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北零年

第二章 有人背叛你,也有人对你推心置腹(下)

北零年 一纸半夏 3204 2018-08-17 19:01:41

  01

  夏天的大雨使北零的一切焕然一新,包括徐子荷的心情。就在昨天,普洱茶破天荒地答应了他调换桌位的请求。第一节下课后,他便可以成为陈倚的前桌。陈倚是他在北零中学认识的第一个女孩。

  他的同桌给他出了主意,让他要把一见钟情变成日久生情。于是,同桌让他的基友也就是陈倚的前桌主动把前桌这宝座拱手相让,在同桌的鼓舞下,他鼓起勇气和普洱茶说自己看不见,想要调座位。这种老掉牙的借口,普洱茶居然同意了。陈倚的前桌一脸神秘兮兮地收拾东西,在全班意味深长的笑声中,徐子荷坐到了陈倚的前面。

  对于徐子荷,陈倚还是有些印象的。报道那天,徐子荷姗姗来迟,满头大汗地在门口打报告,普洱茶白了他几眼后便让他进来找空位坐下,他在三组寻得陈倚前面的空位,便毫不犹豫地走过去,顾不及脏一屁股坐了下来。后面有一只手递了张纸巾给他,温柔地说道:“还是擦擦桌子吧,两个月没有用了,灰尘挺多的。”

  “谢谢。”由于普洱茶在上面唾沫横飞地布置着军训的注意事项。徐子荷不敢转头听听这个好听的声音是谁发出的。只是伸手把纸巾接过来擦了擦自己的满头大汗,后方又递了一张纸过来,让他把桌子也擦擦。

  后来,他开始和那个声音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起来。

  “嘿,我叫徐子荷。老子的子,荷花的荷。你呢?”

  陈倚想笑,第一次听到一个男生这样介绍自己的名字。“陈倚。耳东陈,倚靠的倚。”

  “好奇特的名字。”

  “你怎么迟到了那么久?”后面的声音问道。

  “刚刚啊,在操场上和高年级的打篮球,忘了时间。”

  “开学的第一天打篮球,你心真大。”后面的声音噗嗤一笑。

  普洱茶显然注意到这边发出的声音,投来严肃的目光,两个声音便不再说话。

  直到班会课结束,前面的男孩转了过来,他看见一个扎着马尾辫,穿着白衬衫的女孩低着头,她的面前摆着一本旧数学书,她很认真地在稿纸上写写画画。“刚刚谢谢你的纸巾啊。”

  “不用客气啦。”女孩听到声音,停下手中的笔,微抬头礼貌地回答道。

  徐子荷这才看清女生的脸,脸色白皙略显苍白,透着一股文静女生一贯具有的沉默气息。

  女孩这也才看清刚刚在后面喋喋不休的男生,右脸颊上有一个深深的酒窝,说起话,脸颊上的酒窝便深深地陷进去。小麦色的皮肤应该是经常打篮球,被阳光格外疼爱过的。

  “对了,你做的是高一数学吗?”刚刚转过来的那一瞬间徐子荷就被女孩的架势所震惊。

  女孩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

  “老师还没讲,你都提前学那么多了。”徐子荷吃惊地望了望桌上已经被翻到最后几页的书本。女孩告诉他,她暑假在家里提前预习了高一的功课。她预习的不光数学、还有英语、语文......

  这刻苦劲让徐子荷大吃一惊,要是放在以前碰上这种书呆子,他定会嗤之以鼻。

  但徐子荷竟觉得眼前这个女生勤奋得有些可爱。

  02

  后来,普洱茶喊他和班上几个同学发新课本,发到她的时候,他特地从中间抽出来一本,他认为像陈倚这样认真的女孩。一定爱书如命,因此她们也一定非常在乎一本书本是否有折痕,皱痕。

  陈倚依旧停下手中的笔,同他说谢谢,这次,她礼貌地对他笑了笑。

  所谓的一见钟情,应该就是这样,在年少的岁月,因为对方的一个背影,或者一个不经意间的动作而怦然心动。

  可能是对于“好学生”这种北零中学的国宝的保护,陈倚只和徐子荷坐了半天的前后桌,在班会课调换桌位时,陈倚便被调到了三组三桌,那块风水宝地去了。就连她的身边的位置都被空了出来。

  北零对于好学生的照顾真的是无微不至啊,就连放书包的地方都比别的学生大。徐子荷不由得在心中发出感慨,虽然后来才知道只是给沙衫留的位置。

  后来,坐在后面的徐子荷经常看到前面的背影在下课低着头写写画画,有时,他会望着女孩的背影发呆一整节课,仿佛黑板就长在陈倚的背上。

  “你这种状况,一定是——一定——”

  “一定是恋爱了。”他的同桌看破徐子荷的心思,于是给他出谋划策。

  03

  徐子荷就在他前同桌的出谋划策下坐到了陈倚的面前。

  “他肯定喜欢你。”沙衫凑到陈倚的跟前,意味深长低说道。

  “别乱说。”陈倚慌张得脸一红。想起那天,他特地从一大堆书的中间抽出一本时的微笑。

  “我敢百分百肯定。”沙衫笑着调侃。

  陈倚一言不发。握笔演算着数学题的手却微微地颤抖了。对于,这种一见面,还没讲几句话,就昭告天下,兴师动众的架势,陈倚的内心有些反感。她祈祷徐子荷再也不要和她说一句话。以免引起同学的误会。

  当然,要徐子荷不和陈倚说话,那是绝对不可能的。调桌位的第二个下课。徐子荷便转过来一脸微笑地叫着“老同学。”

  “谁是你老同学?”沙衫笑着搭话。

  “欸,我和陈倚可是第一天就是前后桌呢。你说是吧,陈倚。”徐子荷看了看埋头算数学题的陈倚。

  陈倚一言不发。一脸严肃。

  徐子荷有点尴尬地怂了怂肩。

  “光顾着和老同学叙旧,也不认识一下新同学?”沙衫调侃道。

  “瞧你说的。我叫徐子荷。徐徐上升的徐,老子的子,荷花的荷。”

  “哈哈哈哈,儿子的子是吧!老娘记住了。”徐子荷涨红了脸,没料到会被眼前这女孩反将一军,一时间竟无言以对。

  “哈哈,逗你玩的呢!我叫沙衫。沙漏的沙,衣衫的衫。”徐子荷点点头,尴尬地笑了笑。

  待徐子荷转过去后,沙衫便低声地和陈倚说:“经过她这几天的观察,已鉴定完毕徐子荷是(3)班的班草,表示可以考虑。”

  陈倚怂了怂肩,一副毫不在意的神情,她告诉沙衫,现在,她最大的愿望便是普洱茶体恤后排民情,把这个大长腿给调走。尽管,陈倚的表情看上去十分地痛苦,但是,沙衫还是忍不住提醒她:入学成绩里,普洱茶所教的数学,徐子荷考了第一,看来这个愿望是实现不了了。因此,沙衫建议陈倚放下对徐子荷对偏见,好好接受这个新来的前桌。

  04

  徐子荷果真经常找各种理由,话题,在课间的时候转过来同她俩说话。

  在沙衫的眼里,徐子荷简直是天生的喜剧演员。

  比如,今天第二节的课间,他转过来和陈倚讨论文学。

  估计这小子不知从哪里打听到陈倚爱好文学,于是,便开始和陈倚高谈论阔起文学作品。徐子荷一本正经地告诉陈倚,他读过韩寒的《傲慢与偏见》还有莫泊桑的《羊羔球》。

  沙衫忍住笑意没好意思提醒他是莫泊桑的《羊脂球》还有韩寒的《光明与磊落》。

  陈倚一脸茫然地听着徐子荷在那边滔滔不绝。在一番牛头不对马嘴地点评《羊羔球》和《傲慢与偏见》后,徐子荷问起了陈倚喜欢哪本书。

  “《平凡的世界》。”陈倚很认真地回答徐子荷这个问题。

  “《平凡的世界》?”他抓抓脑袋,搜索脑中的信息,显然他昨天准备的资料里没有这部作品,沙衫依旧想笑。

  “那,那确实是一本好书。”徐子荷挠挠头:“你为什么喜欢它呀。”

  “因为路遥把平凡写的不平凡呀。”

  “哦—”徐子荷象征性地点了点头,假装听懂了。

  沙衫有些看不下去,便替徐子荷救场道:“这本书真的很好看。陈倚你有这本书吗?”

  “有呀。”陈倚点了点头。

  “那带来借我吧。我也想看看。”沙衫说道。

  “当然可以,明天我带来借你。”陈倚笑着回答着,又从抽屉里掏出数学练习册,准备做题。

  在沙衫的印象中,陈倚从初中开始,每到课间,桌上就是一本数学练习册。和几张稿纸。但是她的数学成绩确实不能算拔尖,尽管她的语文成绩可以考出一个出奇高的分数。但由于数学的短板,她也和班上的其他尖子生拉不开太大的差距。她很努力,也很沉默。要不是那天她义气地说要在她扎轮胎时给她放风,沙衫一度觉得,她是没有温度的。

  徐子荷转过去后,沙衫在陈倚的稿子上写下:“刚刚笑死我了。”

  陈倚这时也忍不住抿嘴一笑。

  或许在陈倚的眼里,刚刚的徐子荷就像滑稽的小丑一样。

  “今晚还执行“任务”吗”沙衫又写在纸上。

  “执行呀,今天不是周三?还没周五怎么可以给他放假。”陈倚回答道。

  “我想这就是我们的最后一次行动吧。”沙衫又在本子上写道。

  “啊?”陈倚一脸错愕。

  “因为,我决定不再把心思花在报复他上了。有人背叛我,但是也有人对我推心置腹呀。所以我要把时间花在更有意义的事情上。比如好好学习。让我们一起成为北零中学的一代传说吧。不对,你已经是个传说了,整个北零谁不知道有个会写文章的陈大才女。”沙衫笑了。

  “好,那我们以后好好学习。”陈倚露出温和的笑容。

  “那我们今晚干票大的。完美收手?”沙衫从书包掏出两根明晃晃地铁钉。

  陈倚对她竖了一下大拇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