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傲娇王爷百变妃

前世的真相

傲娇王爷百变妃 景花啼 2010 2018-08-29 12:04:38

  太阳渐渐从远处慢慢升起,天上的月亮还没有离开,正徐徐向西落下。

  沈清好像做了好长好长的梦。

  她又看见了21世纪的一切。

  她是21世纪的暗杀组织首领,也是英国贵族,〈因为舅舅是英国女王的弟弟〉,她年幼时母亲便离开人世,父亲又每天忙碌没有时间照顾她,所以她交由她的舅舅扶养。

  她的舅舅照顾她,有挺多不方便的,所以她一直在女王的膝下长大,她也视女王为自己的亲人。

  女王从小就培养她,她也很努力的不让那些关注她的人失望。

  她可能不是世界上智商最高的人,但绝对是世界上最努力的人。

  她从小就开始练习武术,一个人前往亚马逊的热带雨林冒险,才十五岁就跳级完成了博士学位,成为哈佛大学最年轻的学子。

  她主修医生,对商业也有所涉猎,也是公认的沈氏集团的继承人。

  这次的穿越,她是因为飞机失事,机身爆炸,才有了异世之旅。

  原以为这些都是意外,可梦里的沈清却看到了不一样的一幕。

  她的爸爸,坐在办公室的椅子上,看着飞机失事的新闻,没有一点惊慌和难过。

  爸爸的左边站着和他相似面孔的青年男子,竟然看到这则新闻勾起嘴角。

  她的爸爸摸了摸自己坐着的办公椅“天泽,以后你就会名正言顺的继承我的位置了。”

  天泽带着一脸的笑意“爸爸,我终于可以正式的站在你的身边了,没了那个小贱种的威胁了。”

  沈清不敢置信看到眼前的一幕,原来自己从小就是被他们抛弃的存在,原来自己竟然不是沈云的亲生女儿?!

  “咣当!”眼前父慈子孝的画面被一声门响打破。

  一位西装革履的,长的和沈云有八分相似中年男子走进来,看向那父子俩的眼神里满是怒火。

  “沈云!我把沈清放在你那里扶养,你不抚养她也就罢了,如今竟然设计杀害了她!”

  沈云被这样的眼神吓得一哆嗦,看向那男子的眼睛里满是恐惧。

  “沈夜,你,你怎么出来了?!”沈云说话的语气变得颤抖,似是非常忌惮这个男子。

  “如果不是我提前出关,又怎么会看见你这么阴险的面孔?!”

  “沈云,当初我本无心与你争沈氏集团继承人的位置,一心修炼古武,把沈氏集团让给你。”沈夜开口,说出了埋藏多年的惊天大秘密。

  “我与兰儿结婚,生下了我们唯一的女儿,可兰儿竟然大出血去世,我一时难过,将我们的女儿沈清交给你扶养,本以为你会对她视如己出,可你……”沈夜说到这里面部悲痛欲绝“可你竟然设计飞机失事,让沈清被告知自然死亡然后瞒天过海!”

  “哈哈哈”沈云突然像是没有那么害怕了,看向沈夜带着猝了毒的眼神“你真以为兰儿真是是自然死亡么?”

  沈夜听到这话突然眼睛瞪的老大,震惊的看向沈云“她啊,临产时是被我下了毒,就会产后大出血那种,哈哈哈哈”

  沈夜被气的一口鲜血吐了出来,看向沈云的目光像是恨不得杀了他。

  “你知道么,从我一出生就生活在你的光环下,明明我们是双胞胎,可父母却更加偏爱你,让你继承沈氏集团的位置。”沈云看向沈夜,目光充满了仇恨。

  “为什么?!我也很努力为什么要把这个位置交给你?!所以我就是要什么事情都要和你争,我就是要看你不好过!”

  沈夜的胸口一起一伏“你就是为了权利,为了沈氏集团的位置?!你知道么?从小在你还安睡的时候我就要起床接受爸爸妈妈给我的训练,我每次起来看着你的睡颜,多想成为你?而你所追寻的权利名利,我根本不在乎!”

  “今天!我就要让你们,为我的妻子女儿陪葬!”沈夜从胸口的口袋里拿出了一个遥控器,摁下了红色按钮。

  蓦然,在沈云和沈天泽惊恐的眼神下,整个办公室被化为乌有。

  沈清看着眼前的一幕,撕心裂肺的大喊“不!”

  她才刚刚知道自己的亲生父亲,父亲就死了,她没办法接受这样的现实。

  一阵强大的吸力把沈清又拽回原来的地方。

  阳光轻柔的照在沈清的脸上,现在沈清脸上一串串晶莹的泪珠上,好像在擦拭沈清的泪水一般。

  沈清满脸的泪水,精致的脸上因为太过难过而有些扭曲。真实的感觉,她知道那不是一场梦,她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目睹了21世纪的那一幕。

  睫毛微微颤了颤,失神的眼睛缓缓睁开,一滴无声的泪珠再一次流下。

  刚刚那一夜,她一下子接受了太多的东西,她有些承受不住这样的打击。

  这比她穿越过来更为可怕。

  老天让她再活一世,让她有着这样的记忆一次,一定就是让她振作起来,在异世界活出名堂来。

  她擦了擦脸上有些痒痒的泪水,长长的指甲用力扣了自己手心,她这一世一定要看清小人的嘴脸!不受他人蒙骗!

  穿戴好衣衫,沈清自己洗漱好,就到书房取自己的企业规划,亲自前往医馆。

  含香昨夜可能太过劳累,还没有醒,沈清不想打扰她,就蹑手蹑脚的拿了盖在她身上的披肩。(她就这一件披肩。)

  还没等离开,沈清竟然听到了床上那个受伤男子的动静。

  “你是谁?”说话的语气和陆辰轩有些相像,很冷酷。

  沈清瞥了一眼还在睡得香甜的含香,这么突兀的声音竟然没把她吵醒,她也真是够厉害的。

  还有就是这个男的就不懂什么叫怜香惜玉的么?眼看着一个大姑娘家,照顾他一宿,累的睡着了,说话还这么大声。

  “我是救你的人呗”沈清压制了一下自己的声音,但给了这男子一个大大的白眼。

  “救我也没用了,我中了这种毒,活不了多久了。”男子听到沈清刻意压制的嗓音,低头看了一眼含香,说话的声音也刻意变小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