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凑合过吧

登堂入室

凑合过吧 新编母语语法 3357 2018-09-12 19:50:16

  稀松的阳光撒在院落,顾绮雯随意歪斜的懒在摇椅上,轻合着眼,柔和的光描摹着她的容貌,自是一派恣意风流。

  掀起眼皮瞧了一眼,远处惴惴不安的小厮。知道是顾青和又卖了蠢。小孩儿又不敢随意打扰她休息不知道要不要来传话。

  呼了口气,顾绮雯软着身子翻了个身,不理。

  顾绮雯这人,说好听了是一副慵懒恣意的风流之姿。说白了就是懒散颓废的不行。她身上几乎就见不到少女的娇俏、青年的朝气。能躺着就不坐着,能靠着就不站着,尤其是顾老爷子走后,无人约束,绮文书院有了进账,吃喝不愁。每日除了顾青和给她找麻烦,她日子过得越发的肆意。就像骨头都养软了一般。

  其实她喜欢瞧些青年顺眼的公子,大抵也是喜欢他们身上那种自己没有的朝气和精气神。就瞧着也能感染了情绪让她欢喜不少。

  不过顾青和这种整日精力旺盛,除了惹事生非就是上房揭瓦的倒霉孩子要另论。

  顾绮雯其实倒也不是一直如此,儿时父母早丧,祖父到底代替不了父母,也不够精细。顾绮雯懂事儿的早,照顾弟弟,侍奉祖父,她的幼年过的沉稳老成。十几岁,顾老爷子身体越发不好,也开始想要给顾绮雯寻个能托付的人,她却像时刻准备战斗的斗鸡,倔强固执咄咄逼人的拒绝了所有提亲的人,整日就守着祖父,和拎着棍子教训顽皮的幼弟。

  再后来,绮文书院危机。就连一直在书院帮忙的老先生都有几位劝顾绮雯放手吧,书院就如此散了也不落虚名。可顾绮雯偏偏就没按照他们说的任何一种方法做。

  她一个少年青涩的姑娘,四处游说,踏了多少门槛儿,央着祖父的故人学生,求他们念着旧情帮帮书院;四处拜访在官场受挫的文人名仕,许着育人子弟名扬四方的承诺和丰厚的报酬。甚至宴请名商巨贾,诱导推行两考制入学。到之后不顾众议把武学列为必考课。

  绮文书院走上正轨,平稳下来了。那几年也像耗尽了顾绮雯所有的活力精神。她越发的惫懒颓丧,整日也不见正事,就喜欢四处瞧瞧热闹。

  古人云:饱暖思**。

  挺过危机之后的顾绮雯就好似完全放飞自我了,不在乎旁人议论她大龄不婚,不在乎旁人非议她好色不堪。她好像什么都不在乎了。

  顾青和曾经问过她为什么,他记得那时他长姐笑得像朵勾人的花,眼睛里三分不屑七分肆意,她说“我这,才活得像个正儿八经的中都人啊。”

  顾青和其实不是特别明白自己的长姐,不过他一小由长姐带大,除了不是吃的她的奶,顾绮雯是又当爹又当娘。顾老爷子沉迷学术,顾绮雯顾青和没一个与他志趣相投,就是教育方面都是顾绮雯拎着棍子把顾青和拉扯大的。

  顾青和猜得到他长姐的一些情绪,他的长姐啊,对皇帝很是不满。这点早在当初去游说那些不得志却还奢望在官场建树的大夫时,顾青和就知道了,他长姐,从皇帝到官场再到整个中都,讽刺的体无完肤。生生给几个老先生灌输了什么政绩建树远不如给老婆孩子多挣些家用靠谱的想法。

  顾青和还是太小,他姐那哪儿是不满皇帝一人,她是对整个中都都不满的很。

  …………

  “小姐!”顾青和身边的小厮还在那边扭捏犹豫,就有人赶在他前边儿去禀报了。他只得怨念的跟在那丫鬟身后,也上前去。

  “小姐!孟霁桐孟公子来了,在前厅呢。”

  顾绮雯无奈起身,看着眼前扰她清净的两人,成功接受到小厮幽怨的眼神,开口“青和又怎么了?”

  “少爷忙活了好久四处搜罗了好几车的各类兽肉,处理好从去驿馆了。”

  顾绮雯皱眉“他又想干嘛?”

  “小姐,先别管少爷了,他没事儿的。还是先去前厅吧……”丫鬟一脸严肃的插嘴,见顾绮雯带着询问的瞧她,回答道。

  “孟公子说,他来提亲的。”

  顾绮雯:!!!?

  ————————

  顾青和其实一点都不傻,他不过是不知上辈子和他长姐有什么债,从出生就打通了给顾绮雯找麻烦的任督二脉。所以在顾绮雯心里形象颇为不佳。

  正经要做什么,顾青和还是有些让人看得上的看不上的手段的。

  真的是想拜陆衡为师,不足一月,他已经磨进了陆衡这支精兵驻扎的内堂。

  “将军就真打算一直住在这儿啊?”顾青和皮的像只猴子,在椅子上坐着,也能拗出个特别的姿势。

  “那你看不住这儿,他能住哪儿?”邱东看戏还不忘搭腔点火。“要不去你家住?”

  “哎!”顾青和一拍桌子,也不看陆衡的脸色,就一副喜大普奔的兴奋样子。

  “真的可以来我家啊!衡哥,你看在这儿住又挤又烦,还有一堆人在盯着打探着多不方便啊。”

  刚刚还将军,现在就衡哥了。顾青和这种蹬鼻子上脸还自来熟的人,真的是十分优秀。

  “我家就我和我姐两个人,也没有长辈,不仅宽敞,还方便。”顾青和小弟弟一本正经的推销自己家的时候,邱东在一旁眉毛都要笑掉了,这孩子是真上道,方不方便再多个姐夫啊。

  “而且我家是收钱开书院的,没什么人盯着,你住过来也更自在啊”

  “这也方便你教我点什么,呵呵”少年突然笑得腼腆。

  “你真打算跟我学武?”反应一直淡淡的陆衡突然开口,视线像化为实质摄人魂魄。

  “不是,”顾青和一下弹起来“衡哥你不是想后悔收我为徒吧,那拜师礼虽然不值什么钱,也是我辛辛苦苦费劲巴力弄来的你们都也收了,可不能反悔啊!”

  邱东和陆衡想起那好几车兽肉,一时无语。

  陆衡没理他咋呼,表情一如既往的深沉“我不日就会回铭国那你要跟我走?听说你长姐从小把你拉扯大,她同意吗?”眼皮半合,只一瞬,他又把眼底的思绪掩住。

  邱东心底警戒突然亮了,总觉得事情要走向奇怪的地方。陆衡,有鬼。

  “我姐……”顾青和倒没多想“我姐其实可好劝了,她一向不会拦我这些事情的。”笑得像个傻子的少年好像完全忘了前不久被他姐绑在柱子上教育的事儿。

  陆衡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起身就走了。

  “嗳,衡哥我姐其实落落大方,温柔贤惠,通情达理的。而且长得还好看。你可千万别听别人胡说我姐的坏话啊!他们那都是嫉妒,我姐又聪明又厉害……”

  顾青和追在陆衡身后又是一通天花乱坠的吹嘘。

  邱东突然怀疑这傻小子是不是也有鬼了,难道和自己打了一个注意?

  ————————

  顾绮雯不顾形象的捂了下脸,着实无奈的开口。“孟公子,我已说了多遍了,我已二十有四,着实配不上公子。”

  已经逼到顾绮雯承认自己二十四了,孟霁桐这接连数日的不停拜访着实是见效。

  “顾小姐,也说自己年纪到了,为何还不成婚啊?可是看不上霁桐啊?小姐放心,霁桐已是成平会榜首,不久便会入仕为官,不会亏待了姑娘的。”

  “孟公子已然是成平都会榜首,前途自是无可限量,要娶什么样的姑娘不行,怎就非想不开要我这比你大了有半轮老姑娘啊。”顾绮雯要疯了,这孟霁桐瞧着温文尔雅谦谦公子,其实却死倔的很,怎么都说不动,这都快半个月了她嘴皮子都说破皮了也不见他同意。

  “姑娘说笑了,姑娘哪里老了,姑娘春华正茂,小生实在是心悦姑娘已久才会上门提亲的。”

  “孟公子,且不论你家长辈是否愿意。就说我,我从小带大小弟青和与母亲无异,你与小弟年纪相仿,我待你就如弟弟一样,甚至带着母亲的情绪,你让我如何答应你。”

  “姑娘,怎就不愿试一试?霁桐真心待你,为何不能把我看做谈婚嫁的对象?女大当婚,姑娘嫌霁桐年少,不愿嫁与霁桐,难道想孤独终老?或是什么人娶继室时再出嫁吗?”

  顾绮雯生气了,就算她岁数大了也没人规定除了他孟霁桐就找不到更好的了,好言好语拒绝他不听,哪儿来那么大自信她非得嫁他不可?

  那么多追捧他的小姑娘他不去关照,非要来招惹她顾绮雯。

  “孟公子,呵”顾绮雯想着,突然就气笑了。“你贵为成平会榜首,难不成还差绮文书院助力不成?我家是开着书院,可也不过是为诸位学生夫子提供了个平台而已,算不上什么能耐。我顾绮雯也还没落魄到要靠书院傍身,非得出嫁不可的地步!”面色一凌,这姑娘手架在扶手上,搭着腿,气势横生。

  “你!”孟霁桐也火了,“我怎么会是为了绮文书院,我是……我是真的”

  不待他说完,“那便最好,这亲事也休要再提了!”顾绮雯忙打断他的自白。起身送客。

  “孟公子,请回吧。”

  孟霁桐还欲开口,这时丫鬟进来禀告道,“小姐,少爷带着陆衡将军来了,还拿着不少东西。”

  “孟公子,我还有要客要接待,恕不远送了。”

  把人丢在原地,就跟着丫鬟急急忙忙的撤了。好不容易躲开了孟霁桐的后话,顾绮雯颇累的舒了口气。

  ……

  “不对呀,顾青和不是想拜师么,怎么也应该是我拿着礼物去拜访陆将军。怎么他还拿着不少东西来家里了呢?”半路上刚缓过劲儿来的顾绮雯怀疑到。

  丫鬟还是上次那个传达叫人震惊消息的丫鬟,这次她的表情和上次也差不多……

  “小姐……少爷说……”

  顾绮雯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少爷说,以后陆将军要在家里住了……带的东西是行李。”

  顾绮雯:……???!

  ——————

  陆衡下了车,捋着胡子瞧着顾府大门露了个算得上奇异的笑容。

  不过他胡子茂盛,顾青和又忙着跟他姐报信,没人注意到。

  

新编母语语法

我的更新速度好感人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