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我们心底都有一棵树,结满各种果

我希望你是自然老去离开,而不是以这种残忍的方式

  叶霜醒来睁开眼发现自己在医院里,原来自己还活着的,不知道奶奶怎么样了,应该很着急吧,叶霜转头四周看了看想找找自己的手机给奶奶报个平安,他发现旁边凳子上坐着一个男生趴在床边睡着了,

  她想这应该是救他的人吧,手机放在病床旁边的柜子上,她想起身去拿又怕把别人吵醒,就准备用手慢慢撑着床边起来,可她手撑着一用力竟然痛得受不住让她始料未及就这么摔回床上了,一时痛得叶霜用左手抱着右手差点叫出声来,这时一只手伸过来,小心翼翼的把她手放好说:“别乱动,你的右手骨折了要休息很长一段时间。”叶霜转过头来看到的是一张苍白的脸显得很憔悴,还有那一双深邃的眼眸,她楞了有点不敢相信的问到:“陆安,是你吗?”他说:“是我,小乖。”听到小乖这个称呼,叶霜差点掉下眼泪,有多久没人这么叫她了,她没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下见到陆安,叶霜想问他怎么一直没给她打电话,想问他这么多年过得好吗,想问他是怎么救的她,但还是要先给奶奶打电话。陆安知道她要打电话,把她的手机拿了过来说:“我已经和奶奶说了你没事,你再给奶奶打个电话报个平安吧。”叶霜说了声:“谢谢。”她拨了奶奶的电话却是关机,她看了看时间发现已经过去两天了,她转过头看了看陆安突然有种很不好预感,叶霜说:“电话关机了,我有点担心。”陆安说:“你别担心,奶奶昨天打你电话我接的,我和她说了你在医院已经没事了,可能是手机没电了吧。”叶霜看着陆安的眼睛说:“我现在就要回去看看。”陆安迟疑了一下便说:“好,等我一会儿,我去办出院手续。”很快就有医生就进去给叶霜检查,然后给她的手打上石膏,陆安拎着一大袋的药进去问医生叶霜怎么样,医生说:“她有中度的脑震荡,右手臂骨折,身上多处淤青和擦伤,出院的话回去好好休息,不要情绪激动,刚开始手臂别去动它,要按时吃药。”陆安叫了一个护士帮叶霜穿衣服,光是穿衣服就穿了半个多小时,还要承受痛苦,她的右手打着石膏所以右手的袖子都要剪掉,外套穿一个袖子,另外一边搭在肩上,遮住右手臂,整个人看起来有些滑稽,她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她穿好衣服出来后就准备走,陆安拉住她说等等,他把叶霜按在床上坐着,然后蹲下来帮她穿上袜子鞋子。然后站起来说这下可以走了,他们走出病房,叶霜看到的是走廊上到处都是病人,来来往往全都是人,还有那些病人痛苦的呻吟声,还有那些失去亲人而痛哭的人,一群护士推着一个又一个病床从他们身旁走过,然后推着那些人进入了太平间,其中有个女人叶霜认得,几天前还一脸幸福骄傲的和她讲她的女儿,叶霜心里很难受,这场灾难对那些受害者有多不公平,又该由谁来买单,就因为两个人的争执,害了多少人,又害多少人失去了亲人和家庭,叶霜头更晕了,有些想吐,身体止不住的颤抖,陆安握住叶霜的手带她走出医院,他的车就停在医院楼下,他给叶霜系上安全带,叶霜说:“以前看新闻里那些报道新闻只是觉得感慨惋惜,可当自己亲身经历过那种绝望,看着那些一起同行的人一个一个被推去太平间,那种感觉就像有一千根刺哽在喉咙里”。陆安说:“面对天灾人祸,我们都无能为力。”

  世事无常,我们总在与天灾人祸不期而遇,在灾难面前束手无策,无奈命运。

  叶霜问他:“你怎么会在这里。”陆安说:“快过年了想回去看看爷爷奶奶,遇上这场车祸然后去帮忙就看到了你,幸好你没事。”叶霜问他:“你这些年,过得好吗?”陆安说:“挺好的,你呢?”叶霜说:“我也挺好的。”叶霜又问他:“你怎么不给我们打电话,陆平他很想你。”陆安说:“那你呢?”叶霜没听清说:“啊?”陆安说:“没什么以后我再慢慢和你说吧。”叶霜说:“好吧,对了医药费多少钱啊?”陆安说:“没多少钱,我们之间不用算得这样清楚的。”叶霜还想说什么想想还是算了以后再找机会还吧,五个小时后他们到了,可家里门锁上的,叶霜感觉越来越不好了,陆安说你别着急先去我们家,问问我奶奶,叶霜说好,到陆安家他爷爷奶奶看到叶霜和陆安一起回来有些吃惊,叶霜太着急了并没有注意到他们的表情,叶霜问知不知道她奶奶去哪里了?陆奶奶说她不是坐车去医院看你了吗?你们没看到她吗?陆安问什么时候去的,陆奶奶说昨天一大早就坐车去了啊,叶霜打电话还是关机,这下她慌了,陆安说:“你别着急,你先打电话报人口失踪,我打电话问大巴车司机,”司机查了监控说奶奶到了车站就下车了然后他也不知道了,陆安让叶霜留在这里等消息他去找,叶霜也要跟着一起去,陆安知道留她在这里干着急她更难受也拗不过她,也就带着她一起去了,他们先去了派出所提供了信息,然后陆安拿着奶奶的照片在车站附近问有没有人见过,叶霜也想要去问了陆安不让她下车去,一路上虽然她都在但陆安却从不让她动,基本上就一直坐在车里,所有的事都是陆安在做。他们在车站还有车站附近的很多地方找但还是找不到,手机也还是关机,已经一天多了,叶霜在心里祈祷奶奶千万不要出事,这时派出所来电话了,说是找到了奶奶了在医院,等他们赶到医院,在叶霜看到奶奶冰冷的身体的时候,她大脑一片空白,她慢慢走过去看着奶奶苍老的脸上还有伤痕,他不明白奶奶那么好到底是谁会这样去伤害一个老人,到底是为了什么。叶霜转过头眼眶通红,眼睛里布满了血丝整个人看起来像是瞬间没了生机,她看向那个警察声音沙哑的问到:“是谁?”那个警察说:“我们排查监控发现你奶奶在问路然后那人却打上了你奶奶手机的主意,然后起了冲突,最后你奶奶是死于心肌梗塞。”叶霜说:“找到他了吗?”警察说:“还没有。”叶霜说:“我要看监控。”那个警察答应了,然后就带着他们去派出所看监控了。叶霜看到奶奶一个人背着个大布包颤颤巍巍的下车,走在路上然后到处去问路,那身影叶霜看着有说不尽的悲凉,在奶奶问到一个20岁左右的男人的时候,那个男人显然是不怀好意的,可奶奶却浑然不觉还傻傻的以为他在带路,那人带着奶奶到一个小巷子里然后就开始抢她的手机和包,奶奶死死的抱住手机和包大声呼救,那人急了一脚踹在了奶奶身上摔倒在地,却还是死死的抱住包,看到这里叶霜眼眶通红全身颤抖左手的指甲陷在手心里都出血了,可她丝毫没有察觉疼痛,然后眼前一黑,陆安把手覆在她眼前,不让她再看了,可她脑海里全是奶奶那无助绝望的样子,眼泪就这样贴着陆安的手心掉下来,陆安在她耳边说:“我保证那人会得惩罚的,我们先回家吧。”叶霜轻声呢喃道:“回家,我再也回不了家了。”

  陆安避开叶霜的右手用一只手紧紧的搂住她,叶霜眼泪不停的往下掉,这一刻她只觉得人性真可怕,整个世界都是灰色的。叶霜身体本就还没好,这一刻再也撑不住晕倒了,陆安把她送去医院后通知了叶霜的爸爸,陆安又打了一个电话,就第二天早上叶霜的爸爸就过来了,叶霜还没醒,医生说她只是太累了没什么大碍,陆安和叶霜爸爸说了事情的经过后便离开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