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北零年

第十五章大家都是主角

北零年 一纸半夏 1980 2018-08-18 17:45:35

  01

  那天以后,陈倚再也不在课间写物理题,也不做数学题。而是参与沙衫与徐子荷的聊天。

  最让沙衫和徐子荷替她开心的是,她告诉他们她不仅又要动笔写文章,还要将他们写进袭击的小说里。

  听到写小说。徐子荷和沙衫的眼睛一亮。

  “要把我写成女主角。但是如果徐子荷是男主角的话,我还是宁愿当女配。”沙衫打趣道。

  徐子荷白了她一眼:“估计你在陈倚的小说里活不过两集,还想当主角。”

  “好,你在小说里长命百岁,断子绝孙。”沙衫不甘示弱。

  “你的嘴怎么那么毒。”徐子荷憋不出一句像样的能够回击的话,满脸通红。

  陈倚被眼前的这幕逗笑了,担心他们太投入,便打断了他们:“好啦,你们在我小说里都是主角。在我的小说里没有配角。”

  “这么厉害。”徐子荷笑着说道

  “因为你们都是我的好朋友啊。我怎么忍心让你们当配角。”

  “小倚的意思是不忍心写实你,不然你最多只能是个太监。”沙衫怼道。

  徐子荷没来得及回怼,就被来向他请教物理题的戴尔尔打算,自从他率领小槐树队参加物理竞赛夺奖后,老槐树可是将捧在手心,差点就将他当成小槐树了,而他的物理成绩啊也是一路飙升,上次考试,居然比一直考第一的李格渊多了0.5分。因此,他现在成了班上女生的班宠,时不时有人会在课间找他问道物理题。其中,数戴尔尔问道最勤快。

  02

  “问得那么勤快,也不见她分数见涨。”沙衫小声地同陈倚嘀咕着。

  陈倚用肘子动了一下她的胳膊示意她小点声,毕竟就隔一块桌子。

  “醉翁之意太明显了。”沙衫又说道

  陈倚依旧没有搭话,她可不想无缘无故去指责一个人。

  “其实她人挺好的,上次我跑步的时候,她还替我加油呢。”陈倚替戴尔尔说话道。

  沙衫叹了口气,你还是太年轻。我的第六感一向很准,这个女生,和绿茶婊,绝对只差一杯绿茶。

  尽管,沙衫一向嘴毒,但是陈倚还是觉得她这样说一个和她没有任何交集的人着实是有些过分。

  于是,她把话题转移开:“对了,如果你出现在我小说里,你希望是怎么样的角色呢?”

  “那当然是—”沙衫犹豫了一下便果断地说:“把我写成一个坏女生吧。”

  “为什么呢?”陈倚不解地问道

  “大抵是因为现实生活中我太乖巧了吧,到了你的小说里如果我还是那么乖巧可人,那岂不是太没意思了。”

  陈倚笑着摇摇头。

  03

  前桌的徐子荷在戴尔尔的习题本上勾勾画画,好不容易讲解完题目,迫不及待想转过来参与陈倚他们的谈话,然而弄懂了习题的戴尔尔却没有马上离开的意思。

  “子荷,你报的画画培训班叫什么名字呢?”戴尔尔问道

  “哦,就学校往下一千米的那家。”徐子荷身子转了过来,想用行为示意戴尔尔她该回去了。

  “是叫马良画室吗?”戴尔尔追问道。

  “对。”徐子荷依旧用礼貌地回答。

  “好,今天谢谢你哈。”戴尔尔露出开心的笑容,这才收拾好东西回座位。

  “小槐树啊,你着学习动机不纯啊,原来你学物理是为了勾搭妹子啊。”待戴尔尔走后,沙衫对徐子荷说道:“你这样会让老槐树伤心的。”

  徐子荷皱了皱眉头,小声地嘀咕了一句:“我也不想啊。”

  “我看你心中在放烟花呢。”沙衫又一次调侃道。

  徐子荷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又继续着刚刚的被戴尔尔打断的谈话。

  沙衫告诉徐子荷,就在他讲题之际,她已经让陈倚将他写成一个太监。

  徐子荷一听,自己要在另一个世界里变成一个娘炮,便哀求道:“不能是个皇上,不能是个王爷,是个侍卫也行。就别将自己整成太监。”他记得小时候,奶奶给他讲过在皇宫里皇上吃鸡腿,皇后吃鸡翅,而太监只能吃鸡屁股。想到自己要在小说里吃鸡屁股,他就觉得还不如第一集就把他写死了。

  见徐子荷的表情如此痛苦,沙衫便又说道:“不当太监也行,不过你得答应我们一个要求。”

  要求还未说出口,徐子荷便迫不及待地点头,末了才问什么要求。

  要求就是:“你别再给戴尔尔讲题。”

  徐子荷和陈倚被沙衫的这句话震愣了。

  “你过分了。”陈倚有点生气。

  “你别管。”看到陈倚脸上不悦的表情,又改口:“别在我们跟前讲题。”

  徐子荷顿了一下便应允道。

  05

  “为什么要这样?”待徐子荷转过去后,陈倚问沙衫道。

  “我只是不想让徐子荷这个还不错的白菜,让她给拱了。”沙衫怂了怂肩。

  “可她又没有对你做什么。”

  “可是,她即将要对我的好朋友下手。我不能做视不管。”沙衫没好气地说道。

  “你只凭直觉觉得。对她不会太不公平了吗?”

  “我的直觉很准的,为何你一直替她说话,却不相信我!”

  女生的拌嘴总是那么没有逻辑。

  为了不让这场不愉快蔓延,两人都下意识地闭里嘴。

  而一直沉浸在担心另一个世界得当太监的徐子荷,并不知道,陈倚写的不是一部宫斗小说,而是一部青春剧。

  只是,这部小说她后来写了N年都没有完成,她希望字里字外大家都是主角。可是这太难了。有些人,在生活的长流中,逐渐发现自己太过于渺小,有些人逐渐在记忆里淡化成配角。那些年少,在自己的记忆里扮演着不可或缺的角色的人,后来竟可以模糊到只剩下一个名字,忘记了曾经的一言为定,忘记啦曾经一起时发生的许多事。

  十七岁那年,陈倚一直认为这些人都会是她生活,她小说里的主角。多年后,陈倚才发现自己荒唐得可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