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等风也等你:总裁,快放手

等风也等你:总裁,快放手

暗黑神使

  • 现代言情

    类型
  • 2018-08-18上架
  • 4917

    连载(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身死

等风也等你:总裁,快放手 暗黑神使 2680 2018-08-18 05:32:11

  “为什么还要来救我?季清风,告诉我,为什么还要来救我?”

  顾佳人此刻双手被绑在椅子后面,沾满鲜血的指甲一片一片的躺在被鲜血染红的土地上,空气中弥漫着鲜血的气味。没有理会顾佳人此刻沙哑的声音,季清风快速走向顾佳人的身后,看着顾佳人血迹斑斑的双手,只是一瞬间的颤抖,便用手边的工具撬开那枚只剩下十分钟的定时炸弹,飞快地拆除着手中的炸弹,若是顾佳人此刻有力气睁开疲惫的双眼,就会注意到这个男人脸颊上未干的泪痕。

  “为什么,季清风,给我一个理由好不好?”顾佳人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执着于这个问题,只是她感觉此刻的自己虽然已经几乎晕厥,但是大脑却是从未有过的清醒。

  季清风依然没有回答,额头的汗水一滴一滴的滴落在地上,;定时炸弹的声音在这个空旷的废弃工厂里越发清晰。

  七天的折磨没有让顾佳人放弃生命,恐怕没有人相信在她最恐惧、最绝望的时候她想到的最后一个人是季清风,这个她曾经背叛、甚至仇视的男人,她在等他,等他来给她一个答案。

  顾佳人感觉到越来越疲惫,可是因为这个男人在身边她却感觉无比的心安。“季清风,快走,黄泉路上我并不想和你一起走。”短短的一句话似乎耗尽了顾佳人所有的力气。

  “二货,不要打扰我,等我们走出这里我就告诉你答案。“

  以前他们还没有决裂的时候,季清风总是喊顾佳人‘二货’,从前的顾佳人开始是生气,后来却是习惯,现在她听见这个久违的称呼却想要流泪。她一直以为自己喜欢的人是叶北城,为了他自己和季清风反目成仇,为了他自己背上骂名,为了他自己身陷险境,可是当季清风出现在自己面前的那一刻起,她便知道过去只是自己的逃避,因为自卑,因为那些可悲的自尊心,她一直将对季清风的感情放在叶北城的身上,自我安慰着对于季清风所有的感情只是习惯。或许年少时的惊鸿一瞥便早已情根深种而不自知,这十几年来不过是自己自欺欺人的一场闹剧,如今却要季清风和自己一起承担这场闹剧的后果

  “季清风,我们要一起活着出去,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顾佳人此刻的呼吸越发微弱。

  “二货,不要睡,我们马上就可以出去了,不要睡,等等我,再等等我。”

  “滴——”,闪烁着的红灯终于停下,顾佳人在听见季清风最后一句话后便昏了过去。

  “季清风,不要。”顾佳人从噩梦中惊醒,季清风倒下的身影似乎依然在脑海中回放,幸好只是一场噩梦。雪白的墙壁映入眼帘,消毒水的味道如此的刺鼻,自己还活着,这个认知让顾佳人无比欢喜。

  “季清风呢,他应该和自己一起的。”空荡荡的病房令顾佳人十分不安,“医生,医生!”顾佳人顾不得此刻喉咙的疼痛,迫切的希望有人来告诉自己季清风的消息。

  病房的门被打开,“幸好你醒了。”作为季清风的好兄弟,南宫谨一向把顾佳人视为眼中钉肉中刺,一见面就是冷嘲热讽,如今这般平淡的语气令顾佳人更加不安。

  “季清风呢,他人呢?”

  “你竟然想要见他,确定不是想去见你的奸夫?”

  “南宫谨,你先告诉我季清风在哪里好不好。”顾佳人此刻的恳求的语气令南宫谨很是意外,不过还有什么用吗?

  “好,你想去见他,是吧?我带你去。”顾佳人几乎是被南宫谨拖着出了医院,身上的伤口已经悉数裂开,鲜血顺着皮肤流向脚底,一脚一个血印看起来触目惊心。

  可是此刻的顾佳人似乎已经感受不到疼痛,因为南宫谨带她来的地方是南山公墓。眼前密密麻麻的人群在胸口都插着一朵白菊,季清风的爷爷季承徳被季家的管家搀扶着,不过数日已经满头白发,母亲贺兰樱斜倚着父亲季泽世,妹妹季燕曦,还有白墨辰,冷芷柔……都在前面。

  “不可能,不可能,我都已经平安出来了,他怎么可能有事,我一定还在做梦,怎么可能。”

  “做梦?顾佳人,你知道吗,绑匪的最后一颗子弹是打向你的,是大哥替你挡下致命的一击,是这个你曾经背叛过的男人用自己的命救了你。“南宫谨充满血丝的双眼留下了泪水。听到顾佳人被绑架的消息,季清风为了顾佳人的安危孤身闯入,他带人赶去的时候,亲眼看见趴在地上的绑匪射出的子弹被季清风挡住,高大的身躯倒在了地上,紧紧护住怀中女人,他冲过去听到的最后一句话是”快救她。“顾佳人昏迷了七天醒来了,可是季清风却已经再也无法醒来。

  “不可能,你一定是在骗我,一定是在骗我。”顾佳人用鲜血淋漓的手指抱住自己的头颅,双脚不断的后退,仿佛希望眼前的一切都是一个幻想。

  “你知道大哥死的时候身上有多少颗子弹吗?他为了救你,一个人能闯进这场与他毫无干系的阴谋里,而你是怎么对待他的?帮叶北城盗取Drke的机密,将离婚案上诉法庭,让大哥乃至整个季家成为G城的笑柄。”南宫谨恨不得将眼前的这个女人千刀万剐,可是她是大哥拼了命救回来的。

  “不是的,是季清风要对北城痛下杀手,是他将叶家在G城的势力赶尽杀绝,我只是……”

  “够了,如果大哥要对叶北城出手,他不知道早就死了多少回了,还轮得到你帮他。”南宫谨的怒吼引得墓碑前的人纷纷侧目。

  当初季家大少季清风和顾家私生女顾佳人的离婚案闹得满城风雨,虽然季家即使处理了这个事情使得内幕没有外泄,但是上流社会的人有谁不知季家的大少奶奶顾佳人红杏出墙,看上了叶家的叶北城,如果不是季家在G城的势力,早就被人传的沸沸扬扬,季家不知道要被多少人笑话。

  “你还有脸来这里,都是你这个女人害死了我哥,你就是一个丧门星。”季燕曦冲到顾佳人的身边将她拉至季清风的墓碑前,“对了,你应该在这里赎罪的。不过你应该没有心吧,你就是一个白眼狼。”此刻的季燕曦已经顾不得仪态,扬起的手掌却被白墨辰拦住了。

  “这是在你哥的墓前,别脏了这里。”一向以温润如玉著称的G城二少此刻的语气与往日大不相同。

  “顾小姐,曦儿不懂事,这些都是清风自己的选择,怨不得旁人,可是你若不离开这里,我就顾不得你的颜面了。”

  可是此时的顾佳人似乎已经听不见周围人的声音,在她的眼中,只有那块黑色石碑上的照片,风和日丽的天气里,却让人如处冰窖。当初叶北城的去世自己以为已经痛到极致,如今才明白何为人间地狱。“若尔不在,吾又何在;若尔不归,吾又何归;若尔已殇,吾心已死。”母亲疯癫之后常说的一句话此刻从顾佳人的口中说出,让人感觉这般悲凉,心如死灰也不过如此。丝丝鲜血从顾佳人的嘴角流下,自己的灵魂似乎没有了归宿。

  耳边隐隐约约传来大家的惊呼声.

  “顾佳人,你怎么了。“

  “顾佳人,快,快送医院。”

  在季清风死后的第七天,他的墓碑旁又多了一块石碑,石碑上的少女笑颜如花。

  “或许顾佳人也是爱大哥的吧,不然她不会在临终之际提出这样的要求,二哥,你说对吗?”南宫谨看向身旁的白墨辰。

  “走吧,最近有一股不明势力在吞噬Drke,大哥已经不在了。我们要帮助季家度过难关。”白墨辰转身便已经离开,G城的三少如今只剩下两个了。初夏的暖风吹过两块墓碑,夹杂着花香,蝴蝶在碑上翩翩起舞,一切都会是新的开始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