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傲娇王爷百变妃

暗黑森林的邂逅

傲娇王爷百变妃 景花啼 2397 2018-08-19 06:13:23

  沈清翻开序言,细细品读。序言是整本书的评价与概括,对沈清查找毒物有很重要的作用。

  但令沈清没有想到的是,这本书仅仅是序言就有很高深的见解,让沈清边读序言边敬佩这个作者高深的医学境界。

  虽然很想一次性把这本书读完,但是沈清还是理性战胜了感性,快速找到解药才是目前的第一要务。

  根据目录锁定,细读那一章节,沈清终于找到了解毒的方法。

  受伤男子所中之毒为名叫锁链的毒药,在现在的这片大陆是无解的,而作者在那个时代研制出了解药,却被各大暗杀组织所恨,各暗杀组织头脑为了安定组织,纷纷追杀这个作者,作者在逃难时做了这本书并把这个毒药列在其中,希望有缘人能够用它造福世界。

  这是这个解毒药方的注释,沈清合上书。

  若能见到这本书的作者就好了,这个作者在医学上的造诣真是太深厚了。

  锁链的解药很是复杂,麻黄,金蝉壳,夜狼之血,深海珍珠的珍珠粉。

  麻黄,金蝉壳,倒是药房可以买到,但是深海珍珠粉就不是那么平常了,现在的科技本来就不够发达,做深海珍珠生意的渔民九死一生才能找到深海珍珠。价值可想而知。

  这三样虽说昂贵倒是可以弄到,夜狼之血就更是难寻了,夜狼生存在暗黑森林,是暗黑森林里很是凶残的生物,很多去暗黑森林里寻宝的人基本都葬身在此。

  沈清看着眼前男子铁青的脸庞,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个男子没有做过什么错事,却受人控制,太过可怜了,况且自己也需要到暗黑森林找一些药材,沈清握紧了一下自己的拳头,去吧!向暗黑森林出发。

  事不宜迟,为了不耽误受伤男子的病情,沈清收拾了一下自己的行李,小憩一会就准备明早出发去暗黑森林了。

  沈清冒着生命危险救这个男子是有私心的,她骨子里并不是那种烂圣母。

  这个受伤男子穿着面料并不是那种寻常人可以穿戴的起的,说明他的身份并不一般。

  他深重奇毒,受人控制,说明他一定是某个组织的下属,一直被人利用,后来不想再被人控制,故而脱离组织,失去解药,毒药爆发。

  他的手上有常年握剑的茧子,没有十年的苦练绝对不会有这样厚的茧子,说明他的武功很高强。

  如果自己救了他,肯定是未来的一大助力。沈清边休息边想着。

  暗黑森林距离京都并不远,按照沈清的脚程大约半天就到暗黑森林的外围了。

  沈清站在暗黑森林的外面,向里面张望。

  暗黑森林之所以起这个名字真是有道理的,仅仅是外围就已经看不清里面的任何事物了,伸手不见五指,整片天空都被高大繁盛的树木遮挡,虽然是白天,可身处这里却也宛如黑夜。

  沈清背着行李,吃了瘴气丸就直直的向森林里走去。

  由于里面漆黑一片,沈清只好捡了根树枝探索着向前走。根据前人所绘的暗黑森林外围地图,夜狼的一小部分就存活再外围。

  沈清从自己的行李里拿出了火折子,点燃了脚下一个比较粗壮的树枝,小心翼翼的看向周围。

  由于里面即使有火把依然漆黑一片,沈清只好捡了根树枝探索着向前走。根据前人所绘的暗黑森林外围地图,夜狼的一小部分就存活在外围。

  耳边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沈清警惕的动了动耳朵判断是哪里传来的方向。

  她预感到,危险马上就要来了。

  沈清能来到这里,就是有万全准备的,况且只是在外围找夜狼,也没有里面那么危险。

  脚下的土地有微微的震荡,似乎有东西在爬行,那东西的脚步声很是杂乱,像是有很多只脚在这里蠕动爬行。

  沈清把手中的火把向左边的土地上照去,黑压压的一片巨型蚂蚁正发着一片片油油的光亮,黑亮亮的眼睛凶狠的看着沈清,似乎已经把沈清当做囊中之物。

  这是,食人蚁吧?!

  沈清意识到这个问题,举着火把撒开脚丫向右跑去。

  沈清第一次感觉看见蚂蚁头皮发麻,那无数个蚂蚁腿似乎还在眼前晃悠。

  就是一群蚂蚁嘛!没有什么可怕的。沈清安慰自己。

  地图上,夜狼在外围的活动地点刚好在这些食人蚁的右边,沈清向右边快跑也不亏。

  远处一束亮光突然出现,沈情向着这个亮光跑去。

  有亮光说明有人?!

  得到这个认知,沈清想了想。

  来到这里探险的,肯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必须得到,不然谁会来这个九死一生的地方。

  沈清的现代功夫是全国数一数二的,但是古武一窍不通,特别是让她垂涎已久的轻功。如果有轻功,她就不必这么辛苦的跑步了!

  远处的火光越来越亮越来越近,沈清不知道前面的火光是希望还是灭亡。

  总之,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举着火把看着那个火光,火光下的那张脸越来越清晰,竟然是陆辰轩这个瘟神!

  “怎么?看见本王欣喜的不知怎么办了么?”陆辰轩一脸昂然,恶趣味的挑逗起沈清来。

  “你!”沈清气愤的举起手指指着他,随后放下手臂,也换作笑脸“辰王?臣妾不知辰王也在此地,故而一时间竟然看辰王看呆了,都怪辰王沉鱼落雁闭月羞花,让人心神荡漾。”

  辰王一脸受用的眯起眼睛,突然回过味来,沉鱼落雁闭月羞花?这不是形容女子的么?这个沈清竟然把自己形容成女子!

  暗暗压下自己心中的怒火,陆辰轩笑的像一朵鲜艳的罂粟。

  “本王都不知王妃这么会夸赞本王了,那你不想夸赞一下身后的食人蚁了么?”

  沈清满是邪笑的脸猛的僵住,糟了!忘记食人蚁了!

  想起食人蚁那密密麻麻的一幕,沈清汗毛都竖起来了。

  陆辰轩一脸坏笑的看着沈清被吓的僵硬的脸,实在是忍不住笑出声来。

  “哈哈哈哈哈哈”

  沈清被陆辰轩的笑声震的回过神来,向后面看了看,哪里有食人蚁的踪迹。

  “该死的陆辰轩!!!你竟然敢骗我!”

  暗黑森林里传来一阵咆哮,吓得一帮野兽四处逃窜。

  “行了行了,这里的动物是有居住界限的,它们是不可能越过界限的,否则就会引起动物之间的争端,引起暗黑森林的野兽大战。”

  “那这里的动物是什么?”沈清拽住陆辰轩的衣角,虽然心里有些微微害怕,但是还是故作镇定的看向陆辰轩。

  “这里的动物?”陆辰轩低头看向沈清,恶趣味的装作一副害怕的神情。

  沈清紧张的看向陆辰轩,看向陆辰轩有些微薄的嘴唇。

  陆辰轩的脸越来越靠近,沈清有些恍惚。

  他的微薄的唇就这么贴在她的唇上。

  沈清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方法的脸,忽然感觉自己有些不知所措。

  陆辰轩似乎也有点恍惚,嘴上的柔软让他一时间不想撤离,他迫切的想知道,柔软的深处是不是也像她想象般的那么甜美。

  正待他动作,沈清已经回过神来,反抗的用双手向外推开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