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绝宠之妃

第六章 撒娇

绝宠之妃 南方有位宇南 1929 2018-08-17 11:32:23

  季妤醒来之时,便是天亮之时,她挣扎着起身,青壶一见她醒了,便连忙过来将她搀扶起来。

  “青壶,我昏迷了多久?”季妤疲倦十分,抬起眼眸问道。

  青壶为她倒了杯茶,“美人你昏迷了两日,这两日,皇上知道您是因为罗婕妤罚跪在雨中,心知错怪了你,赏了您不少东西。”

  季妤喝了口茶,然后一笑,并没有说话。

  “美人,您说皇上还会来我们瑶碧阁吗?”

  “不会。”季妤将茶递给青壶,“是这几日不会,之后就不一定了。”

  她绣香囊之时,让青壶故意将消息散发出去,绣的是何模样是何配色,罗玉与自己一同受宠,当然忍受不了,自然罗玉便动了手脚,但季妤清楚,她送给沈九黎的东西,她定会珍藏,用盒子锁起来,这罗玉定然万万没有想到。

  她闻到泥土有麝香,这香遇水遇雨却不会消散,反而更加融入了泥土之中,只不过…这并不是罗玉,而是……

  那人确实聪明,她并不打算将此事败漏,想不动声色的将沈婕妤腹中的孩子流掉,没想到被季妤揭穿。

  后宫谁都知晓,雪香阁泥土极好,鲜花草木盛开,皇后自然会去那里挖来泥土。

  皇后只不过趁季妤揭穿之时,将罪名一并推给罗玉,这下,罗玉才犯了大罪。

  加上她昏迷,北无尘又知道了事实,是罗玉罚跪她,更是厌弃了罗玉。

  反而,北无尘更会疼爱她一些,对她有愧疚之心。

  他却是帝王,定拉不下脸来,赏赐她东西,便是希望自己去找他诉苦。

  她不会去的,只会等北无尘亲自过来。

  过了几日,雨停。

  北无尘坐在文德殿中,炉中袅袅香烟环绕,他看着奏折,心中烦闷,将奏折丢在桌上。

  福德一看他生气了,便更低下了头。

  “这第几日了?”北无尘问道。

  “第七日了,陛下。”福德回道。

  北无尘站起身,腰间束带的玉佩伶仃作响,“朕累了,出去逛逛。”

  说罢,便走出了文德殿。

  他走着走着,突闻琴声,便顿住了脚步。抬头一看,竟不知不觉的走到了瑶碧阁。

  他示意身后除了福德不用跟上来,便走了进去。

  他看到花丛之后的窗里季妤正在弹琴。

  她一身淡蓝裙袍,发未束,墨发如瀑,纤纤玉手在琴上来回弹奏。

  他轻手轻脚的走了进去。

  忽闻屋内淡淡花香,熟悉十分,让他神清气爽了不少。

  青壶在珠帘外打着盹,没瞧见北无尘进来。

  他轻然掀开珠帘,走到季妤身旁。

  琴声止,季妤抬起头看他一眼,随即又低下头来,继续摆弄琴弦。

  “皇上怎么来了?”季妤声音清淡,没有像那些嫔妃见到他时的雀跃。

  北无尘勾了勾唇,“你不来找朕,朕不是来找你了吗?”

  他此话一出,季妤便笑出声来,北无尘皱眉不解问道,“你笑什么?”

  她停下手,随即站起来,微微歪过头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那皇上这是等着臣妾临幸吗?”

  北无尘笑容一凝,季妤与他擦肩而过,继续说道,“这宫里的规矩,都是嫔妃们等着帝皇临幸,哪有帝皇亲自登上门来呢?哎呀!”

  谁知北无尘拉住她的手腕,一下子把她拉入怀中,他深皱眉头,咬牙切齿道,“没想到你竟伶牙俐齿的!”

  季妤噗嗤一笑,揽住他的腰,轻然吻了一口他的唇,然后俏笑,“对于皇上来说,臣妾只不过是一个妃子而已,但是对于臣妾来说,皇上是臣妾的丈夫,臣妾对皇上的性情自然是真情实意的。”

  北无尘一听丈夫二字,便将她横抱起来,放在床上,欺身压了上去,伸出手就开始解她的衣裳,“为何罗婕妤欺负了你,不来找朕哭诉,反而要忍着?”

  季妤笑了笑,“若次次哭诉,皇上公务繁忙,说多了,皇上定会烦的。”

  北无尘俯身亲吻她的唇瓣,含糊不清的说道,“朕多希望你能对朕多撒撒娇。”

  第二日,北无尘醒来,季妤伸出手攀住他的肩,嘤咛一声。

  北无尘捧起她的脸,吻了吻,便起身将里衣穿好。

  “来人,传朕的旨意,封季美人为淑仪。”

  延福宫移清殿

  “没想到这季妤好手段,一下子便从美人升到淑仪了。”林皇后对面坐着的女子,一身墨绿色的宫裙,容貌清丽。

  “李淑妃,不论这季妤是何手段,都是后宫之人,有这些功夫,不如想想如何讨好皇上。”林皇后面上依旧带着笑容,她喝了口茶续道,“你大可不必担心,四皇子今年可是要五岁了?”

  李淑妃点头含笑道,“正是。”

  林皇后笑了笑,“你是我们这些一起伺候皇上多年的人之中,唯一有子嗣的人,如今沈婕妤要生了……”她挑眉,“生个公主还好说,说是个小王爷。呵呵。”

  李淑妃脸色一变,皱眉道,“那罗婕妤的下场,娘娘也是知晓的。”

  林皇后冷哼一声,“只不过是个草包罢了。”

  季妤来到琼华阁,看到沈九黎正在绣小孩衣裳,她微微一笑,“给姐姐请安。”

  沈九黎一看是她来了,连忙放下手中的活,“妤儿,快来我身边坐!”

  季妤坐到她身边,沈九黎将手中的小衣裳拿起来给她看,“你看,我绣的可好?”

  眼前是小小的衣裳,看起来可爱极了,季妤伸出手摸了摸,“可爱极了,小王爷心中肯定欢喜。”

  沈九黎娇笑,瞟她一眼道,“妤儿,你怎么知道是个小王爷啊?万一是个小公主呢?”

  季妤握住她的手,盯着她的眼睛,“姐姐,无论是男是女,姐姐一定要顺利生产!”

  沈九黎反握她的手,“妹妹放心。”

  季妤点了点头。

  希望如此,希望如此。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