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耽美小说 古代耽美 和盛

和盛

问黎狐

  • 耽美小说

    类型
  • 2018-08-18上架
  • 6897

    连载中(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和盛1

和盛 问黎狐 3470 2018-08-20 23:41:54

  “帮我看着点人。”

  “少主,你还是快回房吧,被主人发现了就完蛋了。”白凤轩中,一名身着玄衣的少年正劝另一名拿着锄头刨土的少年。

  “哼,死老头才不敢打我呢,我娘虽然回娘家了,但他也肯定不敢打我,毕竟明天小爷我也要走啦,打残了就走不了了,所以走之前不偷他几罐桃花酿怎么对得起自己呢。”说罢便又努力的刨土,这棵几百年的桃花树被震的花瓣直落。

  纷纷的花瓣落下,直到俊美的少年发上,白衣上也落了些,细腻红润的皮肤,额头上微微有些薄汗,好看的桃花眼正闪着亮光。

  “挖到啦。”少年突然扔下锄头开心的直接下手去扒土。

  “渊儿,你在干嘛。”

  听着身后那一声问候,搞得白思渊差点把刚挖出来的桃花酿扔了。白思渊僵硬的回过头笑笑说到“父...父亲,嘿嘿。”他看着父亲额头暴起的青筋,笑笑说:“我就看看,这桃花酿是不是还在,嘿嘿,挺...挺香。”

  “你...你你这臭小子,那是我埋了十几年的桃花酿啊...准备大寿拿出来的。”说罢白念祖就脱下鞋子扔了过去。

  “白兄,白兄,别生气,孩子嘛,顽皮一些没事。”白念祖身边的一个儒雅的中年男子笑到说。

  那个男的白思渊认识,是他爹的结拜兄弟仇青文,是个商人,却更像个读书人。而他身边的那个人就不一样了,仇秋是仇青文的儿子,他和他爹不一样,一身冷冽的气质到是和自己爹一个德行,白思渊甚至有些怀疑,当初他爹是不是把他和仇秋换过了。

  仇秋长得很好看,一身骚气的红衣,紫粉色的抹额,艳红的嘴唇,水灵灵的大眼睛,跟个女娃娃一样。

  “哼,臭小子想什么呢。”不知何时白念祖已经站到了自己面前,白念祖看了看他又看了看仇秋,二话不说就给自己儿子来了一个爆炒栗子“臭小子,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到了京城不许给我惹事,好好听你仇叔叔的话,不准再欺负仇秋,要不然有你好看。”

  白思渊听了一个白眼翻了过去,“爹,你说什么呢,要欺负还是他欺负我吧。”

  白念祖有一个爆炒栗子砸在自己儿子头上说到:“你一身武功竟打不过一个小娃娃?”

  “您不是不让我打他嘛。”白思渊真的觉得自己冤枉。

  “屁话真多。明天让冀宇和你一起,他会替我管着你。”白念祖说了这句话后摇摇头说:“这桃花酿你省着点喝,不可贪杯,珍贵着呢。”

  “好嘞~”白思”渊没心没肺的回答。

  一直不吭声的仇秋默默看了他一眼,就跟着自己父亲回院了。

  (●・◡・●)ノ♥可爱的分界线(^ρ^)/

  三月中旬已是入春时节,却是冷风依旧,白凤岛码头上,白念祖看着自家儿子欲言又止,然后对仇青文说到:“仇兄,我这混账儿子到了京城还请多麻烦你了,若是他惹得你不高兴打也好骂也好,我都没问题。”

  “爹,您说的什么话啊,我怎么就惹事了。”白思渊不满的嚷嚷到。

  “冀宇啊,好生看着少主,天寒,海上风大,小心着凉啊。”白念祖忽视自家儿子对白冀宇说到。

  没一会,穿上的人便开始叫白思渊等人上船了。

  船很大,有好多厢间,但都被物资和其他随从和仆人占了大半,白思渊只好和白冀宇和仇秋睡一处了。

  船行驶的又快又稳,估计明天中午就能到达陆地,再坐马车前往京城。

  月光很亮,被水面反光到白思渊脸上,更显得他皮肤白腻了。仇秋就这样看着他不出声。

  “看够了没,丑八怪,这么久没见你长高了不少啊。”白思渊啪的一下打开折扇,转过身来看着仇秋笑着。

  仇秋愣愣的看着他,但瞬间又反应过来哼了一声:“你才丑八怪呢,小爷我不想理你。”

  “哟,还生气呢,多久的事了,而且我不是为了救你嘛。”白思渊抿嘴笑了笑又道:“不过啊,你嘴还真软,跟个姑娘一样。”

  “你才姑娘,难道你亲过姑娘吗,那可是小爷的初吻。”仇秋黑着脸说:“就算小爷被淹死也不用你救。”

  白思渊皱皱眉头:“不就是亲了一下嘴吗,不依不饶的,爷们儿放开点,况且要是被皇甫轩知道我对你见死不救,非杀了我。”

  “少主,仇少爷,风大了,快回仓休息吧。”白冀宇上前说到。

  白思渊都不知道他有多久没来陆地了,他爹身为武林第一人,他娘身为武林第一美人,有数不清的追随者和财富等着他们,谁知竟决定窝在白玄岛,建立了一个什么白凤阁,过了个逍遥自在的日子,这不圣上与白念祖和仇青文是结拜兄弟,听说朝廷出了什么事情,圣上已经去世,把皇位传给了白思渊的结拜兄弟皇甫轩,但担心自家小儿子新上位会有心思叵测之人为难与他,这才传出圣喻让仇青文去找白念祖前来帮忙,而白念祖这些年散漫惯了,就毫不犹豫的把自己儿子卖了。

  他们到达的这个城乡刚好逢桃花节,天还没黑桃花灯笼就亮起来了。据说每到这个时候,未出阁的姑娘便会身着丝绸华裳,手拿已经盛开或半盛开的桃花枝,用面纱遮面,在湖中心的亭子里一一穿过,若是相中了什么人便会把系在桃花枝上的手帕交于他,手帕上会有一朵姑娘亲自绣的桃花,写着自己的名字与家址,第二天便会有人上门提亲。若是那人不愿意第二天托人便把桃花枝还给姑娘便好。

  白思渊喜欢这种热闹的场面,所以他们决定留宿一晚第二天再赶路。

  天已经很黑了,不过街上人山人海,各种小吃和卖东西的摆满一条街,白思渊看着眉头皱成一团的仇秋,顺手把手里的糖葫芦塞进了仇秋嘴里:“怎么了,不是挺好玩的嘛,丑八怪别皱着眉头了,丑死了。”

  “白思渊!这是不是你舔过的!”仇秋被白思渊推了一下,不小心把糖葫芦一个吞了进去:“咳咳咳,白思渊,你是不是想害我。”

  “我没想这么多好不好,没事吧,我们找个地方休息一下。”白思渊一把拉过仇秋给他顺背,然后又拦起他向河边的柳树下走去。到了柳树下白思渊觉得自己好像忘了什么,不过仇秋咳得太厉害,就不再去想了。

  (っ╹◡╹)ノ❀分界线(●´ε`●)♡

  而白冀宇这里就不好了,因为他家少主把他丢下了,一瞬间不见人了。不知何时,白冀宇被人群挤到了湖中心的亭子里,一大堆姑娘向他涌来,又莫名其妙的往他怀里塞桃花。

  白冀宇死命的想挤出去,忽然有个人拉起他就跑,终于远离了人流,怀里不知何时已经塞满了桃花的白冀宇看着眼前的人,头发懒倦的束起,丹凤眼微微上调,有一种魅惑人心的美,但这时他却在没形象的大口喘着气。

  “来福啊,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我会被那群母老虎扒皮咯,再找不到堂哥我恐怕要死在那些母老虎的目光下了。”男子直起腰来,随意拨弄了一下头发:“来福,你怎么不说话啊。”说着便回过头来看。

  “……”白冀宇已经不知道怎么形容他了于是默默说到:“不好意思这位公子,你拉错人了。”

  “不不不是,你不早说啊,没有来福我都不知道怎么去找我哥,而且钱还在来福手上。”男子脸色不好的说到,然后低头左右走着,忽然停下来说:“兄弟,既然我救了你,你又这么好看,帮我个忙。”

  “什么忙?我还要找我们家少主。”白冀宇又问到:“你是不是也在找人?”

  “既然大家都是找人的,一起嘛一起,互相有个照应。”男子一把拦过白冀宇说:“我叫仇邵光,你叫什么啊。”……

  弄了半天白冀宇才知道,这仇邵光就是仇秋的分支堂弟,据说两人感情很好,仇邵光这次出京就是为了找仇秋的。

  “哎,小宇,要不你跟着我混吧,白家这么多侍卫不少你一个,我仇邵光也不缺你一口饭的。”仇邵光痞痞的拦着白冀宇说:“你看啊,我可是京城有名的地头蛇,到了京城有我罩着,没人敢动你,而且啊,我刚刚把你从那群姑娘里把你就出来了,你算是欠我一个人清啦。”

  “仇二少爷,在下是白阁主特地为白少主培训的侍卫,况且白阁主和少主对我很好,您的一番心意我心领了。”顿了顿又说到:“刚刚确实是我欠你的,到时候白某必定回报。”

  “你怎么这么死心眼啊,哎算了算了,我累了,带我去你们的酒楼,我堂哥肯定会回酒楼的我们回去等他们。”

  白思渊因为仇秋,本来就没有玩尽兴,但无奈仇秋怎么都不肯继续逛下去了,只好回酒楼了。

  ♡(*´∀`)可耐的分界线(´∀`*)♡

  “你干什么?”仇秋皱着眉头要把白思渊插自己头上的什么东西拿下来。

  “别拿,很适合你,很好看,不觉得吗。”白思渊又啪的一下打开扇子笑咪咪的看着仇秋。

  难得白思渊夸他好看,仇秋把伸到一半的手收了回来,看着白思渊越走越远的背影,仇秋笑笑,快步跟了上去。

  回到酒楼,看看到了白冀宇,白思渊才想起来自己忘了什么,打开折扇笑着走上去:“冀宇啊,这么快就回来了啊,我还一直在找你呢。”

  “少主,这个是仇少爷的堂弟仇邵光。”白冀宇向白思渊打了个招呼。

  “韶光,你怎么来了。”迟来的仇秋听到仇邵光来了便欣喜的说到。

  仇邵光看着自家堂哥顶着粉色桃花还带着一小段精致流苏的钗子走进来慢吞吞说到:“堂哥,我不放心你们就来看看。”然后不自在的说:“堂哥,我知道你爱美,但...但那钗子确实不适合男的。”

  仇秋懵逼的看着仇邵光完全不知道他再说什么,再看着白思渊一副想笑却又要憋着的样子顿时明白刚刚白思渊给他戴的是什么了。

  白思渊噗的一声笑出来:“嗯,果真适合你。”然后飞快的上楼回房了。

  仇秋握着手里的钗子,微微叹了一口气,终是把它小心收进怀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