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我的同事生活

第三章 初恋一

我的同事生活 灞水一方 4034 2018-08-17 13:37:59

  高中时班里的一个学校眼里的坏男孩波追过她,那孩子很高很壮,运动场上的健将,郑智华的《水手》,《星星点灯》等歌曲更是整天听声见人,是学校里坏孩子的王,经常风风火火的来,前凑后拥的去,今天说给这个弟弟出气,明天又为那个哥哥哥出头,同时还是校篮球队的主将,带着校体队与县城其它几个学校篮球队经常打比赛,可唯一的就是学习不靠谱,但那种粗旷的形体,深厚的声音及天不怕地不怕的坏坏的样子让学校包括外校好多女生都很着迷,当然叶也不例外,他那外溢的荷尔蒙足以让叶陶醉。

  有一天,他一个兄弟来叫叶出去说有人找,叶出去后没想到楼梯口的他竟然有些紧张地对她说想约她看电影。她本一看到他就紧张的脸,此刻听到这名话,更是像电击了一样,嘴里机械的答着“好啊”,“那下午五点我在校门口等你,”“嗯”他一听“耶”兴奋的叫了一声,她满脸羞红的转身跑回教室。

  下午两节课也没见到他的影子,叶以为他是开玩笑的,心神不宁地上完了两节课。然后去吃了饭,吃完饭反而在宿舍没事,她就又来到了教室,教室里也是几个住校生,这些男生吃饭都在教室,他们几个在教室后边不知干些什么,只见一个男生说”大姑娘,你来看“叶连眼睛都不瞟他们几眼,都上了近一学期装在了连好多男生的名字都叫不出名字,长什么样子更是想来费力,但她却很早知道那个叫做大姑娘的奇的男生,他穿着质朴,也曾腼腆地问她借过墨水,他不明白他们为什么叫他大姑娘,而他有时候笑骂一下,她感觉那些男生都欺负奇,而奇却不很反驳,她有时很为奇有些不平,而此时那些人又那此叫,她又一次觉奇可怜。

  她觉得无聊就趴在桌上,中午还惊喜的心情此刻好像已渐渐冷却了下来,正迷糊间,忽然桌子被重重的敲了一下,她被惊醒的条件反射地抬起了头,然后看到波的另一个兄弟也是班上坏孩子一族之中的,父亲是县水泥二厂厂长的宇正坏坏的看着自己。然后压低声音的话:“学校大门口有人找。”她的血又一下子沸腾起来,朝宇点了点头,然后用手滤了滤头发,揉了揉眼睛,把东西收拾了一下,高兴地向校门口快步走去,校门口有三三两两的学生进进出出,她向门口周边看了一下不见波的影子。这时她眯起眼睛,用有些近视的眼睛将范围再扩大了一圈,在校门口的东边,已过了商店,与校门口已有四五十米的地方看见波在向他招手,她脸一下子红,心跳加速,向那个方向走去,他看见她过来,温柔地说走吧,她用目光扫了他一眼又一下脸蛋飞红,点点了头,接着他就在前边走,她跟在后边,始终有三米左右的距离。

  一路上碰到些同学,不论是同级不同班,还是不同年级的,他几乎都认识,他高涨地与他们打着招呼,也有些正在谈恋爱的几对男女,那几对在一起都很亲密,都是肩并肩走着,也没有多少羞涩。叶看到那一对对的亲密有些羡慕但同时又怕别人看出他们的异常。但那一个个同学在与波谈笑时似乎没有看到她的存在,为了不让别人起疑,有时他们说话时她也自顾自的向前走,走到波的前面,而波聊完后又加紧几步,离她三米左右又和他一样的速度向电影院走去。

  到电影院门口,他说稍等一下,一会儿过来他说进去吧,随后进到影院,找到座位,他们依次坐下,一会儿电影就开啦,叶没戴眼镜,再第一次在电影院看电影,还跟个男生,所以电影演什么她都不知道,一会儿他从兜里拿出瓜子,她更加甜蜜,心里象有一只小兔子一样一直蹦蹦直跳。

  从此他们开始恋爱,他经常送她回家。但他仍然天天风风火火,有时几天都见不到影子,而他如果一来就带来阳光,带来兴奋,并且在一个月明之夜,他还吻了她,并且这是她的初吻。他送她回家,家里离学校十多里,每每她坐在他宽阔的肩膀后边,闻着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雄性激素的味道,总让她痴迷,她真希望时光永远停留在那一刻,他载着她到永远。

  又好一段时间没见到他而且不知什么原因。而叫她的约会的那个小兄弟宇也不见。叶每天都很揪心,不知他又出现什么事情。她时时都希望他突然间出现在他的身边,听到他爽朗的笑声和高亢的水手的声音。但已经快一周不见他的踪影,她觉得自己对他的想念都有些受不了啦,晚上晚自己时她又在胡思乱想着他,突然第一次叫他出教室的他那个兄弟过来悄声说,波在操场等他,让她上完晚自习去找他,她一下子兴奋起来,也就不到二十分钟就晚自己结束啦。但她觉得象度日如年一样,早早收拾好文具,好不容易等到晚自习的铃声,她飞快地向操场跑去。

  草场很空旷,周围却没有围墙。深秋月亮很圆,很凉,刚走出操场门不远,在旁边的波突然从墙后跑过来。然后拉着她说快跑,拉着她跑到操场最外围与外边公路相临的地方,这里周围全是些嵩草,很少有人过来。然后他们在嵩草的地方坐下来。然后他就说起他这段的经历,原来是学校一个学生丢失了一辆自行车,校主任怀疑是他们兄弟宇所为。就把他叫去审问,宇说不是他偷的。而校主任不论三十二十一就一顿拳踢脚打,宇被打得身上青一块为紫一块,回来后告诉波,他血气上冲,直接拉着宇去找校主任求说法。而校主任又想打波,而波身高气壮,比校领导都高了近半头,直接接上了拳脚,然后拉着宇就跑啦。校主任气得混身发抖,朝着他们逃跑的背影说一定要开除他们。这下他们捅了大蒌子啦,打了老师,课是不敢上啦,学校也不敢呆啦,就出去了,这几天他们去了华山,还想着去当兵。反正不敢回学校。只听得叶心惊肉跳,而所有的一切她连知道都不知道,这更加增加了动心荡魄,对他更是崇拜的不得了,他们聊着聊着已不知到了几点。反正是操场的后门早已关啦,夜越来越重,凉气渐渐上了来,他将他的外套给她披上,她小的身躯靠在他宽宽的肩膀里,他们蜷缩在一起,波还在说他这几天在外的见闻,而且说他准备去渭城报社。他们兄弟当中一个同学的爸在报社当记者,去反应这事,校领导逼打屈招,体罚学生,通过媒体来让学校给个说法,叶一直是个乖乖女,难以想明白他们打打杀杀和各种逻辑,只是觉得他为兄弟两肋插刀,打抱不平,简直太英雄伟大,最后听着听着她竟在靠在他的肩头睡着啦。

  一觉醒来,东方已泛白。他还睡着竟睡得那么香甜,而她轻轻动了下手臂看了一下表五点过五分,没想到她轻轻一动竟将波惊醒。看着自己紧紧地抱着叶,竟有些高兴同时又有些难为情。看叶在看表,问“几点啦?”当叶说已五点多时,他立马说,我要走啦,一会儿就有同学上学,他不能让任何人看到,他回来也只有几个人知道,并且这事千万不能告诉其他任何人,然后就亲了一下叶,然后朝操场边缘,下了个大坡,跑去街上啦。

  叶望着他的背影,看着周遭的一切,仿佛做梦一样,这时顿觉一阵冷气袭来,她朝操场大门走去,操场的门还未打开,她又在门外转了二十多分钟,门才算开啦,而此时上操铃声也响啦。她赶紧跑到教室前边他们站队的地方,开始上操,而昨晚的一切一直停留在脑海里,现在想想竟有些甜蜜和刺激。

  现在她终于知道为什么他失踪啦,也用心地在看学校和老师们的反映,但从未见学校公开场合说过这事,班主任也提都未提,好像根本就没他们俩个学生一样,好像也不像波所说的那么严重。在各种猜测疑虑中过了三、四天,又是一个礼拜天,礼拜一的下午,波又与自己的小兄弟唱着“不要怕,我们还有梦”出现在教室里,她听到那的声音直接抬起眼睛刚好看见他看她的眼睛,她脸红羞涩地垂下了眼睛。而他也马上被他们那些兄弟所包围,开始高谈阔论,大说自己的英雄出游,一下午他都在兴奋地与他们兄弟们及崇拜他们那些男生、女生们高谈阔论,而都没有时间坐到她身边,但看到他,听到他的声音足以让她激动。

  好容易到了放学,她走出校门,突有些埋怨他回来也没见与他说话,快放学前又不见了人影,正不快时,突然他从墙后跑出来,说我送你回去吧,看到他,她的不快立马烟消云散,走了一段到一片没有路灯比较暗的地方,他顺势将手搭在她的肩头,而她也觉一丝甜蜜溢上了心头。

  此后过了几周,马上就要放暑假,而他们也如漆似胶一样,每天晚上快到家时都要接吻,他们手有时还在叶的身上游走,再一周就放暑假啦,这一周末他们俩人都未回家,他拿了他一个兄弟的在学校房间的钥匙,那个兄弟的母亲是学校的一个老师,他们家也在县城,有时那个兄弟也只在房间午休一下,这星期天,这个教室院特别的安静,一个人都没有,他们吃完饭就回到房间,一到房间他就说热,将短袖脱啦,光着膀子,一会儿又喊热将长裤脱啦,只留下条裤衩,叶的脸是又红又羞,但同时好像又有些莫名的兴奋,一会儿他靠近前来,说你看看你家老二很不听话,叶还未明白怎么回事,他已拉着她的手向自己的下身处摸去,叶简直羞死啦,又想抽回又有些好奇奇,而他的大手摁着她的手不能动,接着他又说你不热吗,叶感觉都有些晕啦,连话也不会说,他帮叶脱去了上衣,手在叶身上到处摸,叶浑身发热,用手去拦,但那手却似不听话似的一点力气都没有。接着他又褪去叶的裤子。叶羞得闭上了双眼,他好像用他的身子压了过来,这时猛然听见“呯呯,呯呯”的敲门声,叶一下子心提到嗓子上,赶紧穿衣服,而波用手打个不让出声的手势,让不要支声,然后也悄声的穿衣服,小声说是不是谁敲错门啦,可还当他们衣服全穿好,就听见一女的在门边说“波,你开门,我知道你在里边。”波一下子脸上全乱啦,小声说“不好,是我妈。”叶听到这里,害怕死啦,平时就听波说很害怕她妈,从小到大一家子爷爷奶奶都惯着他,而爸爸经常上班在外,不太管家里的事,唯独他妈是只要他犯错就会操上棍子对他暴打的一位,所以他最怕他妈,而叶不光是怕还要羞,并且这女孩的名声也坏啦。况且被父亲那还不被打死,这时真恨不得地上有个缝钻进去再也不出来得啦。怎么办,怎么办,叶下子仿佛看到全体师生的嘲笑,父亲的怒骂,母亲的哭泣。怎么办,怎么办,门外的敲门声更紧,她六神无主地系好衣服,立在床上,想东窗而逃。波拉住了她,说你藏在床底吧,没事的,我妈不会把你怎样,她脑已浑沌,只好听他的赶紧爬在床底,陏后只听波将后窗打开,然后好像把什么东西多窗户里扔了出去,然后就听她妈说好像从窗后跑啦,然后就听到有人跑向院外的声音,再听见波赶紧关了窗,然后出门并锁了门,也向后边跑去,过了不几分钟,听见波在后边喊妈你在干什么,随后他故意远跑的声音和她妈骂骂咧咧远去的声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