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南生树

第二章 山间雾气

南生树 M林清挽 1539 2018-08-17 18:41:35

  第二章山间雾气

  “洛无荆!”我双瞳骤然收紧,狠狠看着洛无荆。“你碧海潮生阁为我沈清鸢所屠,有什么事,冲我来!”我垂下双手,向她走去。

  她扯了扯嘴角,看向我。微风吹起她凌乱的黑发。我清楚的看着她的脸,再也没有了我第一次见她时的晶莹剔透。我知道,这都是我的错……

  是我屠了碧海潮生阁。是我让她没有了家。

  她一把抓住我的领口,随即扔下怀中的男童。纵身一跃。我在空中俯身看着离我越来越远的清棺巷和站在原地傻住的男童。都渐渐化成了小黑点。

  双脚触到大地时,是在清棺巷后的竹林。她狠狠把我摔在那棵千年老树上。剑指咽喉。“沈清鸢,你还记得这里吗?”我眨眨眼,环视四周。颔首一笑。“记得。”

  “我父亲以及我洛家所有人,都葬在这里!”隔着熹微的晨光,我清楚的看得见洛无荆脸上星星点点的眼泪。

  这便是失去亲人之痛吧。痛入骨髓。

  可惜啊,谁让沈清鸢是个弃儿。所以这种痛,我不会懂。永远不会的那种。

  她把我狠狠按在树上。老树的树皮粗糙,隔着单薄的衣物。我痛得皱紧了眉头。清晰地感觉到我背后的道道血口。她狠狠挥剑,我看着面具被劈成两半掉落在地。自嘲一笑。“世人都羡慕你沈清鸢这张脸。就连我那长兄生前都被你迷得团团转。今日,我便要毁了你这张脸!为我碧海潮生阁上下所有人!陪葬!”

  匕首的刀尖离我的脸仅有一公分的时候,我吓得闭上了眼睛。手指都在颤抖。

  骤然间,风尘卷起。洛无荆四处环视,怒叫了一声“谁!滚出来!”我睁开眼睛,看向远处。一隐隐约约的影子在风尘中忽远忽近。白色的衣袂沾染了风尘,手中寒刃乍现。

  那是——

  洛无荆缓缓转身。看清来人后不再出声。站在原地。

  金辉穿过繁华如玉的树枝洒在他身上,颀长的身材如同一抹生长在林中的松柏,一袭白色的便衣贴在清隽的长身之上,流水般的线条勾勒此处极好的身姿,一看便知那布料清贵难得。

   洛无荆放开我,看向来人。我从树上滑落。身躯无力的落在竹林的地上。身后的青衣早已被染成了红色。我抬起头,一眼便看到了来人手中的玄清扇。再看……却怎么也看不清他的脸……

  他是……时未寒吗?

  玄清扇为行云阁镇阁之宝。只有行云阁阁主才可随身携带。行云阁……天下第一阁。连朝廷都不敢动三分。行云阁之所以为行云阁。乃是行云阁来无影去无踪,没有人知道他们的匿身之处。

  关于时未寒,民间更是传言纷纷。有人说他容貌倾城,相貌极其温雅俊美。也有人说他相貌丑陋,行人无避之不及。

  当然,不管如何。他在江湖上的地位无人生疑。时未寒,行云阁的阁主。老阁主的养子。

  “你是…时未寒……?”洛无荆站在我身前颤抖着声音。

  他依旧温和淡定,如天边白云漫卷。花树之下,衣衫如雪微笑着应声:“是。”

  洛无荆后退两步颔首看向他,不再出声。

  “在下,时未寒。”他收起手中的玄清扇。浅浅一笑。“敢问姑娘,姑娘身后之人可是……”话未尽,洛无荆便看向我应声:“世人皆惧,清鸢妖仙。”

  他绕过洛无荆,走到我面前。“洛姑娘,本阁尊重令尊。在下有一不情之请,姑娘可否将她交于我处置?”洛无荆一惊,抬了一下眼皮。她对着时未寒微微作揖,便转身离去。

  其实洛无荆心里很清楚。她如此放过我,是杀不了我了。时未寒……时未寒又如何?时未寒也是个男人。

  没有男人可以逃得过沈清鸢。

  我一边心中暗笑着她,另一边抬起头来看向蹲在我身前的时未寒。

  顿时失了神。

  他的眉眼修长舒朗,眼睛里的光彩,宛如润玉上那一点微微的莹泽。漆黑温润的眸子好像夜空泛起星辰的波澜。安宁,深邃,美丽。

  原来,这才是时未寒。我终于明白为什么洛无荆看到他会发愣不语了。我狠狠瞪他一眼。

  “堂堂行云阁阁主,原来也是趁人之危的小人……”

  “树上有毒。”

  我瞳孔骤然放大。看向他。后背又传来一阵一阵的烧灼之痛。我按住地面,想要爬起来。“多谢阁主提醒……”

  他浅浅一笑,看着我。刹那,四目相对。微风吹起他双鬓的黑发。他的眉眼如初。低眉敛眸。“别怕,我会救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