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傲娇王爷百变妃

再遇银色面具

傲娇王爷百变妃 景花啼 2223 2018-08-18 06:13:35

  还没等接近一条通往辰王府得巷子口,沈清就敏锐得闻到了一股血腥味。

  去看一看?沈清问了问自己,怎么这么倒霉呢,每天晚上都能碰到这种打打杀杀的事情,难道自己就是道人所说的七杀命格?!

  “呵呵,现在你有伤在身还深夜独自出门,你给我们的机会,就休怪我们无情了。”一群黑衣人的首领粗哑的声音穿过整条小巷,直直传进她的耳朵,沈清都能感觉黑衣人首领得意的语调。

  还真是一个脑子笨的,沈清心里暗暗鄙视,还没出什么结果就这么得意,这样的人倒贴做我的手下我都不要他。

  沈清敛住气息,悄悄向前走,还没走几步就用她1.5视力的眼睛看见月光下闪瞎她眼球的银色面具!

  霍!怎么又是他?沈清脑门三条黑线,又是这个银色面具!

  上次银色面具只和那个黑面巾打,这次,可是将近20个黑衣人,虽然这群黑衣人武功看起来远远不及黑面巾,但是人多力量大啊!

  沈清幸灾乐祸,都这时候了,银色面具下的神情一定惊慌失措,五彩缤纷。

  “啪啪“银色面具对着空中打了两个巴掌,响亮的声音吓得这群黑衣人一颤,纷纷收起自己得意得神情,紧张得看向银色面具。

  银色面具一边得嘴角微微勾起,戏虐得向沈清所在得地方看去“你不是来了么?怎么还不救我?”

  沈清的小心脏骤停,当时她就不应该救治这个白眼狼,就应该让他被黑面巾抓走。

  太能坑人了!

  黑衣人齐齐转头看向沈清,有些震惊她隐匿这么久都不知情。

  沈清尴尬的轻笑两声,从黑暗中走到月色下,和银色面具两两相望,略微细长的眼睛里满满的都是银色面具,瞳孔瞪得圆圆的,看向他的眼神充满了气愤。

  黑衣人把目标转移到沈清身上,举起手中的剑就向她招呼过去,沈清肥胖的身躯有些狼狈的应招,她都能感觉到自己身上每一块肥肉都在喧嚣。

  小命要紧啊。

  银色面具看向远处一个身着男装的小肉陀被一群黑衣人围攻,情不自禁的笑出声来。

  “呵,哈哈哈”

  顿时,所有人都停下手中的动作,看向银色面具。

  还有从房顶掉落的五个身着黑衣的青色面具,也目不转盯的看向银色面具。

  黑衣人:大名鼎鼎的辰王不是传说不会笑的么?

  黑色面具:工作这么久才知道:原来自家王爷还会笑。

  沈清:你妹的!我在这边辛辛苦苦的帮你打架,你竟然还站在旁边笑!

  “咳咳”银色面具装作一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咳嗽两声,道:“去帮忙吧!”

  有五个武功很不错的人帮忙,沈清悄悄的打算溜走,。

  “不知公子姓甚名谁?能否告知,他日定亲自言谢。“

  银色面具不知什么时候竟然来到她的前面,把正低下头打算悄悄溜走的沈清吓得手里的扇子差点没拿稳。

  “我……我是东方不败!“沈清转了转眼珠,编了个名字给他。

  “日出东方,唯我不败!公子好名字!”银色面具清润的嗓音让沈清骨头一酥,这声音,确定不是杰大配音?只是听这声音就分分钟想要流鼻血有木有?

  “谬赞了谬赞了”沈清努力使自己的声音尽量男性化“在下突然想起,家中的水还在烧着,就先行告退了。”

  搞什么啊?这个银色面具明明自己都能解决非要看我出丑,这种人真是太恶趣味了,太危险了。

  以免把自己搭上去,我离得远远的还不行?沈清边走另一条通往辰王府的路边在心里暗暗念叨着。

  路过和盛堂,沈清突然想起自己有事没干呢,这个仗势欺人的和盛堂掌柜的,自己搜刮一下,就当作为民除害了。

  和盛堂的大门紧闭,门外有一道铁锁,在这样的古代也算的上是巧夺天工的锁了,但是身为21世纪的沈清,一个特工组织的首领,这样的一把锁对她来说自然不算什么。

  轻而易举的利用头顶的簪子撬开了和盛堂的锁,沈清左右环顾了一下便溜进屋内。

  白天进来过这里,沈清一眼就盯住了白天掌柜的把自己那十两银子放的那个盒子。

  丝毫没有一丝愧疚和犹豫,沈清把盒子里的银子全部放进自己的口袋,想到明天掌柜的大发雷霆的样子,沈清就高兴。

  再次搜刮一些珍贵的药材,沈清愉悦的想飞。

  虽然晚上睡的晚,但沈清还是按照原计划早早的起来锻炼,沈清话了这么久,坐上权利那么大的座位并不是仅仅靠运气的,她向来明白,若是在对自己不利的事情开始前,就没能控制自己,遏制住事情的发展,那么以后就会为当时自己的所作所为而后悔。

  庞大的运动量,就像她现在庞大的身躯一样,沈清艰难的做一套对自己曾经很容易,现在很困难的运动。

  喝了汤药,吃了没有过多油水的蔬菜汤,沈清便开始为今天规定的行程。

  依旧从原来的冷宫墙翻下,沈清第一眼就看见了,让她在异世中印象最深刻的人-那个该死的银色面具!

  没想到遇上他,沈清一个激动,庞大的身躯便没有掌控好平衡,在她的惊呼声中摔下去。

  银色面具似乎也没想到会有这样的意外发生,但还是淡定的一闪身,任由沈清的身躯和地面来一个礼貌性的吻。

  “真是倒霉死了!”沈清拍了拍身上的灰,揉了揉感觉摔成八瓣的屁股“怎么又遇到你这个瘟神了,每次遇到你,准没好事,我们命格犯冲吧。”

  说在这句话前,沈清是看过他周围了,确定没有人,才这么大胆的当面发牢骚。

  想她在21世纪顺风顺水,哪里出过这样的丑,还不只一次,偏偏每次还都在他面前。

  他绝对是老天派来向我作对的!沈清想着,看向他的目光更加敌视了。

  “还不快过来扶我一把!”沈清微微有怒火的眼睛看向银色面具完全已经呆住了的表情“说的就是你,除了你还有别人么?”

  银色面具大概第一次听到有人竟然命令他,呆呆的走过来扶住沈清坐下来。

  沈清也不是过于娇气的人,一向不喜欢麻烦别人,只是自己的脚真的扭到了,没办法自己站立。

  双手握着自己的脚,沈清的眼睛微微眯了下“啪嗒”两个骨头碰撞的一声脆响,终于归位了,沈清长吁一口气。

  银色面具略微惊诧的看着她慢慢走远,恶趣味的勾起嘴角,这个胖丫有意思,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不过看起来,这个胖丫似乎比两日前瘦了一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