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北零年

第四章 我不要

北零年 一纸半夏 3092 2018-08-17 19:24:09

  01

  北零中学尽管也是一所一级达标,但是和华南一中这样的顶级中学比肯定是被甩了几条街。每年从华南一中走出去的清华北大,十个手指都数不过来。但是对于北零来说,办学二十年来,唯有一个从北零中学迈进清华大学大门的。据说还是物理全国竞赛拿了全国的奖项保送进了清华。

  尽管升学率比不上华南一中,但是在纪律方面管的可不比华南一中松懈。特别对于早恋,对于校服,对于课堂纪律,这三大块,都是训导主任让班主任抓的重点。

  可是普洱茶是瞎了眼了吗?让大长腿徐子荷坐到第二块桌子,完全不符合常理。

  沙衫每次看到徐子荷为了不让脚触碰到第一排的同学而蜷缩起来都替他难受。

  可是,徐子荷并不在意。他每天文科的课上睡觉,理科的课上画画,唯有普洱茶的数学课,一本正经地抄抄笔记。到下课转过来和陈倚沙衫讲话倒是特别的积极。

  02

  “上课睡觉,下课还那么积极。”沙衫调侃道。

  “我这是在为下下周的校运会养精蓄锐。”徐子荷捋了捋头发。

  “哦。”沙衫边回应着,便拿起书。

  看见面前这两人对于自己放出的小道消息如此的不感兴趣,徐子荷感到十分不可思议。要迎来不用读书的三天,不是应该尖叫吗?可能对于像沙衫和陈倚这样的学霸,唯有学习和做题不可辜负吧。至于运动会可能就是那个阻碍他们学习的绊脚石。

  “你......你们不感到兴奋吗?”徐子荷还是忍不住问道。

  “有什么好激动的。”沙衫白了他一眼,盯着英语书上的英语单词背了起来。

  “不激动归不激动,但是你们可得去给我加油哦。”徐子荷说道

  “你报了什么?”陈倚这才抬起头来。

  “跳高呀。在北零如果我跳高认第二,肯定没有人敢认第一。”徐子荷十分自豪地自夸道。

  “这么厉害哦?”沙衫反问道。

  “那是。”徐子荷开始沾沾自喜地回忆自己初中运动生涯的光荣史。“小爷当年可是破了南元初中跳高纪录的人。想当年,我一个鲤鱼跃龙门,一个.......”

  “好啦,到时候看,勉强和小倚去给你加油。别在那里得瑟了。”沙衫忍不住打断他。

  “真的吗!小倚你真的来吗?”

  “小倚是你叫的吗?”沙衫揶揄道。

  面前的两个人,瞬间面红耳赤。

  “我是说,陈倚,陈倚你要来吗?”徐子荷连忙改口。

  “你的脸真像猴屁股。哈哈哈哈哈。”沙衫没忍住。

  陈倚脸更红了,没有搭话。“快上课了,还不赶紧准备准备书。”

  课铃十分配合地想起,徐子荷一脸不甘心地转了过去

  03

  班会课上,果真验证了徐子荷透露出来的那个小道消息,下下周就要运动会了。普洱茶在上面动员大伙要踊跃报名,积极参加。将冠军一举拿下。他将报名组织工作交给了陈倚和体育委员徐子荷。陈倚看看自己手中的作文参赛稿,正想说些什么。普洱茶又把另一个任务交给她。写宣传稿。“你文笔好,带几个同学写一下宣传稿。对了,还得想一个响亮的口号,到时排队列入场时得用到,记得得响亮,好记。”普洱茶滔滔不绝,陈倚只能不住地点头,以示对普洱茶布置的工作的遵从。

  “任重而道远呀。不过我会帮你的。”徐子荷转过来十分兴奋地和陈倚说。

  “你不是下下星期还要参加作文竞赛。”沙衫望了一下她桌上的参赛文件。她知道陈倚是不会顶撞老师的。“那这样,我可以帮你想口号和宣传语。其他的报名工作就你自己来。”

  “好,谢谢你”陈倚露出感激的笑容。

  “还有我,还有我。”徐子荷转过头来对着陈倚和沙衫说:“我也可以帮忙呀。“

  “你能干什么,一边呆着去。”沙衫一脸嫌弃地说道。

  陈倚忍不住抿嘴一笑。

  04

  对于这次运动会,高一三班的同学算是热情高满。不会儿一些比较平常的项目(跳高,跳远,400、800,标枪.......)都被报满,很多具有体育特长的同学都会一人报数个项目,比如身为体育委员的徐子荷不仅报了他心心念念的跳高项目,还报了三千米和篮球团体赛。

  “你怎么都报一些难的项目。”陈倚和他对名单的时候,不由得地说道。

  “因为越难,就能越体现我的能力呀。”徐子荷露出酒窝:“你怎么不报一个。”

  “我...我体育不行。”陈倚声音变得十分小。

  “重在参与嘛。”徐子荷鼓励道。

  “不啦,不能浪费了名额。”

  “哪会,你看那边不是还有名额。”徐子荷指了指唯一剩下的3000米的名额,这个你们女生基本上没有人报,只要跑完全程就基本上赢了。”

  女生项目基本上在第一天普洱茶将报名表给她时就已经报完了,唯有三千米几天下来都无人问津。浪费了名额确实可惜了,陈倚想了想,在报名表上填上名字后,把它交给了普洱茶。

  05

  班会课上,普洱茶显得十分的高兴。第一次那么不吝啬地表扬了全班的集体荣誉感强。无论女子项目还是男子项目都报满,他让徐子荷再把名单对一下,确认无误就上交给文体处。

  徐子荷站在讲台上念起名单。许多平时在班级不怎活跃的同学出现在名单上。其实,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闪光点。

  徐子荷一口气地念完男子名单,轮到女子名单。徐子荷扫了一眼,有些惊讶,随即脸上露出了微笑。

  “跳远,韩小葛、朱婷、朱燕燕。跳高:李末......女子3000米”徐子荷提高了嗓音:“陈倚,沙衫。”

  沙衫听到上面念到自己的名字时,吓了一跳,随即站了起来:“我没报呀。”

  “我替你报的。”陈倚扯了扯沙衫的衣角,小声点和她说道。陈倚想起在初中,沙衫三千米得过冠军。

  “我不要。”沙衫回答得斩钉截铁。

  “对不...起...我没有经过你同意。”陈倚涨红了脸,低声地同沙衫说道。她的声音几近哀求。

  眼前这一幕把台上的徐子荷还有其他同学弄得莫名其妙。

  “徐子荷,把我名字删了。”沙衫严肃地朝着台上的徐子荷说道,全然不顾她旁边眉头皱成一团的陈倚。

  徐子荷抬头看了看站着门旁的普洱茶,等待他的裁夺,普洱茶看了沙衫一眼,全班诧异于他一反常态没有大发雷霆,而是平静地示意徐子荷把沙衫的名字划掉。

  沙衫这才平复了一下心情,坐了下来。

  “那,那还有一个名额,有谁愿意参加吗?”讲台上的徐子荷环视全班。

  班上鸦雀无声,沙衫却听见一滴泪吧嗒地落在书本上。

  徐子荷望向陈倚和沙衫这边,想开口说些什么,最后还是没说。

  半响。

  “我......”一个声音怯生生地从倒二排传来。

  “好,你叫什么名字。”徐子荷抬起来看了一眼那位举起手来的同学。

  “戴尔尔。”那个声音用颤动地声音报着自己的名字。

  “好,那现在名额都报齐了,没有异议我下课后就拿去给文体部了。”

  原本,兴高采烈的气氛被刚刚的小插曲搞得有些凝重。在徐子荷又重新确认名单后,(3)班静得只能听见笔划过纸张的声音。

  06

  陈倚不能理解为什么要当众给她难堪。她不理解明明在初三时,她是唯一一个跑完全程的女生,她明明知道她要和她一起跑。她还拒绝得如此的决绝冷淡。让全班看着她出丑。

  当然,生气的沙衫也不能理解陈倚的擅作主张。她忘却了陈倚不知道她还戴着假发,不适合做激烈的运动。

  两个女生陷入了冷战。从那天起,陈倚从早上上课开始,到最后一节课结束,几乎一句话也没有说。上课做笔记,下课做数学题。就连橡皮擦擦试卷的声音都十分的小。她试图使自己成为空气般的存在。

  沙衫也变得比平时沉默了许多,一到下课开始戴着耳机听着歌。

  火药味熏着她们周围的空气,就连徐子荷的地盘也成了重灾区。

  这几天,徐子荷课间也不敢转过来天马行空,高谈阔论,生怕一不小心点了这两只炸药包,让世界毁灭。

  07

  经过一番内心挣扎,徐子荷偷偷地给沙衫写了一张小纸条。

  “要你管,凭什么我道歉。”沙衫看到纸条上的那句“沙衫,要不,你还是给陈倚道个歉吧。”有点火冒三丈,她当然知道徐子荷怎么也会维护陈倚多一点。

  但是,为什么要她道歉,是陈倚擅作主张在先,她只是拒绝罢了。现在怎么搞得都是她的错。原先那点愧疚,被徐子荷的那张纸条磨没了。沙衫在纸条上写了回话后,用力地往徐子荷的头上扔去。

  “哎呦。”徐子荷被团成纸球的纸条砸到了头,吓了一跳。

  “哈哈哈,活该。”沙衫看见徐子荷受惊的样子,笑了。

  徐子荷从地上捡起纸条,一脸无奈。

  坐在座位上的陈倚,尽管保持着一个姿势做着数学题,但是沙衫和徐子荷的每一句话,都撞击着她的耳膜,这说说笑笑的样子让她握笔的手有些颤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