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傲娇王爷百变妃

银色面具的身份

傲娇王爷百变妃 景花啼 2329 2018-08-19 06:07:32

  神识一归位,沈清就看到了放大的银色面具,他好像知道什么,只是淡淡的瞥了她一眼,“折腾这么久,吃饭去吧。”

  沈清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的关系这么好了,都要一起吃饭了,去吃饭的路上谁都没有说话,点菜的时候却默契的像多年的朋友。

  沈清并不熟悉这里的酒楼,只是有所听闻,银色面具倒没有丝毫推辞,随意点了几道拿手菜。

  沈清一直很节制,这么肥胖的身体,从心里上看那些油腻的东西就恶心,她一直在给自己做暗示。

  她讨厌吃肉!

  酒足饭饱后,沈清摸了摸腰间的一坨,双手支在桌子上,问:“对了,还没有问你的名字呢?叫什么啊?我决定了,以后你就是我的酒肉朋友了。”

  这样请吃请喝的大款,她可得把他拿下。

  “陆辰轩。”清润如水的嗓音在她的耳畔响起,她却感觉听到了一声惊雷。

  银色面具竟然是自己名义上的老公!世界莫不是和她开玩笑吧!沈清想大声的问苍天。

  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沈清装作一副很淡定的样子“你,你就是大陆上的那个天才?久仰久仰”

  虽然表面上沈清还是面不改色,心里戏却复杂的很:我天,陆辰轩应该没发现吧,我一身男装他应该看不出来吧,那前几日自己一身喜袍将他救下,他都知道是谁都没有理会,说明他根本对自己没上心,那他应该发现不了,沈清啊,你要淡定啊,现在你叫东方不败啊!

  “东方兄谬赞了,小弟看东方兄衣衫楚楚,一表人才,强壮如斯,也是陆域大陆不记名的天才啊。”陆辰轩看向沈清,一本正经,可沈清总感觉他像是在故意逗她。

  不会的,不会的,如果发现了他肯定在王府时就不让我过好日子的,不会到现在还没有揭穿我。沈清暗暗想。

  “那个……”还没等沈清找借口溜走,陆辰轩就勾起嘴角道:“家里的水还烧着?”

  “对对对,就是这样。”沈清一脸谄媚“那,我就先回家去了”

  “东方兄,小弟送你去吧。”陆辰轩看着沈清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戏谑开口。

  “不用不用,你不知道我家的。”沈清连忙推脱

  “怎么会不知道,你不是刚从辰王府出来么?”

  我天,完了,这厮莫不是真的在逗我?他不会一开始就这道我的身份吧?!(这位同学,你真相了)

  “身为辰王府的主人,我还真不知道我们府上什么时候多了一个名叫东方不败的‘男人’了”

  “嘿嘿嘿”沈清赔着笑,一脸谄媚“。

  “行了,辰王妃,还在和我装么?”陆辰轩移步到沈清的身边,挑起她的下巴。

  “我知道你喜欢我,所以才会几次三番出现在我的面前,你的心意我接受,以后本王也会抽些时间关注一下你的了。”辰王直起身,略微抬起头,傲娇的说道。

  “我!”还没来得及争辩,沈清就在众目睽睽之下,被辰王拉起来坐上了辰王专属的轿辇。

  辰王的轿辇外表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出奇,但是坐在里面就别有洞天了。沈清身体规规矩矩的坐在那里,眼神却骨碌骨碌直转。辰王轿辇里面的配置可以说非常豪华了,整个马车是用最为稀少名贵的降香黄檀做的框架,内部就像奢华的房车,软垫,零食柜等等。

  沈清咂咂舌,果然,古代的帝王家真是有钱,集天下财富为己有。

  辰王不说话,沈清也不说话,马车上陷入一片尴尬的沉寂。正当沈清还在咕噜着眼睛偷偷打量马车内部的构造时,前面突然一阵马的嘶鸣,沈清被惊得一下子没坐住,整个身体向右面倒,脑袋猛地撞在辰王的肩膀上。

  沈清尴尬的想钻进哪个地缝去。

  “还没到王府就投怀送抱?辰王妃是等不及要本王宠幸你了么?”辰王微薄的唇凑近沈清的耳边。

  一股又一股的热气在她的右耳萦绕,沈清感觉自己身体传来一阵阵酥麻。

  脸也不自觉的红起来。

  “辰王爷,前面有一匹发了疯的野马驮着一个受了伤昏迷的男子在街道上横冲直撞,目前已经被控制住了,请问爷,这匹马和人怎么处置?”辰王的侍卫跪在马车后面请示,打破了沈清和辰王微妙的暧昧气息。

  辰王收回靠近沈清的脑袋,面色未改,语气却冰冷的能与北极媲美“杀了吧!”

  沈清这次发自内心的替古代人不公,生杀大权全部掌控在这些名门望族的手里,没有任何人权可言。

  “等等!”沈清急忙掀开轿辇的帘子,把刚刚要执行命令的侍卫叫住。

  “这个人尚且受了重伤,并未死亡,说明上天可能并不想取走他的性命,何必赶尽杀绝呢?”

  沈清回过头看向后面正呆呆看着自己的辰王,央求道“不如把他交给我,就饶了他一条命吧。”

  辰王不知道想些什么突然回过神来:“不行,你一个女人怎么能和一个陌生男子在一起?!”

  “谁说女人就不能和男的呆在一起了?清者自清!“沈清说着挺了挺胸,忽然想到了什么,又返回去靠近陆辰轩的脸“你这么紧张不自然,不会是吃醋了吧?”

  辰王不敢看沈清的眼睛,但还是努力维系自己冷酷的形象:“谁会吃你的醋?!想的美!你要这个男的带走就是,反正我可不是吃你的醋!”

  “哈哈哈哈,好的,谢谢辰王!”沈清目的得逞,一脸小人得志的样子。

  月圆之夜,月光很是明亮,沈清坐在自己制作的简易的书房里看向外面有一丝丝泛红的月亮皱着眉思考。

  这个受伤的男子除了全身的皮外伤,还中了很深的毒。这毒起先只是潜藏在皮肤表层,只要按规定服用药物,可以一辈子都免受中毒之苦,只是一旦脱离了药物的缓解,那么药物就会由表层快速的潜入五脏六腑,直至攻进心门,当场毙命。

  是谁给他下了这种毒?这种毒的解药是什么?

  沈清重新走进房门,坐在受伤男子的旁边,细心的观察他脸上的五官,和身体的每一寸皮肤。

  受伤男子的耳朵通红,舌头发紫且没有舌苔,脸色发青,瞳孔收缩,这种症状在21世纪大学时图书馆的一本书上好像记过。

  沈清不是那种过目不忘的神童,但是虽然记忆力不能和那些记忆力超群的神童媲美,但是智力上也是21世纪顶尖的。

  时隔这么久,沈清虽然有印象但是记得很模糊。

  “那本医书上会不会有这个内容?!”沈清拍了拍脑门,沈清嫁到辰王府是沈清的爹给她的嫁妆里有这本书,沈清前些日子整理嫁妆,时发现的,一直没来的及看。

  没办法了,到这个世界上来,哪有什么绝世宝典啥的了,就剩这一本医书了,没有选择!

  沈清喂给受伤男子缓解毒性的自制药丸,就拿着那本书坐在他的旁边翻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