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总裁只爱不宠

总裁只爱不宠

锦茗先生

  • 现代言情

    类型
  • 2018-08-19上架
  • 2028

    连载中(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曾经的曾经

总裁只爱不宠 锦茗先生 2028 2018-08-18 23:58:00

  京瓷回国那一天,天气很好,不同于前几天的坏天气,万里无云,风和日丽。

  京瓷坐在车里看着四年没见面的北京城。

  开车的到不是司机,百忙中抽身的京大少亲自驱车,不知道整个北京城还有没有第二个人有她的殊荣。

  看着专心致志的开车的京夜宸,京小姐撇了撇嘴。

  大概,都是在担心,没有一个厉害的人来压着自己这个任性妄为的小小姐,害怕自己这个小祖宗再像四年前一样不辞而别。

  “大哥。”

  无聊的托着下巴,兴致缺缺的看着四年不见的,依旧是单身狗的京夜宸。

  “问你一个很有深度的问题好不好?”调皮的去拉京夜宸的手臂。

  “干什么?”

  一巴掌拍下她的手,“开车那,别胡闹。”

  “在美国回来的飞机上,我始终看不到任何与云彩不同的景色。”

  “哪怕我是从美洲回到了亚洲,中间我跨越了这个世界上最大的海洋。”

  一切是清淡无奇,哪怕这次她一直保持着清醒的理智。

  但和她离开的时候服用安眠药睡到下机没有什么不同的感觉。

  都是空白的感觉。

  夏季正是炎热的那几天,大暑节气刚过没几天,处处响着知了的叫声,让人心烦。

  “怎么,小祖宗你还能感受到太平洋的水汽?”看了看今天的太阳,京夜宸默默地把车窗升了起来。

  “升车窗了,小心一点”

  这丫头在美国养了四年,皮肤白的让人看了我见犹怜,有一道红印都感觉是不道德。

  “你刚回来,北京太热了,别被晒伤了。”

  “没有!”隔着车窗看着熟悉又陌生的景色,精致的面容上带着一丝的烦躁。

  “大哥,我一路上都在想一个问题,我四年前的离开是为了什么?现在我回来了,又是为了什么?”

  “我去美国的时候,可以说是想给自己最后一个了断,逼自己放手。”

  “那天我在飞机上,从中国到美国,从亚洲到美洲,感觉连一直不变化的云朵都散发着悲伤。”

  “是吗?”

  京夜宸头都没有回,眼神都没有赏京小姐一个。

  但表示还是要回答京小姐的好深的问题。

  “回来的感觉和你四年前去的时候是两种不同的感觉。”

  “嗯!”京瓷看着一脸深奥的知心大哥哥,想知道他有何高见。

  “一个是悲痛欲绝,一个是平淡无奇,你对他的态度也变成了平淡无奇吗?”

  长时间的沉默后,只剩下京夜宸的一声叹息。

  他的妹妹,向来聪颖过人,但是太过坚持了。

  “你找不到自己心里的答案了吗?小七。”

  京夜宸终于回过头,看着一头卷发的宝贝妹妹。

  四年前,京瓷离开,还是一个被家人宠的公主,现在的京瓷已经变了太多,真不知道该不该去谢谢陆铭暄了。

  他们给她了太多的书本理论知识,而陆铭暄给她了数不清的实践,刻骨铭心。

  “但是小七,你要明白一件事,人都是鸟,都是会想着归巢的。”

  “你为了陆铭暄离开四年,但是你还是要回来的,你逃避不了这个问题,你也不能去做懦夫,你是我们京家的小小姐。”

  “大哥是想告诉我什么?”

  京瓷平淡的眼里,没有丝毫的情绪,和刚才的捣蛋形象判若两人。

  如果是让在谈判桌和京夜宸谈判的对手看见了,一定会感叹和夜大少的相同处,不愧是兄妹俩。

  “没有打算告诉你什么。”

  随意的回过头,目不斜视的看着车前的柏油路,在红灯前停下了车。

  “只是给你重复一下,你的家在这,你的归处在这里,你不可能在你想明白所有的事情后,才要回来。”

  “对啊,我的家在这里。”

  不容逃避,哪怕自己跑的再远,依旧是要回来这个起点。

  绿灯亮了,京夜宸平稳的启动车子。“你睡一会儿吧,在飞机上都没有睡,一会儿到家了肯定还有事情忙。”

  “我不困,在美国习惯了,让人窒息的快节奏生活。”

  对此,京瓷表示自己要竖起一根漂亮的手指头。

  窗外飞逝的景象,始终是数不尽的车,和处处的人满为患。

  和美洲有着根本的不同,在美洲几乎是永远看不到这样的景象,哪怕在北京市里是那么的正常。

  “他有女朋友了吗?”

  在安静了半个小时的车里,一句话,水深火热。

  “我认为你会很清楚。”看着靠在车窗上出神的的少女。

  哪怕京瓷离开了四年,但在这个地方发生的任何大事,一定是一清二楚。

  “不死心?想让我给你判上死刑?”

  “或许吧,喜欢他了太长的时间,我都快分不清对他是习惯还是爱了。”

  自嘲的一笑,不知道笑自己的不自量力,还是屡战屡败,屡败屡战。

  “坚持是个很好的品质,可惜我用错了地方。”

  爱了陆铭暄十年,在中国六年里,向来完美吧京家小小姐成为了一个笑柄,在美国四年里,像一个懦夫一样逃避。

  “也许吧!”

  京夜宸看着自己家小祖宗和陆铭暄纠缠的数十年,两个人都是遍体鳞伤。

  “他有女朋友了,明年五月份要订婚了。”

  “是那个新声代模特?叫楚冉凝的。”

  京夜宸看着平静的京瓷,无奈的笑了笑。

  “你比我还清楚,我就知道是个模特,你连名字都说出来了!”摇摇头,看着用平静的眼神剜他的人。

  “别问了。”

  问了也无法去改变什么,还不如眼不见为净,心不见不烦。

  京夜宸一直以为四年过去,京瓷会忘了陆铭暄,但她现在连爱和习惯都分不清了。

  什么都没有改变,反而更严重了,病入膏肓无药可救了。

  漂亮的桃花眼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再有不久,我就是真的连问的资格都没有了,现在,应该是把握机会吧。”

  哪怕自己对他的讯息了如指掌,但还是渴望知道他的消息。

  “京瓷,如果时光可以重来,我一定不会和陆铭暄成为朋友。我一定要和他成为敌人。”

  “可惜。”

  “时光永远在前行,不会后退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