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我的同事生活

第七章 上学

我的同事生活 灞水一方 2043 2018-08-17 13:54:06

  然后经过有十天的准备,九月八号他们你母亲一大早就开着车去送她上学。她考上的学校在良城,离她们家有八十多公里路程。这是省城的一个区,属于国家的航空中心,有许多飞机元部件公司,所以也是国家的重镇之一,这里的科研院所上百家,从建国初就开始建设,所以虽说不是大市,但硬件设施完善,市区建设基础良好,街上到处都是圆粗的法国大梧桐,将街道遮挡得严严实实,这样的秋后伏里天竟完全不觉得热。这里的街道不是端南正北连走南闯北从不迷路的父亲也分不清东西南北啦,他们开着车边走边问,结果正走着一下子街上涌出了许许多多的自行车,密密麻麻插满了整个路面,一个挨一个象一股车流向前一个方向流去,父亲按着喇叭,但他们无视着车的存在,而且把车竟逼到紧挨着马路不能前行,这时一个交警敲着几乎走不动的车示意停下来,然后要求看父亲的相关证件,而父亲没有驾照的,他也不是专业司机,自己有车但一般都在附近跑,也几乎没人查,这时一下子有些糟啦,然后交警就拔去了车钥匙,让到交警队去处理。我们一下子蒙啦,多亏车上还捎了个同村的人去看望他闺女,他闺女是地区的一所师范学院毕业,人非常瘦小,但很有主见,本来按她的情况要回到她们县安排,即使不花钱也会分配到一个初中教学,但她毕业时坚决应聘到西飞下属的一家子弟小学,当时光落户费就伍仟元,父母虽不解,但她说权当借父母的,终于如愿到这个航空城的一家子弟学校就教,现在已跟当地一家科研院所的工程师,谈恋爱,对方也是很矮小,但父亲却是航空城的上一代开拓者,可以说脱离了农村进入了工人阶级,这时拿了他带给女儿的土特产,他虽来过二次但也已转晕,叫了人力三轮,说了地址,找到了她的临租房,刚好她未婚夫也在,互相寒喧后,给他说了刚才的情况,由此才得知这里的研究人员有上万名,上下班都骑自行车,那个时间段是街面是禁严的,所有各种车辆都不能运行,一会儿那未婚夫把他父亲也叫过来,听说也在隔壁小区,不是很远,又听说亲家来啦赶紧就过来。他才是这个地方元老级的人物,说从开始筹建这个飞机城就在此上班啦,地方各种好,并且有话为证:不到北京不知官小,不到深圳不知钱少,不到良城不知道社会主义好。“在这里国家把他们各种事情都管啦,吃穿住用医单位都有福利,有报销,人人平等,所以那个交警当外地人不知当地的特殊规矩时也无权收别人的钥匙,问了出事地点,说让他们放心去办事情,这个事就交给他啦。

  然后她与父母就告别了这一家人,拿着自己的行李往学校赶去,到了学校,看到校门上悬挂着红条幅,门口也有老同学在接应,但学校一进门建筑比较陈旧,再往里边有一些新的建筑,接送的同学很热情一边说一边介绍:这里是篮球场,这是招待所、洗澡室、餐厅、男生宿舍、女生宿舍、电影院、教学区等等,他让先去拿通知书去缴学费全分到宿舍,然后再到办公室报到。一切完毕,那个同学带她到她所在的宿舍,宿舍已有两个同学,刚说话又进来一个,她给自己选了一个上铺。

  处理完学校的一切事情,出来到街上他们三个人吃了个饭,父亲交待叶收拾好自己的一切,他们又来到同村的女孩家,只有女孩子的父母在家,其它人都已去上班,钥匙那女孩的公公已要回来,他们坐了半小时多。然后叶的父母与叶和那女孩的父亲就告别那个女孩的母亲到停车的地方开了车子。这地方离叶的学校已不是很远。她的父母亲还有同村女孩的父亲就开车回去,叶送走了他们,沿着梧桐下的大道向学校走去,她只记得怎样转弯怎样走,但这方向却真的无法搞清楚。

  回到宿舍,里边又多了两个人,现在这八人的宿舍只剩刚进门的两个下辅没有人睡,这时同宿舍刚到的一个女生说班主任已临时让她当班长,负责学生签到登记。她在签到本上签了到,然后说明天早上就开始到操场集合,然后开始军训。

  这样到了第三天,这天她与同宿舍的巧正在餐厅打饭,忽然后边有人拍了她一把,她一看原来是她高中一直同班的奇。奇身材匀称高挑,老是斯斯文文,同班学生一直叫他大姑娘,高一她很少注意到他这么个人,直到高二班里的一个男生大呼小叫他大姑娘。她才看到教室后边还有这么个同学。他老戴黑边眼睛,穿个土黄色的上衣,被他们叫为大姑娘,也有时只是笑骂一下,似乎不是很介意,她当时想不通他们为什么会叫他大姑娘,而他为什么对这羞辱性的称呼也不十分介意,但这念头也就一闪而过没有放在心上,谁知高三他们又一起分到文科重点班。这样也就算是老同学,交往比以前多很多,他学习也很刻苦。生活方面也很俭朴,他们曾经也双方在高时同在一个买饭的那里要一份菜来凑在一起吃,共同探讨一些题目的解答方法。他有时笑会后头嘴笑,露出扭捏之态,她想这可能是他们叫他大姑娘的原因吧。而此刻他乡遇故知。两个人很是激动。叶快人快语才知道他辗转与她所找的人也有些亲戚关系,他的成绩能差一些。但多交了一些钱才进了这个学校和她是同一个专业但被分到另一个班级。

  从此他们隔三岔五的闲聊一下,但叶总在深夜时想到波,她想波应该收到她的信了吧。总幻想着有一天他会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但一天天过去啦。一直未见他的踪影,她想是不是自己的信太简单和冷淡,被他感觉到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