步一步地走向法庭中间。

  “尊敬的审判长,被告吴英珠是无罪的,她只是因无知而受尹成植蒙骗。”吴英珠的辩护律师站起来说。

  “血液注射或许是被蒙骗的,但吴英珠真正犯下的是重大罪行,吴英珠和尹成植为掩盖罪行,在已经死亡的沈慧敏颈部人为制造伤痕,伪装成七年前的连环杀人案,现在将吴英珠厨房内找到的凶器作为物证提交,还有这是在凶器上提取的吴英珠和尹成植的指纹。”俞静仁一边将物证交给法庭,一边向大庭广众说明。

  “予予采纳。”法官面无表情的说。

  “现检方提请法庭对将杀害沈慧敏并弃尸的尹成植及吴英珠,依据刑法第250条谋杀罪,第161条尸体遗弃,隐匿罪,罪判处有期徒刑20年,金英秀谋杀案的共犯,依据刑法274条,儿童酷使罪,判处有期徒刑12年。”闵泰延站起来走到法庭中央做出最后的宣读。

  ……

  “辛苦了,东万。”黄顺范将衣服甩在肩膀后面说。

  太东万听到黄顺范的表扬做了一个耶,暗自高兴。

  “连句辛苦了都没有。”俞静仁嫌弃地看了一眼太东万。

  南田洋子坐在转椅上转身对俞静仁说:“俞检,辛苦了!”

  “谢谢,洋检。”俞静仁坐在位置上放下了挎包。

  “一直都这样,不给俞静仁检察官和南田洋子检察官的首案有趣吗?”黄顺范用手在脸上比了一个笑脸问。

  南田洋子说:“我到楼上去一趟。”

  “叮……叮……叮”

  闵泰延在玩弄着打火机:“洋子检察官的欲望是什么?尹成植和金英秀是金钱,吴英珠是年轻,洋子检察官的欲望是什么?”

  南田洋子背靠天台沿上,随即陷入了闵泰延刚刚的问题中,深深地思考了一番说:“嗯,欲望,还没想好,大概是生存吧,只为了生存下去,在这个脏乱的社会上立足生存下去,但是闵检,你呢?你的欲望又是什么呢?”

  “欲望……”闵泰延深深地读出了这两个字,无奈地笑了笑。

  “闵泰延检察官的欲望不会是报仇吧!”南田洋子玩味地说出这句话,“自己的至亲至爱的死亡被人再一次地摆在跟前,闵泰延检察官想得是报仇吧!”

  “你怎么会知道?”闵泰延听到南田洋子的话,戒备地看着南田洋子。

  “档案室内有存档。”南田洋子对闵泰延笑了笑,转身大步地走出了天台。

  ﹌﹌﹌﹌﹌﹌﹌﹌﹌﹌﹌﹌﹌﹌﹌﹌﹌﹌﹌﹌﹌﹌﹌﹌

  现在我来给大家梳理一下本起案件:

  吴英珠为了保养皮肤,听信了她私人医生尹成植的话,用小孩子的血液可以保养皮肤这种谬论毫无科学依据的做法,从孤儿院内挑选了一个孩子沈慧敏已将要领养她的名义,为她治病,实际上每周把沈慧敏带入别墅与吴英珠进行血液注射,并且同院长金英秀一起欺骗大家说沈慧敏有“法系四综合症”。在一次意外中,沈慧敏因失血过多过多心脏麻痹而死亡,而尹成植和吴英珠在死亡后的沈慧敏颈部用烧烤叉制造人为伤痕,伪装成七年前的吸血鬼杀人案,并且弃尸。而七年前的吸血鬼案件,死亡的女孩是闵泰延的妹妹,所以闵泰延才会激动。

陶陌离

这本书之前是在《汤圆创作》上发布过,绝对原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