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南生树

第十章 血海深仇

南生树 M林清挽 1782 2018-08-18 13:34:42

  第十章血海深仇

  后来我回到了清山。清山还是原来的清山。只是…我不是以前的那个沈清鸢了……“鸢儿?怎么样?”“师父…鸢儿已经知道了行云阁的布局…相信不久鸢儿就可以偷出令牌…为师父报仇。”

  “鸢儿,还记得上次来找你的那个太监吗?”“鸢儿当然记得。”“我派清山的弟子调查过,那皇帝老儿看上了你这幅容貌。想把你,许配给当今太子。凌霜降。”

  我握着剑的手突然猛的一颤。嫁入皇宫……

  “师父是让我?……”“鸢儿,令牌要偷。只是,行云阁太危险了。那既然皇帝老儿想要你做他的儿媳,我们不妨……”

  嫁入东宫,做世人艳羡的太子妃。“鸢儿,你帮我去皇宫调查一件事……”“那师父是让鸢儿嫁入东宫吗?”

  “对。鸢儿你现在先回清棺。我怕那皇帝老儿见你来清山会起疑心。”“鸢儿明白。”

  我又来到了清棺。不食不语。成天闷在客房里。清棺里生意自从时未寒露面之后便惨淡了许多。

  师父答应我给我三天时间考虑。可是…我不想嫁。

  “妖仙。”

  我转身看向窗户上的男子。蓝色的衣袂随风悠悠扬。黑发梳理的很整齐。甚至还有几缕被束到了身后。一双眼睛满满的都是挑逗。

  “你是?”“凌霜降。”

  他…就是凌霜降。也就是,我未来的夫君。我沈清鸢未来的夫君。“太子殿下有事吗?”

  他一跃从窗台上跳下来,倚着墙壁。一脸的玩世不恭。“妖仙,也该改口了。”“现在改口,有点为时过早。我可没有答应要做太子妃。”

  他突然一声冷笑,低眉敛眸看向我。“哦?做太子妃,不是天下女人都做梦想的事情吗?”“殿下误解了。”“也是,妖仙这般出落玲珑,怎么能和天下女人相提并论?”

  我转过身不看他。“凌霜降。我……”

  “妖仙,我要的是这江山。不是美人。之所以会娶你,一是因为你与我父皇的一个妃子有几分相似。二是因为,你沈清鸢定是我打下这江山的一个利器。”

  “殿下这话怎么说?”“呵!待妖仙嫁入东宫,本王一定,坦诚相待。”“待等那时候在说吧。”“婚期定在下个月初一。”他玩弄着大拇指上的戒指,不看我。“这么快吗?”“剩下的这几天,还请妖仙好好准备。”

  我看着了凌霜降纵身一跃下了清棺,背影是满满的忧郁。

  “沈清鸢。”

  在他走后不一会儿,我便听到门外有人呼我名字。“谁?”“是我,月牙。”我打开门,看向门外一改往常的浓妆艳抹只身穿了一件素白色的衣服的月牙。

  “有事吗?”“我想求你一件事……”“你说。”“让我进行云阁。”我眼中寒刃乍现,瞪向她。“什么!”“那日,老鸨本是收了我的好处答应我要让时未寒来我的房间。可谁料,他竟然……事已至此,沈清鸢,我求你。让我进行云阁吧!”

  我甩开她拉着我衣袖的手,缓缓启唇。“不可能。”

  “我…一是因为我要爬上时未寒的床,二是因为我要他死!”“呵!月牙,你不觉得自己说话矛盾吗?”

  她低下头,像是下定了很大的决心一样。“时未寒杀了我父亲。掠走了我姐姐。我要他的命!”“掠走你姐姐?”

  “对,没错。后来听说,他把我姐姐丢去了边境…做军妓。”

  我拿着茶杯的手指微微一颤。军妓……“你不要满嘴胡言。”“沈清鸢,这个忙,你帮不帮?”我握紧了拳头,长长舒了一口气。“给我时间。”

  …月牙离开了我的房间。那句话却还一遍一遍在我脑海中回响。做军妓…这应该是对一个女子最大的侮辱了吧。丢到边境做军妓…最后死于非命。

  时未寒还是时未寒…一如既往的可怕…

  那他会不会把我也丢去边境……

  不会的不会的…他说过他对我一见钟情的……

  我就这样坐到了天黑。今天是我离开行云阁的第六天了。还有一个礼拜的时间,我就要去做别人的新娘。

  我…也罢。我和时未寒。本就是互不相干的两个个体。只是,师父说过的。令牌还是要偷。

  “咚咚咚。”正想的出神的时候,便有人敲门。“谁?”门外人回应。“妖仙,是属下。阁主请妖仙去一趟。”我垂下头思考了许久。“不必了。我今日身体不舒服。回去告诉你们阁主。改天。”

  门外便再也没有传来声音。……

  时未寒找我还能有什么事…我沈清鸢什么时候成了他取乐的玩物了……我不可能再去见他了…除非,去行云阁偷出令牌……

  那晚上我早早睡下了…而且很快就睡的很熟……

  睡梦中却朦朦胧胧感觉到脖子上有星星点点的疼痛。我不自觉地闷哼了一声。扯了扯身上的被子。

  我皱起眉头睁开眼睛。却一睁眼便看到了坐在我床前的时未寒。

  我惊讶的坐起,手足无措。“你怎么来了?”

  “本阁还以为清儿感觉不到痛呢?”他意有所指的看向我的脖子。——上面都是他啃食过的痕迹。

  “你怎么会来?”

  他浅浅一笑,向我靠近了些。把头附在我的脸旁。微微启唇。“本阁想你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