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逝去的雨

第九章 子俊大骂心雨

逝去的雨 素之渺渺 2365 2018-08-23 21:01:14

  星期天的早晨对于大多数大学生来说都还在睡梦中。可心雨早早就起来了。早晨的校园美如画,空气中透露着清新的气息,阳光柔和的洒落在树间,在地上留下斑驳的影子。鸟儿鸣叫,花儿草儿都显得特别精神。心雨的心情十分不错,她知道路酥肯定是像往常一样去画室去忙他的事情,所以她准备去那里找他。心雨已经把子俊擦汗的毛巾洗得干干净净,上面还散发出阵阵清香。心雨对待这些毛巾真是一丝不苟,叠得整整齐齐的,小心翼翼地装进袋子里。然后出门了。

  画室是学院里特批给子俊个人专用的,只有他才有这的钥匙。画室不大,有一个特别大的落地窗,透过窗户可以看到整个校园的景致。画室里摆满了子俊的作品,有油画,国画,还有书法,但这些画似乎病没有得到很好的爱护,大部分都散乱地堆在地上,还有各种颜料也在地上堆放着,桌面上一大堆用过的画笔。心雨轻轻地推开画室的门,子俊正端坐在画板面前作画,全神贯注,以至于心雨走到他身边都没有觉察到。子俊正在画一个女人的画像,其实在子俊身后放着好多张他亲手所画的女人的画像,这些女人虽长着有差别,但神韵却相似,似乎是同一个人,但又像是许多个不同的人。

  “在画画呢。”心雨轻轻的说。子俊有点受惊,侧头看了一下是心雨,“是的。有什么事吗?”

  “没,我就是把洗好的毛巾拿给你。”

  “哦,谢谢。你放下就可以走了。”子俊依然专心地作画。听到子俊下逐客令,心雨不免心生失望,但又不甘心现在就走。于是就找话说。

  “画谁呢,好逼真啊。”然而子俊并没有马上接她的话,过了好一会,才开口说,“我画画的时候不喜欢别人打扰。”

  “我不吵你,在一边静静地看着。”子俊没搭理她继续专心画画。

  心雨慢慢地往后退,想离子俊远点,以免打扰到他。可她没注意到在她身后的地上放着好多张画,旁边还摆着颜料。她眼睛盯着子俊的画画,脚却把颜料碰倒了,颜料洒在画上。

  “哎呀!”心雨一声尖叫,子俊回过头看到心雨干的“好事”,立马把手中画笔扔掉,心疼地把画拿起来拼命地想把上面的颜料抖掉,可是画已经被破坏掉了。

  “看你干的好事!”子俊咆哮着,像被惹怒的狮子。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心雨内疚不已,惊恐的看着子俊。

  “你给我滚!滚!滚!”子俊疯一般地冲心雨大吼。本来心雨是十分内疚的,但被他这么一吼立马火气也就上来了。

  “滚就滚,不就这么几幅破画吗,有什么了不起的,我又不是故意的。”说完,夺门而出,眼眶里的泪水像缺提的洪水哗哗直流。

  她冲进厕所里,把门关上,放肆地哭。虽然说是心雨把子俊的画弄坏有错在先,但子俊那疯了似的冲自己发火的气势着实让她感到委屈,想着自己想方设法堆他的好,却换来这个回报,能好受吗。

  哭累了,心雨拿起手机打电话给路酥。

  “你过来陪陪我吧。”心雨哽咽不止。

  “你在哭吗,你怎么啦,发生什么事了?”听到心雨哭泣,路酥焦急了。

  “你过来呀!”心雨边哭边说。

  “好,好,好,你在哪里呢?”

  “去老地方吧。”

  路酥是足球迷,今天有自己崇拜的广州恒大足球队在本市的体育馆比赛,他辛辛苦苦花重金才弄到一张足球赛,正和几个兄弟在去看比赛的路上,心雨的电话一来,他马上折回头,任兄弟怎么劝说也拉不住,这可是去现场看的千载难逢的机会啊。

  路酥一路狂奔,气喘吁吁地赶到明湖亭。心雨已经坐在那,双眼哭得红肿,他从来就没见过这个倔强女孩哭过,也从没像现在这样感觉到她的无助。看着心雨的样子,路酥很心痛。

  “你怎么了。”路酥小心地问。心雨抬起头,看到路酥,“你来了。”眼泪竟流得更快。

  “到底怎么啦,我真的好担心你。”看到心雨这样,路酥更焦急了。

  心雨把一切告诉路酥,路酥火冒三丈,“这样子堆一个女孩子,他还算是个男人吗。你告诉我他在哪,我去找他!”

  “不要,你就不要瞎掺和了,毕竟是我先做错了。”心雨想尽力安抚路酥愤怒的情绪。

  “你是无心之失,你对他的好,他记住了吗,就为这点小事就这样迁怒与你,他混蛋!”路酥怒吼着。

  “你不要那么生气啦,我才没有对他好,不过就是洗洗毛巾而已。”

  “但你的整颗心都给了他不是吗。”

  心雨沉默了,路酥说得对。自己几乎所有的心思都在自己身上,下雨担心他会不会被淋,天冷担心他会不会着凉,夜深人静之时担心他有没有很孤单。或许子俊心里从来就没有过他,所有的一切不过是自己一厢情愿罢了。

  “这也怪不得他,喜欢他是我自己的事。”心雨叹气。

  路酥的情绪这时已经平静下来,他只想让心雨尽快的快乐起来。于是,他又恢复了嬉皮笑脸的状态。

  “你看,今天的天气多好,我们可不要辜负了这么美好的周末哦。我带你出去玩吧,忘掉那个坏蛋。”路酥边说边留意心雨的表情,但似乎没奏效,心雨还是愁眉苦脸的。路酥干脆直接拉起心雨就走,心雨被拉着路都走不稳。

  “你放手啊,你要带我去哪里啊。”

  “我不放手。”心雨被拉着走路确实难受,“好好好,你别拉我,我自己走。”

  “你说的哦。”

  “是的。”

  路酥带着心雨先是去了游乐场,做过山车,大摆锤,甚至蹦极,一个个都是心惊胆战的项目,那种紧张心跳确实转移了心雨的注意力,她那不高兴的情绪一扫而光。接着他们又去玩了电玩,玩得跟疯了似的。晚上,还去了酒吧,喝酒跳舞,真是宣泄情绪的一天。夜深了,他们叫了出租车,心雨喝醉了,脸上泛起一片红晕,特别的迷人。路酥离她那么近,有一股想吻她的冲动,但他忍住了,他想尽一切努力去保护心雨,即使她受伤了,他也要第一时间冲出来为她疗伤。但此时路酥心里隐隐约约有一丝庆幸,或者心雨会从此忘记那个混蛋。

  车子到了,路酥不愿叫醒已经熟睡的心雨,她今天实在太累。付了钱,他背着心雨走。来到心雨宿舍,路酥敲门,开门的是马丽丽。看到这状况,丽丽有点吃惊。

  “怎么啦?”

  “快来帮忙,心雨喝醉了。”朗悦赶紧跑过来,和丽丽两人合力把心雨搬到她床上。

  回头看着满头大汗的路酥,马丽丽心里着实吃了一大坛醋,只是众人都没有发觉。为什么?心雨都抛弃他了,他还要对心雨那么好,还亲自背她回来。她看着睡在铺上的心雨,小小的恨意在心里萌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