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南生树

第五章 不可触犯

南生树 M林清挽 1796 2018-08-17 18:43:22

  第五章不可触犯

  一转头,一股淡的沁人的冰泉气息已经无声袭来,粉嫩的唇贴上了两片柔软的唇瓣。她的瞳仁猛地一下缩紧,连反抗,推拒都忘了。

  他看着面前两只放大的华美的微长凤眸,两颗黑如暗夜的眸子正对着她。

  他的目光对着她。

  她的鼻子碰到他。

  他的唇整亲着她。

  只觉得所有的血液都汹涌的往脑子里涌去,只有嗡嗡嗡的一片。

  忘记就这样过了多久。

  直到听到门外两人的对话。时未寒才轻轻放开我。后退了两步。

  他看着我微红的脸颊,勾起嘴角缓缓一笑。“后会有期。别忘记本阁的话。”

  随着屋门“嘭”一声关上。我四肢无力的瘫坐在地上。摸了摸嘴唇。上面还留着时未寒的味道。我看着地面上破裂的面具。哭出了声。

  如果被师父知道这件事。她一定会对我很失望。甚至,把我逐出清山。

  像师姐一样。

  这就是时未寒的警告。让我不要碰凌擎。

  不愧是时未寒……

  他说得对,杀凌擎,对我来说。很难。

  我沈清鸢又凭什么呢。

  我就这样坐在地板上直到天黑。黄昏的时候,师父来了。

  依旧一袭夜行衣,蒙着面。师父把我扶起来。向我追问。我一五一十的把事情告诉他。唯独时未寒吻我的事。我一字不提。

  因为我不想让师父失望。更多的,是不可以。

  “鸢儿,帮我做件事。时未寒既然来找过你,你为何不利用一下他呢?虽说现在江山是他凌擎的,可是他毕竟是时未寒。他说得对,只要他想做皇帝,那凌擎必定连滚带爬把皇位让给时未寒。行云阁还是行云阁。不过,世人说的对,这世上没有一个男人逃得过沈清鸢。”

  “师父,他是时未寒。他不一样的。”

  “我当然明白。可是,时未寒也是个男人。鸢儿,这江山是行云阁帮凌家在守。不顾及其他帮派。单单是行云阁。就够我们大费工夫。行云阁历届阁主都会有一个令牌。得令牌者得天下。只要我们有了令牌。他凌擎,自然得乖乖滚下皇位。”

  “这些,师父是怎么知道的?”

  “十年前,行云阁老阁主带着时未寒来清山拜访过我,这些事也都是听他提起。那一年你才七岁。”

  “那……师父是让我?”

  “时未寒就交给你了,鸢儿。不管你用什么方法,一切,为了令牌。你可明白?”

  “可是,师父不是说,情爱最碰不得吗?”

  “我的傻鸢儿,师父相信你,你不会爱上时未寒那样的人的。而且,跟时未寒那种人,有什么未来?

  师父冷笑着离开了清棺。她终于可以出这口恶气了。

  所以,师父是让我去骗时未寒……只要我可以得到时未寒的心……那一切,便都易如反掌。

  后来,老鸨找我谈过关于时未寒的事。她要我摘下面具,为她清棺大招生意。继而老鸨便向世人夸下海口,说清棺内有一女子名叫樱桃,长得倾国倾城。并且将一画像挂在清棺门口。刹那间,清棺门口人山人海。纷纷都要一瞧这倾国倾城女子的美丽。

  我透过窗户看向楼下清棺门口的人来人往。老鸨高兴的在外招呼着客人。只是,清棺里面好像冷清了许多。自从时未寒来了之后,清棺的前头牌,也就是老鸨为时未寒准备的姑娘月牙。对我便大有意见。

  他们都觉得,樱桃是为了攀上高枝。其实,老鸨在清棺门口挂着的画像上的姑娘并非是我。只是找了一个风华绝代的美人画上。

  说白了,都是为了钱。

  清棺内除了老鸨所有人都没有见过我的真容。

  今日,便要在世人面前摘下面具来。但愿,没有人能认得出我是清鸢妖仙……

  “樱桃?樱桃?快出来!客人都在正厅候着呢!”

  我按照老鸨的指示戴上了面纱,挽起了秀发。穿上了艳丽的舞裙。记得我十八岁那一年成人礼时。有一学者为我题词。“妖仙生着是个美人,死了便是艳尸。”

  如此一来,真矣真矣。

  我登上了二楼的中央,众人纷纷围成一圈。满满的人。

  老鸨缓缓走到我身边,对着众人挥挥手绢。“大伙啊,我们清棺地方有些小了,要不如大家一起去门外,我们让樱桃姑娘站在戏台子上,以便大家看得更清楚啊!”

  “大伙啊,来给樱桃姑娘让个道!”

  一阵嘈杂过后,清棺内变得鸦雀无声了。所有的人都一窝蜂跑到了门外。以便找到最好的位置来欣赏这倾国倾城的美女。

  我被老鸨扶着上了戏台子。看向这条街上人山人海。然后低头看了看在我戏台子跟前的几位男子。一看衣服便知是大户人家的公子。

  这下老鸨可赚大了。

  “各位公子们啊!大家听我说!先给大家道个歉,清棺门口的画像并非是我们樱桃姑娘的真容……”

  刹那间,台下的众人纷纷叫骂。几个嗓门大的对着老鸨大喊着。

  “我们都是看了樱桃姑娘的画像才来的!竟然不是!”

  “老鸨!俺们给你面子你就这样诓俺们!”

  “退钱!退钱!”

  老鸨笑意盈盈的看着台下的叫嚣。甩了甩手上的手绢。“大家先不要吵,待我们看完樱桃姑娘的真容再退钱也不迟。”

  老鸨眼睛眯着一条缝,笑着看着我。“来吧,樱桃姑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