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念念卿尘:血色囚妃

第六章 为我磨墨

念念卿尘:血色囚妃 音书半岁 2641 2018-08-19 23:25:27

  见来人是北卿尘,她的笑容凝固在嘴角,不知该以什么心情面对这个和自己一夜缠绵的男人

  北卿尘径直坐在书案前,一袭玄衣面色微微冷峻,似天神般的相貌,不得不承认,这样的男人,无论在哪里都是能引着人的眼球的。

  “见到本王不用请安?“这个女人,如此不懂规矩,惹人恼火。

  北卿尘的声音和面色一样冷,带有压迫感。

  楚念站起身,膝盖还是隐隐的痛,她一向最怕痛,此时说话也有些闷闷的,有些踉跄的走到书案前,福了福身,学着星儿的模样行了个礼。

  北卿尘看着她走路的模样,目光深沉的盯着她的腿,看着她那副吃痛的样子,冷声说道:“待会去找个太医来看。”

  楚念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微微愣住,张了张嘴刚想问,看到他的目光看向自己的腿,原来他是在关心他的伤啊…

  本来还有些感动…不过又转念一想,她这些伤不都是拜他所赐么,瞬间又有些语气不善,气鼓鼓的说道:“那谢谢你了!”

  “你在生气?”北卿尘深深的凝视着她,微微蹙眉

  她站在他的面前,隔着一张书案,此刻正有些气鼓鼓的劲儿,一袭粉衣,服饰清减,头上无珠无玉。打扮得甚是素雅,配上她那张秀雅白皙的脸,相得益彰,明明如此打扮就比那些怪异的服饰好看得多。

  “是,我在生气。”她顿了顿,看着他的眼睛,像是鼓足了勇气,一字一句的说道:“我不想做你的妃嫔……”

  北卿尘突然目光收紧,径直跨到她的面前,楚念心下一紧,又被他捏住了下颚,听得他的声音带有三分怒气:“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已经是本王的女人,如果你想离开,除非你死了。”

  楚念看着他的脸,眉目似星似箭,他的气场十分的具有压迫感

  “如果你怀疑我是细作,干嘛要留我在你身边。”

  北卿尘放开捏住她下颚的手,细滑的触感留在他的手上,冷冷的道:“不要问那么多不该问的,做好本王的妃嫔,我会择个日子给你册封。。”

  楚念看着北卿尘这副霸道的样子,一时无言……

  咕——~~

  楚念的肚子突然叫了起来,时间片刻静止。

  北卿尘惊诧的看着她。这个女人也太失仪了!!

  楚念也微微脸红了一下,星儿这小丫头怎么还没回来……

  北卿尘说她是他的嫔妃,他是不是就就理应对她的衣食住行负责。不然这个帝王当的也太失格了吧。

  于是理直气壮的看向他,还是气鼓鼓的说道:“我饿了!”丝毫没有意识到她的失仪。

  北卿尘咳嗽了一声,竟也一时语塞,张了张嘴始终还是没有说出什么。无论如何,让他的女人饿肚子也是他做不出来的事。

  不多时,星儿便进来,后面跟着几个年龄相仿的小婢女,几人布好膳食,低头侍立在一旁。

  桌子上一些精致的小菜,卖相十分不错,就是按现在的营养角度来说,搭配的也十分合理,楚念的阴霾似乎都被这些美食治愈了,她昨天粒米未进,又累又饿,现在直咽口水。

  楚念看了一眼面前的男人,一双眼睛闪着光,轻轻的问道:“那我开始吃了?”

  北卿尘不言只是默默的坐了下来。

  这个女人也太好哄,刚刚还是气鼓鼓的模样。现在一顿饭便能开心起来。

  楚念见他不出声,只当他是默许了,自顾的动了筷子。

  嗯…许是饿的太久,这一口菜吃下去…真的好吃到跺脚,她满足的眯起了眼睛。心下觉得要是整天尝到这些美食,其实也是不错的嘛,意识到自己的念头,赶紧甩了甩头,不由的鄙视自己,楚念啊楚念,一点好吃的就把你给钩住了?也太没出息了。

  她只顾着自己吃的开心,过了会才渐渐发现气氛不太对,她都已经吃了不少了,而北卿尘还是一口未动,只是坐在对面一副一言难尽的神情看着她

  她放了放筷子,无意识咬了咬嘴唇,似是还没有吃饱,但是又不好在下筷子,只得小声问道:“你不吃么?”

  北卿尘看着她那副吃的有滋有味的样子,不由的皱起眉来,有那么好吃么?

  他依旧未应声,只是也夹起了一筷子小菜,细细咀嚼,和平时并没有什么不同。

  楚念见他吃了东西,便又拿起筷子,只是不时偷瞄一眼他吃东西的样子,竟也那么好看,这算得上是秀色可餐了吧,看着这副皮囊,饭都能多吃两碗。不由得暗自感叹,上帝还真是不公平啊。

  北卿尘要是此刻知道楚念心下是在把他当成下酒菜,定是有把她脖子都扭断的想法。

  “咳咳咳…——”

  她走了神吃的有些急促,呛了一口,不住地咳嗽起来。

  见她如此一旁的星儿见了连忙递上温水,轻轻的帮她顺着气。

  “谢谢你啊,星儿。”楚念温柔的说着。

  一旁的北卿尘看着她的样子,心中有些郁闷,这个女人都不曾对他有过温柔的语气。却对一个婢女…竟一时间起了孩子心性。

  “都收下去!”

  “是……”星儿应声。可是……好像念姐姐还在吃啊。但是王上的命令,她自是不敢违背的。只能慢吞吞的收拾……

  北卿尘面上冷峻,他如何看不出这个小婢女是在护着楚念,这婢女才服侍她多久?这个女人竟然这么快就能收买人心。

  “收拾好就下去,没有我的命令,谁都不准进来。”

  北卿尘冷道。

  一时间,房间中又只剩下他们二人。

  楚念有些局促的搓了搓手,她已经吃的七分饱,可是北卿尘好像只动了一筷子啊。

  “你不吃东西,不饿么?”

  北卿尘还是没有说话,径直走到书案前。

  这个屋子好像只有她一个人一样,现在她要干些什么,是不是能出去走走?

  见北卿尘似乎完全忽视了她,她也不再自找无趣,便向门外走去。

  “你要去哪?“北卿尘的声音还是冷峻的。

  “出去……转转啊……”还能顺便找一找有没有能逃出去的机会。

  “没有我的允许,你不能走出绛云殿。”北卿尘坐在书案后声音平静,

  “什么?”楚念心下无语,北卿尘这混蛋不就是变相的囚禁么,她实在想不通,既然北卿尘一边认为她是细作,又一边把自己留在身边,这么矛盾的行为,到底是为了什么。

  “那我现在应该做些什么?”活生生在这个屋子里是能憋死她的。

  “帮本王磨墨。”北卿尘看也不看她。

  楚念知道自己现在出不去也只能顺着他。

  磨磨蹭蹭到了书案前,他正在批阅奏折,这个时代的文字她没有见过,猛地看上去字的形态很像是小篆。

  形式优美,但是又比小篆要简易些。看到值得考究她都习惯性的会去研究一番。

  “专心磨墨。”像是感受到了她的目光,北卿尘不满道

  “怕我看还让我磨墨……”楚念小声嘟囔,再说了,她又看不懂,

  楚念拿起墨:“这墨挺不错的……”她打量了一下,不自觉的小声的说道,她的职业病怕是又犯了。

  北卿尘听见,挑了挑眉:“哦?这墨如何不错?”

  楚念鼓了鼓嘴,听到北卿尘调谑的语气,缓缓答道

  “这墨坚如玉,纹如犀,看墨锭泛出青紫光,墨过淡则伤神采;太浓刚弊于无锋,而这墨浓淡适中。”顿了顿继续说道“古时上好的墨素有拈来轻、磨来清、嗅来馨、坚如玉、研无声、一点如漆、万载存真的美誉,这块墨比着这话来看,却是一点不差。”

  楚念只顾着把玩这块墨,一点也没有发现北卿尘看她的眼光越来越怪异:“你似乎很懂墨宝?”

  “恰巧见过几块好的罢了……”实际上她不仅会看墨宝,什么物什在她手上基本都能说出个七八分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