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群疯

第二章,福清院?疯人院。

群疯 礼药 1732 2018-08-20 20:10:13

  “嗯……”

  轻哼一声,慕柳幽幽转醒,浑身上下剧烈的疼痛和昏迷之后的无力感都让他想要再次昏睡过去,但残余的部分理智和对外界环境的警惕显然不允许他这样做。

  吃力的睁开眼睛,调动着身上所剩不多的还能活动的神经,他努力的感知着自己现在的处境,为自己争取尽可能大的胜算。

  这是他常年在战场厮杀养成的习惯,没想到有朝一日竟会在自己的君主身上用到。

  这样自嘲的想着,显然,慕柳已然分析出此刻站在自己床榻外不远处口口声声要自己死的女人是谁了。可不就是他青梅竹马的女皇陛下­­­­­­­­──江鱼儿吗?

  糟糕!伤口又开始疼了……意识也有点模糊了……好想睡一觉……不行!我一定要亲耳听到…………

  “怎么会……明明已经……必须……杀掉……”是鱼儿的声音啊……必须杀掉我吗?不用啊,我现在也撑不了多久了,也许等一会我就会悄无声息的死去了,根本不用你动手的。

  “主上息怒……消息已经……不如……下毒……”一道阴柔尖利的男声说道,即使听得模模糊糊,慕柳也已经猜出他的身份,太监总管,刘齐是。就像某些小说一贯的套路一样,每个皇帝身边都有一个忠心憨厚且处事圆滑的大太监。正巧,刘齐是就是江鱼儿身边那个大太监。

  不过……下毒?

  真是个好主意,人死了,伤口在那摆着,谁也不能硬说人是行完刑后之后毒死的,除非验尸,不过自己生前好歹也是个万人景仰的的大将军,验尸?自己那些‘粉丝’也不能让吧?刘齐是,你可真是个小机灵鬼……

  不过听起来自己苏醒的消息已经传出去了……

  这下,就算是杀掉自己,也需要好好筹划一下了。谁都不想,杀一个人,沾一身腥吧?

  然后……就是自己的去处了。将军府已经被封,慕府也岌岌可危,自己一个罪臣就不要再去添晦气了吧?自己唯一的好友还在天牢里……

  得,这京都还真的没有我慕柳的一处容身之地了……

  等等,自己是不是忘了什么?还有什么呢……

  “罪臣慕柳,身为主将,监守自盗,通敌叛国,念其有功,死罪可免,活罪难逃。现,杖责一百,受九十八根摄魂钉,废其修为,降其职责,发配汴州,任福清院院长,永世不得踏足京都。”

  “罪臣慕柳,身为主将,监守自盗,通敌叛国………………………………降其职责,发配汴州,任福清院院长,永世不得踏足京都。”

  “罪臣慕柳………………任福清院院长,永世不得踏足京都。”

  “任福清院院长”!!!!

  等一下!福清院?福清院……那不就是……京都疯人院第三十七分院,汴州分院吗?!

  慕柳再孤陋寡闻,这‘最恐怖的疯人院’福清院的名头还是听过的。京都疯人院,共三十九座分院,其中最为出名的就是这汴州分院。只因这汴州分院,尽关押着些最穷凶极恶,疯癫痴狂之徒。听说,里面还拘着意图造反的五王爷……

  疯人院院长?这职位可有点危险,去了那里,不死也疯了。

  本将除非脑残了,否则是绝对不会去任这倒霉差事的……

  想着,竟迷迷糊糊的便又昏睡过去了。

  这一睡,再醒来,便是三日后了。

  “将军啊!三天了!你怎么还不醒啊……再不醒,那江贼便要害您性命了啊……”

  慕柳是被一阵聒噪的嚎声吵醒的,醒了也不想睁眼。因为把他吵醒的那人就是他甩了三年也没甩掉的跟屁虫,左丞相,鲁家木。

  不过说真的,到了现在,自己都落魄成这样了,鲁家木还是缠着他,倒是让慕柳对他有点刮目相看了。

  都说,‘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

  现在看来,这话果然不假,平时那些号称能为自己‘上刀山,下火海’的那些溜须拍马之臣,倒是还不如这个自己最烦的跟屁虫了。

  好!本将决定了!以后……以后……就,就不对你那么……凶了……(作者菌:哟哟哟( ̄▽ ̄)/傲娇油~)

  正当慕柳准备继续在鲁家木的嚎声中装死时,一道和刘齐是一毛一样的声音传进了他的耳朵:“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罪臣慕柳,被贬汴州,任福清院长,即刻启程,钦此。”

  还没等慕柳起身接旨,坐在他床榻一旁的鲁家木便‘扑通’一声跪下了,边哭边嚎道:“这可不行啊,我们家慕柳现在身上可还是有着九十八个窟窿啊……嘤嘤嘤……从京都到汴州的路那样远,马车又那样的颠簸……嘤嘤嘤嘤……”

  慕柳:……突然好想说:我一拳一个嘤嘤怪。是怎么回事……

  众太监:……同上……

  不过……身为当朝左相,你这么爱哭真的好吗?!慕柳突然有一个怀疑……左相以往那些奏折绝对是把女皇哭烦了,她才同意的吧……

  但这圣旨……

  得,这下不管怎样,我这福清院都是去定了对吧?这就是传说中的‘杀不死你也要逼疯你’?

  慕柳想明白的同时也在好奇着,这‘最恐怖的疯人院’到底是个什么光景?

  可千万……别让我失望啊……

  坐在去往汴州的马车上,慕柳这样想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