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星际恋歌 家中有俏女平淡做富豪

第二章 野鸡

家中有俏女平淡做富豪 君少闲 2028 2018-11-24 12:47:28

  君家心趴在床边,小心地摸摸才不到三个月的君家荧的小手,因为怕她睡觉的时候从床上滚下来,所以她的床很矮,只高四十厘米左右。

  上辈子她没有做到一个好姐姐,没有做好榜样,让妹妹弟弟们染上了不少坏习惯,让父母操碎了心,这辈子怎么也要把妹妹弟弟们带好。

  特别是对君家荧,她根本不像一个姐姐,而是像一个妹妹,什么都让她去做,上辈子的过错就让这辈子来补偿吧。

  “心心真厉害,把妈妈布置的作业都完成了哦,过来让妈妈妈考考你,这是什么字呢?”在君家心暗下决心的时候,叶梓芳已经拿起小桌子上的小方格本看了,并且指着一个字向着君家心这边。

  “心,是心心的心哦!”君家心快步走到妈妈面前,看着小方格本上歪歪扭扭的字念道,这是君家心是故意不写整齐的,毕竟她只是一个快四岁的小孩而已。

  “心心真棒,又学会了一个字,心心想要什么奖励啊?”叶梓芳一早就觉得自家的孩子很聪明,不过她也没有急功近利,只是一天教一个字,学会了就有奖励,其它时间任孩子玩。

  “好妈,我想和哥哥一起去上学,可以吗?”君家心眨着水灵灵的眼睛,带着期待的眼神看着叶梓芳。

  叶梓芳姐张了张嘴,下意识的想拒绝,因为村里没有幼儿园,只有小学从学前班读起的,女儿太小了,这年纪读小中班还可以,但读学前班有点小了,怕会被欺负。

  “好。”叶梓芳改了口,因为看着自家女儿那粉嫩嫩可爱的脸颊和快从期待变委屈的眼神,她不忍心了,算了,大不了叫家荷家礼看着点便是,想着叶梓芳也就释然了。

  “耶,妈妈你太好了。”君家心扑进妈妈的怀里,她很享受这种感觉,在她记忆里她从来没有这样做过,算是补偿回来了。

  “今年开学了妈妈就送你去上学,你要乖乖的,听哥哥的话哦!”叶梓芳摸了摸怀里的小脑袋,就是这小不点总是在她无助的时候出现在她身旁,给她温暖。

  君家心用脑袋蹭蹭叶梓芳的肚子,没有说话。叶梓芳也就当答应了,就去做晚饭了,剩下君家心看着妹妹。

  君家心坐在床上发呆,想着妈妈太辛苦了,一个人要照顾她们,还要干全家的活,想点办法做点什么帮点忙,减轻一下负担。

  “宿主,提醒你一下,别把那高级手工技能和初级美术技能给荒废了。”这冷不叮的系统又出来了。

  不过它这一出来,到是提醒了她,她可以做点手工去卖啊,弄点花蓝,帽子,小孩子玩具什么的,这高级手工做出来的东西,她是自信的,因为她试过,东西都在基地里呢。

  说干就干,这时候最不缺的就是稻草,还得去山上弄点染料、藤条什么的。

  君家心从床底下掏出一个小木箱子,这是她从收拾这房间的时候掏出来的,上面刻了很多纹路,看着很精致,纹路是她拿家里的工具刻上去的,叶梓芳也不太注意,也当本来就有的。

  打开小箱子,里面是一些是她无聊的时候做的一些小手工,还有一些叶梓芳不允许她用的小工具和一些小玩意。

  君家心从里面掏出一条带子绑在腰上,又掏出一把弹弓插进腰带里,又拿出一个小布袋,里面装的是百来个弹珠,小卖铺里一毛两个,这些都是她从别的小孩那赢来的,这些她二哥君家礼那也有很多,可以说她哥是大点男孩子的孩子王,她是小点孩子的孩子王,而且男女通杀的那种,不过她不太喜欢和女的打交道,因为她们动不动就哭,喜欢告家长,还很会巫赖人,她就吃过这样的亏。

  从箱了最底下掏出一把小刀塞进腰带里裹着,这是从小卖铺里买来削铅笔的,还挺锋利的,她准备用来采染料。

  拿起来一把绳子塞腰带里,收拾好东西,她就把妹妹垫着的小被子往里拉,拉到最里面就往外冲。

  “妈妈,我去找哥哥回来。”君家心路过厨房门口冲里面喊一声就走。

  “哎,小心着点。”这是妈妈的喊声。

  “和他说,再不回来就打得他屁股开花,成天不着家的。”家里厨房的隔壁厨房探出一个脑袋冲外面喊,这是伯母的声音,她应该是从地里回来了。

  我们两家的关系很好,没有电视剧上的妯娌不和谐。

  稻草家里有,大伯伯母挑回来很多,这次主要是上山采染料,村里很多山,都没有什么凶兽,野猪都没见过,野鸡野兔倒是有,她知道她哥会去那座山,平时鸟最多的山就只有后山了,而且又近。

  君家心走走停停,边采染料边走,时不时地观察周围她哥的身影,山上的染料真的很多,没人认识,也就没人采了。

  走走停停半个小时后,君家心把怀里的一堆用绳子绑好,捆在身后,把刀子放好,拿出弹弓,把装弹珠的袋子弄开口子,方便随时拿。

  带弹弓来的目的,就是打点鸟什么的回去做道菜,刚做好准备,不远外突然闪过一道影子,君家心下意思地瞄准开弹。

  “咯”的一声鸡叫声响起,君家心赶紧上前,就看到一只瘸了腿的野鸡要逃跑,君家心暗叹一声,运气真好,手上想都不想地补了一弹。

  这山里的野鸡贼精贼精的,跑得贼快,村里人都碰了好几次晦气,很少有人想着打野鸡而上山了,这次真的是运气好加上她的准头好,又练过,才抓到一只,原本想着只打鸟来着。

  居然有收获了,她也不想着打鸟了,天也快黑了,于是。

  “哥,你在哪?”大喊起来,用绳子尾端绑着鸡边用力拖着走,边大声喊。

  “哥,伯母说你再不回去,就打到你屁股开花了。”

  终于,她在一棵老杨桃树找到了一群小屁孩在摘杨桃,杨桃树下有一个已经干涸的大井,要掉下去,就真的完了,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