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北零年

第十章 明天加油

北零年 一纸半夏 2157 2018-08-18 12:53:28

  陈倚从大本营里拿了两瓶水,想起徐子荷的后勤戴尔尔已经帮徐子荷拿了水,于是放下了一瓶。想了想拿一瓶不太好,又将放下的水拿起来。

  广播已经响起,比赛马上开始。陈倚一路小跑赶往跳高比赛区。快到的时候她放慢了脚步,走到人堆里。

  在比赛等待区里的徐子荷四处张望,寻找陈倚的身影。她说过她会来。

  “怎么今天紧张兮兮的?”格渊用肘子捅了捅徐子荷,低声地说道。

  “没什么。”徐子荷心不在焉地回答着,眼睛依旧没有离开人群。

  “你是怕被我吊打吗?”格渊笑着挑衅道。

  “你在讲笑话吗?”终于在人群中看见手里拿着两瓶水矿泉水的陈倚正挤在人群中,徐子荷露出了微笑。

  “你去哪里?”格渊看见他身旁的徐子荷莫名其妙地往教学楼的方向跑。眼看比赛马上就开始了,格渊有点替徐子荷担心。

  不一会儿,徐子荷气喘吁吁地带来了一把椅子。他将椅子放在了人群后面。”然后拨开人群找到了陈倚。

  格渊顺着他走去的方向,他看见了那个他曾见过的女孩。

  “你刚刚去干嘛?”看来陈倚也为他刚刚的举动好不担心。

  “去拿了把椅子,你到后头站着看,不要和她们挤,等下挤摔了,椅子够高,你站着能看到的。”徐子荷贴心地说。

  “不,不用啦。”陈倚有些难为情,她催促徐子荷赶紧站回比赛等待区,因为01号已经开始起跳了。

  02

  刚刚起跳的高度对于每位参加这次跳高比赛的运动员来说,都轻而易举,轻轻一跃,都完美通过。

  真正地较量是在后面。杆子每升高一次,总会有一个或者两个运动员无缘下一次起跳。

  陈倚的目光落在了徐子荷身旁的格渊,他和徐子荷正在说着话,脸上挂着笑容。该他起跳了,陈倚看到他走向起跳区,心里莫名一阵紧张。只见,赛场上的男孩,轻轻一跃,一个漂亮的动作已经从杆子的这头跃到了杆子的那头。陈倚提到嗓子眼的心才缓缓落下。

  徐子荷紧接在格渊的后面起跳,看来他不是吹嘘,他对于跳高真的有那么些擅长,眼前的杆子,对他来说就像透明一般,轻轻一跨,便跨过去了。动作的漂亮一点都不逊前一位选手。

  比赛进行到一定的阶段,场上只剩下四位选手,二班的丁建、三班的周华健、徐子荷、还有七班的格渊。而杆子也升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我的天,陈倚心里想着,我都能轻松地从底下走过去了;他们居然要跳过去。

  第一个起跳的丁建,往手上吐了两口唾沫,使劲全身力气助跑,脚一蹬,杆子没越过,眼镜却被他震飞了出去,场上发出了叹息声。

  剩下的三位选手又一次挑战成功了这个高度。一轮下来,杆子掉落次数最多的丁建被淘汰。

  在接下来三个人的较量中,周华健,无缘于接下来的比赛,他拍拍徐子荷的肩旁,示意他加油,徐子荷用拳头拍了拍胸口,把握十足。

  杆子又被上升到了一个高度,场上只剩下格渊和徐子荷。场下的陈倚也感到了前所未有的矛盾和紧张。

  她不敢喊加油,她不知道要为谁加油才是正确的,她握紧手中那两瓶矿泉水,看着场上的格渊又一个鲤鱼跃龙门,而徐子荷左脚猛的用力一蹬,两臂向上摆动,身子像飞燕一样腾空而起,向上跃去。顺利越过横杆。场上的观众无不为这两位选手拍手叫好。

  03

  “看来你今天和我杠上了。”徐子荷低声同格渊说道。

  “这么多年来,你的跳高技艺确实长进了不少啊。我们今天可要好好决一高下。”格渊回答道。

  “我必须赢。”徐子荷望了望人群。

  “我也不能输。”

  两人击了下掌。

  杆子又被升了一个高度。这高度是北零中学前所未有的记录,只要跃过这个高度就相当于打破了北零中学举行运动会以来的跳高纪录。

  这次,徐子荷先起跳。徐子荷站在了助跑区,所有的三班的同学都卖力地喊着加油。班级荣誉感使陈倚也忍不住地喊了起来。

  一声令下,徐子荷开始助跑,在离杆子逼近时,徐子荷左脚用力一蹬,右脚随后腾空而起,在空中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正当大家屏住呼吸等待他漂亮落地时,架在架子上的杆子却“砰”地一声落在了地上。众人不约而同地发出了叹息声。陈倚也为他叹了口气。

  徐子荷从赛场上下来,站在旁边的戴尔尔立马递上了水。徐子荷拧开瓶盖,大口大口地猛灌着,他有些懊悔刚刚自己的那个助跑没有助跑好,导致他起跳时不够有劲。

  “已经很棒了。”周华健过来拍拍他的肩安慰道。

  徐子荷抱歉地笑了笑。他的目光投到了依旧目不转睛地盯着赛场的陈倚上。她看上去很紧张。戴尔尔掏出纸巾,踮了踮脚,徐子荷从她的手中接过纸巾:“我自己来吧。”

  “好。”戴尔尔尴尬地笑了笑。

  04

  接下来就看格渊的表现,他只要跃过横在他眼前的杆子,他不仅夺得了这次跳高比赛的冠军,也打破了北零中学的跳高纪录。

  格渊站在助跑区,人群中的加油声鼎沸,陈倚在心又一次为他提上了嗓子眼,这么高的高度,万一摔下来,肯定会受伤的,格渊像一匹性烈的野马,脚踩着风,跑了起来,陈倚紧张到不敢睁开眼睛看,直到人群里爆发出一阵阵掌声,陈倚才把微闭的眼睛睁开,格渊被他们班的男生抬了起来,激动地往天空中抛、此刻他们兴奋激动到了极点。

  陈倚握着两瓶水愣在那里,她手中的水是用不上了。

  然而,她却看见格渊从那群包围着他的男生女生中朝着她的方向走来。她有点错愣。

  走到陈倚跟前,格渊停了下来。

  “明天的三千米加油哦。”格渊拍了拍陈倚的肩。

  “啊?”陈倚显然还没有回过神,她抬头发现还挂着汗水的格渊脸上有着很温和的笑,她点了点头,也腼腆地笑了。

  握着水的手微微地颤动,她太紧张了,连伸手将谁递给他的勇气都没有。

  旁边的徐子荷大口地灌着矿泉水,眼前的这一幕让他的眼睛发涩,却有些莫名其妙。

  他默默地绕到人群后,将他从教学楼拿来的椅子又拿了回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