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凤凰飞呀飞

2冷若弘焰

凤凰飞呀飞 小猫斯基 3549 2018-08-17 09:51:20

  故事发生在赤焰国刚平定的初期,冷弘焰还是太子的时候,那时赤焰国外,依然连年征战,不少逃难的人涌入华生林,但是总体还是趋于慢慢改善的状态。

  一出生就在帝王家的冷弘焰一直想看看民间是什么样的,想到将来是一国之君心里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兴奋,但是他却可以掌握他们的一切,他想百姓安康,国泰民安,这责任之重,恐怕只有他自己知道吧?

  一天,他决定微服私访,便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他的母后,皇后说:“我们太子有这心是好的,只要别去华生林就行,听说那里有不少逃难的人,还闹鬼,我安排你去李士那里去在民间好好玩玩。”

  “儿臣到民间去就是为了体察民间疾苦的,不是为了享乐的,我会自己保护自己的安全,请母后不要担心。”

  “冷弘焰,你是不是感觉我管不了你了?”

  “如果儿子没感觉错,好像是这样。”

  “好啊,既然你这么说,那就不用和我禀报了。

  “儿臣告退。”

  出宫门后,小毛子说:“殿下,咱们还是按照皇后娘娘给的路线走吧。”

  “我说你是不是母后派来监视我的啊?到底谁是你主子啊?”真是令他恼怒,明明是他身边的人,却好像“奸细”似的。

  “奴才罪该万死,这也是皇后娘娘的主意,咱们做奴才的也没办法。”

  “不行,我偏不按她的意思来。”说着便随意走着,打听着华生林的方向。

  “终于到华生林了,一路上就遇上了不少逃难的人,再不管管他们,就快到国都了,这我可没心情吃喝玩乐了。”冷弘焰说。

  这华生林本应阴森森的,因为这些逃避战乱的人涌入,竟变得有点热闹了,唯有一个女子有些不同,不像那些人面露悲伤,淡然,甚至令人感觉有些冷漠,但她衣服破烂,看起来的确是逃难的人啊,冷弘焰主动询问:“请问姑娘你是一个人在这华生林吗?”

  “不是,这里有很多人,不过,我都不认识。”

  “那你这几天都在这华生林?不害怕吗?”

  “这几天吃些野果,晚上就找没人的地方睡觉,有时候,没人要比有人安全得多。”

  “姑娘若信得过我,就跟我走吧,这里太危险,我可以找一个安全的地方,至少可以吃饱穿暖。”

  小毛子也在一旁说:“对啊,姑娘你就跟我们少爷走吧,我敢保证我们少爷绝对不是坏人。”

  “快黑天了,跟我走吧。”冷弘焰说,其实才过中午,但是华生林内阴气森森的,好似已经快黑天了。

  “公子可是说笑了,你我素未谋面,连姓甚名谁都不知道,你叫我跟你走会不会过于儿戏了?”这姑娘冷笑一声。

  冷弘焰抿嘴不语,不过看他那意思是决心要带她走的,眼神有些霸道,这时小毛子说:“姑娘要是不知道姓名,我们现在就可以说,我叫小毛子,至于我们家少爷,”他顿了一下,看了眼冷弘焰,冷弘焰点了下头,他便骄傲道“姓冷。”

  尊贵如冷姓,她又怎么会不知道这是赤焰国的国姓呢?王公贵族中只有极少数的皇室中人才姓冷,这其中,包括皇上。

  “你到底是什么人?”她一下对他们有了好奇心。

  “姑娘,我们已经告诉了我们的名字,这回该你告诉我们了吧?”小毛子说。

  “我叫柳玉。”

  “好,柳姑娘,天快黑了,这下可以随我们出华生林了吧?”小毛子又说。

  柳玉点头应允,不得不说,这个小毛子有时候还真是挺会说话的。

  他们一行人到了一家客栈,看到黄道雅的爹穿好了道袍正要出去,冷弘焰便冷哼了一声,这一微小的举动却被黄道雅看在了眼里,“喂,你做出那种不屑的样子给谁看?我爹可是大名鼎鼎的黄天师,你知道这次是谁找他吗?告诉你吧,是李士李大人,怕了吧?”

  “哦,是他啊?”冷弘焰不在乎地说,似乎没把李士看在眼里。

  “你别故作镇定了,姑娘,管好你的相公,这么无理!”黄道雅看他的样子更生气了。

  “这位姑娘,我看你是误会了,这位公子只是在路上帮助了我,我和他们二人并不熟。”柳玉一看这位自称姓冷的公子听到李士都面不改色的样子,已经相信他们应该是皇室。

  “行了,道雅,你不要说了,”黄道士看不下去了,“这位公子,小女多有得罪,误会了你们,实在是不好意思。”

  “只要你们不要故弄玄虚就好,这些官花的都是百姓的银子。”

  “这位公子,我已经说的很客气了,我好歹也是你的长辈,你先是对我出言不逊,然后又当着我的面说我的女儿,现在又侮辱道学,你,你……”黄道士被气得说不出话来。

  “你说你不是故弄玄虚?那你带我去李士家,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有什么本事。”

  “李大人家岂是你说去就能去的?”

  “怎么不敢吗?”

  “好,带你去,但是到那里可不要胡言乱语,否则,我可救不了你。”

  到了李大人家,冷弘焰刚一去,就说:“李士,你该当何罪?”

  李士自然是认得冷弘焰的,连忙下跪:“殿下,臣不知何罪之有啊。”

  “身为国都地区官员,迷信这些有的没的,这还是没罪?”

  “殿下,微臣家里真的是闹鬼啊,臣真是白天吃不饱,晚上睡不好啊,实在是没办法了才病急乱投医的。”

  “那你就相信这个神棍?”

  黄道士听到这些话才知道这个年轻人果然身份不简单,虽然他出言不逊,但却无可奈何,“殿下,可否让我一试?”

  “那你试试吧。”

  黄道士来到传说有鬼的那间房,听说已经有一个丫鬟因为在这间房撞鬼而神志不清了,就算没有李士的邀请,他早晚也要来看看,今日一看,果然开着窗子也显得阴森森的,总感觉有什么脏东西在暗处,他拿出符纸,放在桃木剑上,喝了口酒吐在上面以防符纸滑落,在空中耍了半天,一点动静也没有,“果然不对劲,符纸没着火就说明有阴气。”冷不防后面伸出一只手搭在他的肩膀上,他面不改色,慢慢地、悄悄地拿出刚才的酒葫芦,葫芦口对准后面,只听后面传来惨叫,原来这是他多年把玩的捉鬼葫芦,让道士养过的东西年头越长,越有灵气,那鬼就这么被吸了进去。

  鬼一消失,这房间果然明亮不少,这事实也令冷弘焰信服了,他想着在宫外才能经历这么多让人匪夷所思的事。

  冷弘焰在回宫之前想去看看马王爷,马王爷名叫马寒枫,是当今皇后最宠爱的侄子,所以,当冷弘焰还是太子的时候,他就已经是王爷了,身旁有一侍女,以神算名满天下,似仆似妾,名叫叶海蓝,她的身世,怎么和马王爷相遇的,均不得而知。

  “今天这么有兴致来看我啊?”马王爷看冷弘焰进门来。

  “嗯,我出宫溜达了一圈。”

  “这位是?”马王爷看到了冷弘焰身后的柳玉。

  “哦,她是我在路上救的一个姑娘,救她时她已经在华生林呆了几天了,无处可去,我正打算带她回宫呢。”

  “哦?”马王爷若有所思的问。

  “我知道母后有可能反对,所以,我想请海蓝帮我算一下,带她回宫如何。”

  在马王爷点头应允后,叶海蓝说:“姑娘,你真的想进宫吗?”

  柳玉点点头说:“嗯,我想跟随太子,哪怕做一个宫女也好,至少我有个归处,不然我就什么都没有了。”

  “海蓝已经算出来了。”叶海蓝看向王爷。

  “你说。”

  “这位姑娘遇冷则死。”

  冷弘焰惊讶道:“你说什么?”

  “这位姑娘将来会死在一个姓冷的人的手中,也许是殿下您,也许是别人。”叶海蓝解释道。

  见他们已走远,马王爷有些深情地问:“海蓝,若你遇到我会死,你还会跟着我吗?”

  “王爷,海蓝的心永远在王爷这。”

  出了王爷府,小毛子说:“那殿下,宫里姓冷的人那么多,为了柳姑娘,咱们还带她进宫吗?”

  “不要丢下我,我已经什么都没有了,你们带我进宫吧。”

  冷弘焰见柳玉苦苦哀求,一时不忍还是带她进宫了,为了保护她,特意把她安置在了自己的宫里做丫鬟,但是这件事还是瞒不过皇后,皇后亲自到他的宫里问:“太子,你从宫外带回个来历不明的女人是什么意思?”

  “儿臣看她一个姑娘为躲避战乱自己在华生林中可怜,所以想给她找个去处。”

  “她的去处就是你的寝宫?你怎么不叫她来服侍我呢?”

  “儿臣只是感觉儿臣有权利命令谁来服侍我。”冷弘焰顶撞皇后,其实他只是在与皇后置气,可没想到这举动却让柳玉误以为太子是喜欢她。

  “太子,你是不是真以为自己的皇位已经到手了?敢这么对母后说话?”

  “儿臣只是说事实,如果母后没有别的事的话,那么儿臣不送了。”

  “好,好啊,太子,你仗着我和你父王对你的宠爱,你就可以肆意妄为?母后会让你知道将来身为君主到底是什么样的。”皇后气得不轻。

  回到宫中,叫身边的宫女:“你去把冷莫忧找来,太子真是气死我了。”

  冷莫忧是皇上的侄子,也是其打江山时最得力的帮手,往往他不是负责真正在战场上鲁莽杀敌的,而是掌管调查暗杀敌方将领的隐秘军队的首领,所以皇帝一登王位就让他做了王爷,是与马寒枫齐名的王爷之一。

  他背着细长的刀,走了进来,单膝下跪:“皇后。”也只有他被皇上特许可以带刀入宫了。

  “起来吧。”皇后说,“我要你给我杀一个人,要做得干干净净的。”

  “什么人?”

  “冷弘焰寝宫里新来的一个宫女。”

  冷莫忧随后杀了柳玉,他不能违抗皇后的命令,但是,一个自己不认识的人,杀了便杀了。

  等冷弘焰回寝宫一看,柳玉已经快死了,冷弘焰大怒:“一定是母后派人干的!”起身要找皇后,却被柳玉拉住:“殿下,我命注定如此,只是我好遗憾,才知道你喜欢我,我就要死了,还没来得及听你说什么。”说完便一命呜呼了。

  冷弘焰若有所思地说:“其实我根本不喜欢你,我只是和母后赌气才把你留在这里。”

  冷若弘焰,绝不会因为别人快死了就可怜人家,此时他只感觉他对她的死有些愧疚罢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