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曾经沧海—沧海已枯妾当何从

第二章

曾经沧海—沧海已枯妾当何从 吐口水 2125 2018-08-18 15:07:15

  越是害怕到来的事情,越快到来。平时觉得御花园到母后的宫里要很长一段路呢,特别是快吃饭的时候感觉路更是长,可是这会儿却已经到了。

  “母后!”

  “母后!”

  两人一起简单的行过礼后,就站到一边等着被收拾。

  “婉儿,你过来。”皇后看着自己这个可爱的小公主,摆摆手示意她到自己身边来。

  “母后!”公主可是察言观色的一把好手,看见自己的母后看向自己时候的目光很慈爱,于是很不仗义的把自己的皇兄抛弃了。

  皇后抱住跑向她的公主后,看向太子神色凌厉,国母的派头十足,

  “你皇妹还小,你也由着她胡来?陛下的皇子虽说不多但是想找个替代你的也容易的很,身为太子没有一点太子应有的稳重。整天就知道陪着你皇妹胡来,还骑马!一国储君居然趴在地上给人当马骑,传到其他四国你父皇的脸面还要不要了,我大燕国的脸面还要不要了。”

  “皇后息怒,太子天资聪颖,太学里面的大儒都称赞过的。太子太师更是对殿下赞不绝口,您刚才的话严重了,不过是小孩子之间的玩闹过分了些,底下的奴才们不敢对两位殿下多言。不然以后就让老奴跟着殿下,为了大燕国老奴是不怕得罪两位殿下的。”教养嬷嬷是皇后娘家送来的,自然跟皇后亲近,看见皇后暴怒她赶紧上前说道。

  “还是你懂事,不愧是在宫里专门调教出来的,那你说今天怎么办。”皇后这么问,是想听听这个教养嬷嬷的意见,宫里的事没有人比他们更懂的了。

  “依老奴之见,今天看见那件事的人全部处死,免得以后嚼舌根子。”教养嬷嬷也是个狠角色,这样一件事情居然就想要了这几十个奴才的性命。

  “你这个刁奴怎么这么恶毒,我做的事情怎么要牵连这么多人的性命,他们都是自小跟在我身边的,即便是有什么事情也不会说出去的,更何况不过是这么个小事情,哥哥陪妹妹玩怎么就关系到国家颜面了,怎么就关系到江山社稷的,一个后宫妇人居然敢妄议朝政,我看你是不想活了。”太子仁慈听见这个奴才居然因为这么个小事就向母后谏言,将这么些的人都杀死,一下子暴怒起来。

  “嬷嬷是为你好,她说的法子虽然过激了些但是也有几分道理,你何必为了几个奴才这么生气。”皇后语气虽然平和但是其中的不善谁都能听的出来,刚才几人说话的时候一些不相干的奴才虽然出去了,但是还是有不少侍奉的人,听到太子为了他们的命这么顶撞皇后娘娘,眼睛一下子红了,心中暗讲等一会儿若是能保住性命,一定告诉外面参与这件事的姐妹不论怎样都要忠心于太子殿下。

  “我虽心知她是为我好,但是我却不能同意这样做。本来这件事情是一件再小不过的事情,现在她却要连上这么多人的性命。母后虽然是后宫之主,但是一下子牵扯到几十人的性命,本来无人关注的小事,一下子就会被父皇和朝臣所知,到时候就真正变成朝堂上的大事了。如此说来你这个奴才是何居心!”太子虽然只有五六岁但是从小在宫中长大,见得脏事儿太多,想的自然也就多了些。

  听到太子的分析皇后看向嬷嬷的眼神也变得复杂起来,她在后宫这么多年自然知道这其中的事情。不过当局者迷,眼前这个人是她娘家培养多年的,她下意识的就会相信她说的话。

  “皇后娘娘老奴的忠心您是知道的,老奴只是怕对太子殿下不好一时没想那么多。”嬷嬷对着皇后使劲叩头,她的教养嬷嬷身份,对付一些小位份的主子还可以,但是对上皇后这样的实权人物没有半点作用。

  “下次注意些!”皇后只是不轻不重的敲打了一句,就命今天参与事情的宫女太监禁口,不论是谁传出去的只要听见外面有风声全部处死。

  当时觉得没什么,不过是骑个马而已,后来才知道有些事情不是那么简单的。现在想像如果太子哥哥没有那么早的过世,以他宠爱自己的程度,以他储君的身份肯定不会让我经历那样的事。

  “你们两个去跟着教养嬷嬷学规矩去,这样的事情不能在发生第二次!”处理完其他人皇后对着自己这两个不省心的孩子说。

  要说起来,两个人天资真的是很不错。太子不过五六岁议论起朝政来井井有条,虽然有的观点很稚嫩,毕竟年龄在那里放着呢。公主不过两岁,圣人典籍已经能熟练的背下来半部了。只是这性子着实顽劣了些,原来就太子一人的时候还没看出来什么,自从公主出生会走路会说话开始,两人就开始了。公主出坏点子太子去做,每每总弄的人无可奈何,被教养默默调教过无数次了,一点用都没有,皇后只能心说年纪太小记不住规矩,然后再一遍一遍的教规矩。

  两位天资聪颖的殿下,规矩学起来快得很,或者说两人本来什么都知道就是不想循规蹈矩而已。

  “太子殿下已经到上课的时间了。”刚才只是吃过饭午休那么一小你会儿的时间就闹腾出了那么个事,这下倒好这边刚学了规矩那边又要学功课,一会儿也不能闲着。

  “你在这里乖乖的不要惹母后生气,我上课回来在陪你玩,啊。”太子摸了摸公主的头就去听课去了。

  文人清高,但是文人也爱名。那个文人不想以后人家提起他的时候说,哪个哪个贤明的君主就是从小被他教导长大的,你看人家谁谁,教了两任太子……

  太子师比起帝师的重要性一点不差,一个是国家的现在,一个是国家的未来。所以能被请来做太子师的定是一番大儒,虽不一定是顶尖的那一种,但肯定是有着常人难及的地位。慕容瑞的这位老师就是这样,本来他是不愿意教这个太子的,虽然太子师的名头好,但是宫中十分的不自在,他自由惯了不乐意被养在宫中教一个毛头小子。但是他看见太子与他交谈一番后惊为天人,连连感叹世间怎么会有如此通透的孩子,所以就委屈自己留下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