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北零年

北零年

一纸半夏

  • 浪漫青春

    类型
  • 2018-08-18上架
  • 48038

    连载中(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有人背叛你,也有人对你推心置腹(上)

北零年 一纸半夏 3695 2018-08-17 18:59:40

  01

  “陈倚”

  陈倚抬起头看见桌前站着她的初中同学沙衫,不禁吃了一惊。她怎么也没有想到此刻她的初中同学沙衫会站在她面前。

  每年,北零中学初中部,为了给高中部留下一批尖子生,总会开各种动员大会来动员即将填志愿的学生。各种“软硬兼施,威逼利诱”后总会让大部分的尖子生在第一志愿选填华南一中后,把北零中学写在第二志愿上。这样,如果第一志愿没有考上华南一中的学生,就落入北零中学里。每年很多北零中心考上重点大学的,都是来自这批北零留下来的苗子。其实北零中学只是一个普通的二级达标高中,在它上面除了华南中学以外,还有侨光、国光等一级达标中学。因此为了留住学生,北零也着实要下一番苦工,总会给学生开出各种诱人的条件。比如三年学费全免,住宿全免,外加奖励一台电脑。然而,即使这样,这些学生也从来不会动过把北零中学写在第一个志愿上的念头。在这群热血青年的心中,“华南一中”才是他们展翅高飞之地。才能实现他们的北大清华梦。虽然北零不会成为他们的首选,但是在训导主任以及老师的“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下,很多北零的尖子生还是会把“北零”作为第二志愿。

  可是,2010届里出了两个“意外”

  一个是陈倚。她是北零有史以来碰到第一个把“北零中学”填在第一志愿的尖子生。交表那天,把训导主任惊得眼珠子都差点掉出来。他又惊又喜,他做梦也没有想到会有年段前十的学生让他不费吹灰之力就自愿地把北零写在第一志愿上。那年教导主任也因此得了一笔奖金。于是陈倚便成了他说服其他尖子生的例子。

  第二个便是沙衫。与陈倚恰好相反,无论教导主任如何苦口婆心劝她。她都无动于衷。在交表的最后一天,把三个志愿都填华南高中的志愿表甩在训导主任面前,十分坚定地说“我只上华南”。以她的成绩上华南一中确实绰绰有余。

  可是今天“她怎么会在这里呢?”陈倚恍了神。陈倚想起了她将志愿表甩在训导主任面前的帅气。

  “你就坐在那个位置吧。”普洱茶指了指陈倚身边的位置对沙衫说道。

  陈倚这才明白原来普洱茶把她身边的座位空出来,并不是给她这位班级第一名特殊照顾,而是特地给沙衫留了位置。

  02

  卷发、露肩装。超短裙。

  她身旁的这个同桌确实和初中时的不一样。

  “最后一节是什么课?”沙衫边问边从抽屉里掏出书皮,很用心地包了起来。尽管,对于北零,她觉得一丝感情都没有,但是对于要陪伴她一个学期的书本,她还是格外的爱惜。毕竟书本是无辜的。

  “班主任的班会课。”陈倚回答道。

  “哦,好。你要包个书皮吗?我多买了几个。”沙衫问道

  “我前天已经包了,谢谢你”陈倚微笑地说道。

  沙衫这才想起,她没有来军训,北零已经开学三天了。于是尴尬地笑了。

  03

  第一周的班会课。

  普洱茶简单地说完同学们在军训时的表现后,便开始了班干部的临时委任。

  由于周华建在军训时表现得格外的积极,于是,普洱茶让他做班长。

  这个有点出乎沙衫的意料,按理说,普洱茶不是没有听说过她在初中时的班干部履历呀。三年班长,带领班级获奖无数。沙衫心里有些不开心。但是想到自己没有参加军训,当正班长这个确实没有服众的理由。没有当班长当个副班长也行。沙衫自我安慰道。

  “副班长就让陈倚来当。她心细,点名工作她负责。”普洱茶又提了提嗓子说道。底下的陈倚吃了一惊,心里又一阵失落,完了,她与语文课代表的位置无缘了。她张张口正想说什么,却又因为紧张一句也说不出来。

  听到这句,沙衫仿佛被人当头一棒,后面普洱茶说什么她一句也没有听见。只是在听到“语文科代表,沙衫。”时她带着哭腔斩钉截铁地回答了一句“我不要”。

  “我不要!”带着有些狼狈,却又带着些许的骄傲。三个月前,她把那张三个志愿都写着“华南高中”的志愿表交到训导主任手中时坚定地说“我只上华南一中”时多帅气。

  普洱茶并没有对此表现出太大的惊讶,只是淡淡地说了句“下课到我办公室一下。”便接着委任余下的职位。

  04

  好不容易熬到下课。

  “沙衫,我陪你去吧。”同样忸怩不安的陈倚小心翼翼地对沙衫说道。

  “没事。”沙衫朝着陈倚强行地挤出了一个笑容。迅速地从抽屉里抽出书包,往办公室走去。

  办公室里的普洱茶,一手端着茶,一脸严肃。

  “晚上回去把你这头卷发剪掉,还有从明天开始记得穿校服来上课。你看看你还有个学生样吗?”

  “老师,我可以和大家一起穿校服,但是能不能不弄头发。”沙衫咬了咬嘴唇同普洱茶说道。

  “不行,你看看学校哪个学生像你一样,顶着一头染过烫过的头发来上课。不把头发弄好,你也别再来上课了。你也像你同桌学习学习,人家成绩也不必你差,有像你一样,吊儿郎当吗!”普洱茶严肃地批评了她。

  沙衫不再辩解,默不作声地低着头。

  “你先回去吧。”普洱茶只字没提班干部的事。

  沙衫只能强忍着泪水走出了办公室。

  05

  沙衫吸了吸鼻子,往停车场去。

  刚刚开学,自行车棚里多了许多崭新的自行车。沙衫来回地夺了两圈,在一辆蓝色山地车前停了下来。从书包里掏出一个小利器。朝蓝色山地车的轮胎扎去。手微微地抖了一下,便迅速站了起来。完成这一个动作后,沙衫深吸了一口气。

  没人发现,刚刚因没有当上班长而耿耿于怀的心情,被这扎轮胎的瞬间快乐稍微取代。她返回第一排,从自行车堆里找到自己的那一辆,把包了书皮的书放到自行车里,便骑车离开。

  06

  她又一次被叫到了办公室。普洱茶依旧板着那张后母脸。上星期,普洱茶就给她发了命令,让她换上校服,换回直发,可是,命令只完成了一个。她依旧穿着校服披散着卷发。

  “你还是下午请一趟家长吧。”普洱茶看着眼前披头散发的沙衫,一腔恨铁不成钢的怒火。

  听到请家长,沙衫的心里一震,顿了顿,她伸手往头上一扯,那头卷发脱离了她的头,露出一个几近光溜的光头。普洱茶被吓了一跳。沙衫将头发拿在手里,沙衫一字一顿地说:“老、师、我、没、钱、再、买、一、头、假、发、了。”

  普洱茶涨红了脸,连摆手让她赶紧把假发带上。幸好办公室里没有其他老师。

  沙衫却显得不慌不忙,异常镇定。

  “头发怎么会变成这样子?”普洱茶缓了一口气后问道。

  ‌“我梦游时,拿剃须刀剃了。剃了一半,就只能全剃了。”沙衫说得有些心虚。

  ‌“那为什么不买顶直假发?”普洱茶这时的语气变和缓了许多。

  “我想着买假发浪费钱,恰好我朋友有,我就向她借了。”沙衫低了低头看了看鞋尖。

  “哦,是这样啊。”班主任完全没怀疑这些话的真实性。他忽然间有些对沙衫的隐隐愧疚。他之前因为她的卷发而对她极度反感。他又摆了摆手让沙衫进教室上课。

  沙衫从教室里出来心情显得格外地好。夏天,在自己得知自己一中落榜时自己疯狂地在浴室里,用爸爸的剃须刀一点点地将自己如黑瀑布的头发剃下来。边剃边哭。那时的歇斯底里,撕心累肺却在此刻被瞒过班主任的喜悦盖过。沙衫迈着轻快的步子在门口喊了报告,此刻班级里正在上英语课。英语老师点头示意她进去。

  她桌上那堆乱七八糟的东西已经被陈倚收拾放进抽屉里,并且摆上了英语课本,旁边还摊着一本笔记本,而她认真听课的同桌正在努力地做着两份笔记。

  见她进来,陈倚微抬头看了看她。眉头微皱,一脸担心。沙衫朝她摇了一下头,微笑地示意她没事。其实,陈倚是个好女孩,尽管外表看上去木纳,一些行为却是十分的暖心,尽管她做了自己刚刚开学以来最想当的班长,但是沙衫的心里却没有一点嫉妒。反而让她觉得,这是她在北零,这所她极度厌恶的学校里遇到的暖心。

  或许,她们会成为很好的朋友吧。沙衫发自内心的想着。

  07

  秋天的夕阳总是特别的好看,每天,沙衫总是特地留在教室里多做会作业,听听学校里的广播,微风吹进来,让人感到十分惬意。她偶尔也会特地抬头看看窗外。看着隔着窗子的夕阳一点点地将天空浸红,一点点地躲进山腰里。偶尔也会想,如果这个夏天她的中考没有考砸,现在她就应该坐在华南一中的教室里,演算着复杂的物理题,抑或背着文言文。她或许每天晚上也会留下来多读一会书再回宿舍,不为别的,就为比别人多考几分。沙衫抬头看看表,五点半。该走的学生差不多都走光了。沙衫这才收拾了书包,往车棚里走起。

  在自行车棚里找到那辆蓝色山地车后,蹲下,又迅速站起。“一、三、五。”其他的时间就当给你放个假。沙衫心里想着,不由得脸上泛起了笑意。

  正当她哼着歌,转头,却看见她身后的陈倚一脸错愕。

  08

  “觉得诧异吧”操场看台上沙衫笑着问陈倚。

  陈倚没有回答,只是轻轻地叫了句“沙衫。”

  “那你不诧异我为什么我会来北零中学吗?”沙衫又自顾低问道。

  “诧异,但是我想我不该多问的。”谁会故意将别人可能快愈合的伤疤又一次撞伤呢?

  但是沙衫却坦然地告诉她,因为她遇到了一个渣男,所有要报复他。

  “其实呀,后来我最后一个志愿天北零中学了。”沙衫回忆道:“在最后一刻我还是怂了。虽然那时的我觉得我一定不会有这样的失误。”沙衫笑得有些心酸:“可能是对我的自负的嘲弄吧,我还真的有这样的失误了。”

  “不,不是你自负,你真的有这样的实力的。”

  “那你又为什么第一志愿就报了北零中学呢?”该不会和我一样,受到什么刺激?

  “没有。”陈倚涨红了脸:“今年,我家在盖房子。我想着北零的奖学金足够我自己负担学费了。”

  “原来这样。”沙衫想起那会她还暗暗在背后嘲笑陈倚。

  “所以,你下周还要再执行你的行动是吗?”

  “我......”

  “我和你一起,有个人给你放风比较安全。”

  沙衫吃了一惊,她以为她要劝她不要再做“坏事”了。

  “我不会拖你后腿的。”陈倚笑着说道。

  “好,谢谢你。”沙衫也露出了微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