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我们心底都有一棵树,结满各种果

我们心底都有一棵树,结满各种果

小一十八

  • 现代言情

    类型
  • 2018-08-17上架
  • 40753

    连载中(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心底的光

  叶霜有一个臭毛病就是不爱带伞,淋雨回家成功感冒了,吃了药她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的想着一些乱七八糟的事,突然很想哭,然后就真的哭了,她想起了爷爷奶奶,想起自己小时候的事。

  她是在上海出生的重庆姑娘,父母在上海工作然后意外有了她,当时的条件不好,但还是生了下来,两人工作都忙,好在邻居阿姨特别喜欢她,经常帮忙带带,到叶霜三岁的时候便想着把她送去学校,可老师说这孩子太小了,而且看起来都不到三岁没收,又想着送回老家乡下读书,有爷爷奶奶带着上学,就这样她被送回乡下了。

  不知道为什么她从小的适应能力就特别强,刚到这个陌生环境她也不哭不闹,大概是和她这三年的生活环境有关吧,好在爷爷奶奶都特别喜欢她,待她很好,奶奶说她很乖所以小乖小乖的叫她,她对这里的一切都感觉很陌生,到乡下的第二天就有三个小孩子到家里来,两个小男孩还有一个小女孩,小女孩眼睛大大的看着可爱极了,脸上还粘着一粒米饭估计是刚吃完早饭,奶奶说他们都是来跟小乖玩的,让她去跟他们一起玩,那个小女孩就过来拉着她的手说,走我们带你去捉蛐蛐儿去可好玩了,小孩子的世界总是那么简单,很快小乖就和他们玩到一起了,那个小女孩叫秀秀跟她差不多大,但性子却皮很是活泼,就连这两个小男孩都皮不过她,两个小男孩是亲兄弟,叫陆平和陆安应该是希望他们能一生平平安安的吧虽是双胞胎但是却长得不是很像,大概是一个像妈妈,一个像爸爸吧。他们都跟着奶奶叫他小乖,几个小孩家都住的很近,年纪也相差不是很大,每天一起去上学,放学一起回家,捉蛐蛐儿,去田里摸螺丝,一起欺负陆安,因为陆安总是很乖的跟在他们身后当小尾巴,陆平就比较调皮,记得有一次他想看看隔壁李瑞家里的鸭子会不会飞,就偷偷抱着鸭子从很高的地方丢下去,结果被他爷爷看见了,鸭子没摔着,他那顿打可挨得不轻,叶霜想若不是被他爷爷看见陆平估计又要说是陆安干的,他老是干这样的事儿,因为陆安很听话,学习也很好,家里疼他一些,可能因为比陆平先出来几秒钟是哥哥总让着他所以陆安也不否认,每次他干坏事都说是陆安干的,有时候她都想替陆安抽他,当然她打不过他,他还经常捉弄小乖,把苍耳子放在小乖的头发上,把她的书藏起来害她着急之类的,但是他每次捉弄小乖,秀秀就会帮小乖去整他,陆平这个大魔王谁都不怕就怕秀秀,陆安也会说他,想来也是一物降一物了。

  起初小乖偶尔还会想起爸爸妈妈,可日子一久又一点联系也没有,便偶尔都不会想了,她觉得这样很好,爷爷奶奶很疼她,虽然奶奶有时候会很凶的罚小乖不许吃饭,不过那也是因为小乖大冬天的给邻居孙婆婆家的小猫洗澡不太懂结果淹死了,后来她每次看到孙婆婆好像都不是很高兴,后来秀秀家的大黄狗生了三只小狗,她要了一只送去给孙婆婆,好陪陪她,奶奶说孙婆婆其实很可怜的,她老伴走的早,只有一个女儿,结婚了有了自己的家庭好几年都不回来看她。那时的小乖还不懂,只是觉得孙婆婆总是一个吃饭一个人睡觉,都没人陪她捉蛐蛐陪她玩肯定很无聊。所以小乖就是经常带着秀秀去孙婆婆家玩,虽然经常给她家弄的鸡飞狗跳的,但孙婆婆却并不觉得烦,还经常做南瓜饼给叶霜他们吃,孙婆婆做的南瓜饼最好吃了,是小乖吃过最好吃的饼了,有时候她们挨罚孙婆婆还经常帮她们几个说好话呢,有一次大人们在种花生,种完回家了,秀秀说想吃花生了,陆平就带着叶霜她们把大人们刚放进地里的花生挖出来吃了,第二天被发现了,这几个可没少挨打,当然最倒霉的还是陆平,小乖是最轻的因为孙婆婆和爷爷还有小黄狗都来帮她的忙,她又叫的大声哭的惨烈,奶奶也不太忍心就挨了两下就完了,爷爷拉了拉小乖的小辫子说:“你以后再调皮惹奶奶生气,我就躲起来当做看不见,再也不帮你了”,小乖吐了吐舌头跑了,之后还是照样祸祸。

  就这样她们打打闹闹到小乖读小学三年级的时候,爷爷突然病重,爷爷的身体其实一直都不太好,一直在撑着,得的是肺结核,估计是快撑不住了吧,看着爷爷的脸色越来越苍白,越来越瘦,都下不来床,总是在床上躺着睡觉,奶奶也没有往日那么高兴,但只有六岁的小乖却不知道爷爷快离开她了,她只是觉得爷爷生病难受,就像她感冒发烧流鼻涕,吃点药打两针过两天就好了,只是爷爷是大人所以吃的药要多一些吃的久一些而已,所以她还是每天开开心心的出去玩,整日和秀秀他们下河摸鱼,去草地捉蛐蛐儿。

  然后有一天她正在草地里和陆平抢那个最大最好看的蛐蛐儿的时候孙婆婆来了,她说:“小乖你爸爸回来了,你快回去看看你爸爸还有你爷爷”,小乖嘴上答应着,可心里还是惦记着蛐蛐儿,再说爷爷每天都在家,每天都能看到,爸爸回来了一时半会儿也跑不了不是,可这蛐蛐儿被陆平抢走了可就真的没有了,所以她还是先抢了蛐蛐儿,宝贝似的放进爷爷用草给她编的笼子里,那笼子是爷爷专门做的给她装蛐蛐的,陆平可羡慕她了呢。抢到蛐蛐儿小乖才心满意足的拿着蛐蛐儿往家走,准备拿给爷爷看看,回去以后他发现家里怎么多了许多的人,他看见奶奶坐在门口的小凳子上搽眼睛,本就混浊的眼睛被揉的红红的,看着怪吓人的她跑过去问奶奶:“奶奶你眼睛里进虫子了吗?怎么红红的?”她把手上的蛐蛐儿拿起来炫耀似的给奶奶看,说:“大吧,怎么样你和爷爷肯定没有见过这么大的蛐蛐儿,爷爷还在睡觉吗?我去拿给他看,顺便再让爷爷给我做个蛐蛐笼子,陆平也想要,老是想抢我的,我可不想把这个给他”,奶奶说:“爷爷睡了,他睡着了再也不起来了,他再也看不见小乖捉的蛐蛐儿了,爷爷也不能给小乖做笼子了”,小乖想问为什么,可看见奶奶在流眼泪可能是虫子进眼睛不舒服就不再问了,想着等爷爷起来了直接去找就是了。这时候小乖的爸爸出来了,她看着她的这个爸爸,感觉很奇怪,却又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他知道眼前这个人是她爸爸,可之前三年在一起时,本就不太亲近又太小,现在这么看着觉得全是陌生,还没有孙婆婆来的亲近,他这样想着,然后他爸爸走过来拉着她进屋里去说:“去看看你爷爷吧”,小乖回过头望了望奶奶,奶奶点了点头,也跟着进去了,然后我看见爷爷躺在哪里,孙婆婆李阿姨陆叔叔他们都在里面,还挺纳闷怎么都来了,她手里还拿着蛐蛐笼子,小乖摇了摇爷爷的手说:“爷爷你快起来看……”话还没说完,爸爸就说:“爷爷已经走了,他不会再起来了”,她还是不太懂,孙婆婆说:“你爷爷和我的那只小猫去了同一个地方了”,这下她懂了,看了看爷爷,一下子哭了出来,他意识到以后再也见不到爷爷了,爷爷再也不会给她编蛐蛐笼子了,奶奶罚他的时候再也没有人来帮他了,对她来说爷爷是这个世界上对她最好的人,小乖心里不知是什么感觉,就是想哭,眼泪止不住的往外流,鼻涕也往外直流,叫着要爷爷回来,手里的蛐蛐也不要了,她说:“我以后再也不抓蛐蛐了,每天都乖乖听话,你回来好不好,小乖再也不惹奶奶生气了”,孙婆婆拉着着她出去了,奶奶和他们在里面给爷爷换衣服,然后把爷爷装进一个黑色的长长的箱子里。后来再把这个装着爷爷的长箱子埋进土里,叫做下葬,下葬那天我从未见奶奶哭成这样,她趴在黑箱子上眼泪直流,我见了忍不住又要流眼泪,孙婆婆拉着奶奶说着什么,一波三折总算是忙完了,可心里总觉得空落落的,少了什么。

  第二天爸爸也走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