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念念卿尘:血色囚妃

第三章 吃干抹净(上)

念念卿尘:血色囚妃 音书半岁 2416 2018-08-17 14:18:11

  天宁已是深秋。

  夜,凉薄——

  树梢被月光蒙上一层清冷的色

  绛云殿内——

  楚念已经在这里跪了小两个时辰,还是没人来,每次她想耍滑放松的时候,身侧的两个宫女就会硬是掰直她的身体,看来是那个混蛋下了令,硬是要折磨她,这两个时辰她虽然跪着,脑子却是一刻都没有停。

  她自是知道她现在的处境很危险,莫名其妙君王榻上出现一个来历不明的人,这关系到君王的安全,无论历代君王,寝殿安全都是重中之重,但是麻烦的是她实在是想不出任何为自己开脱的理由,她甚至自己都不知道她是怎么到了这个鬼地方!!

  她的原本膝盖在清晨就已经磕了伤,此时更是疼痛难忍,酸麻的感觉从膝盖传到全身

  被他带出来地牢后,就被侍卫带来了绛云殿,便一直没有见过他露面。到了殿内便被逼着下跪,她肯定没法去寻他,跪就跪着,至少这里没有老鼠,她真的害怕回到地牢,倒是宁愿在这里跪着!

  时间久了甚至于思绪都有些痛的模糊麻木,身子摇摇晃晃便倒下去——

  她恍惚的见到似乎有人进来,楚念的眼皮很重,这一天连口水都不曾喝过,体力已经不支…

  她做了一个梦,在梦中,她看到自己,被绑在在一个大大的圆台上,这情景像是在祭祀!她穿着一身白衣,神情悲戚,一股巨大的悲伤笼罩着她,她的面前有一个模糊的人影,梦中此人仿佛天神一般,她觉得这个身影无比熟悉,却是怎么都想不起来的,就在她想看的更清楚一些时——

  哗——!

  猛然被刺骨的寒水泼醒,她的意识逐渐恢复清醒,抬眼望去。书案后面坐着的便是今天的男子,房间不知何时已经没有了其他人,窗外还是夜色蒙蒙,楚念半撑着身子艰难的想让自己能站起来,但是膝盖疼痛不止,定是挫伤了,她晃了晃身子无论如何也没能从地上站起来,只能脸色苍白的看着书案后的男人。

  这两个时辰北卿尘已经确定,这个女人不来自宫中,现在他能肯定这女人毫无疑问是细作,若不是昨夜他并未回宫,那些人就这么把人送到他的床榻上,他可不介意享用一番,只是,他查了个底朝天,也没能查出一丝她背后主使的迹象,他冷笑道:“说吧,你的幕后主使是谁?”

  “什么幕后主使?”楚念不知该说什么,她这个遭遇,说出来也不会有人相信:“我都说了,我不知道我为什么出现在这里!”楚念着急的语气还是软糯糯,抓的人心痒痒!

  “呵!不知道?能如此出入本王的王宫内廷?让我猜猜,是太后?”北卿尘冷笑。手轻轻叩着书案。说出口的是疑问句,但是却有着不容置疑的意味!

  “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和你解释!”楚念只能仰头看着坐在书案后的他:“我都说了,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我从地宫醒来时就这样了!”

  “什么地宫?”北卿尘还是冷言。睥睨着坐在地下的女人。他倒是要看看她还能说出什么来!

  楚念回想,她不正是在地宫昏过去才来到这里的么,珠玉无用!那也许在进入那个地宫,她便能回家了,这地宫很有可能就是链接两个时空的通道,现在这也是唯一的线索,这一切都要再次下到那个地宫才能解答:“是一座白色沙漠下的地宫,不信的话你可以着人去查!”她这次真的是如实回答,因为这几乎是下意识的。她心里是希望能有人帮她寻到地宫的。

  砰——

  杯盏被北卿尘猛地摔在地下!

  楚念的身子向后缩了缩。

  “我看你是想找死!”北卿尘有一种被戏弄的感觉,墨黑的眸子中隐隐有了杀意,跨步走到她的面前,宽大的手掌捏住她的下颚,她的脸真的很小,皮肤嫩的怕是一用力就会破碎掉!

  “本王怎不知这普天之下还有一方白色大漠!!”他常年征战边疆,他所见边疆沙漠都是黄沙!若是真的有这种奇景,他又怎会闻所未闻:“且不说是否真的有你所说的白沙,就算真的是沙漠,这里是京都,你又是如何一夜间从大漠到了天宁?”

  “天宁……”楚念喃喃,这是她来这里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这里是天宁……果真,虽然她心下清楚,但是当事实赤裸裸从别人嘴中说出来时,她还是会错愕,这个朝代……历史上从不曾存在。这里究竟是哪?既没有白色大漠。那……她还能找到地宫回去么……她还能回家么、

  北卿尘如此近的看着她的脸,在他说完天宁后,她的脸上竟慢慢出现悲戚的神色,眼睛也蒙上一层雾气,他不解,也无从探究,这个女人古怪的不得了,做出这幅模样来,定是在勾引他,北卿尘冷言:“你所说的地宫,本王会着人去寻。若是无人寻到。你可知你要受到的惩罚可比关进地牢要可怕的多?!”

  这个女人实在是来的蹊跷。不得不让人怀疑是太后派来的细作,这两年,他堪堪登上大位,太后可没少在背后动手脚!!可是这次无论如何查,嫌疑最大的太后也没有留下丝毫破绽,这才是他留下她的真正原因,他必须要知道这个细作是以何种方式进到他的寝殿内的!

  楚念咬着唇,下颚被他捏的生疼,她一向最怕疼,如今更是眼圈红红,却还是倔强道:“我说的都是实话。我从一座地宫醒来就到了你的床上。”顿了顿,她又说到:“我知道你在担心我是刺客,细作,我可以保证,我不是!我可以发誓!”

  北卿尘捏着她的下颚又紧了几分,她的眉心皱的更紧,他冷声道:“你发誓?若是每个刺客,细作都发誓,那本王岂不是早不知死几百次了?”

  楚念疼的眼泪都掉下来,还是颤声道:“若是……你不信的话,你大可以把我逐出宫去,我保证……我不会再回来的。”这个鬼地方她也不想回来。

  “放你走?”北卿尘不由的觉得十分好笑,他把手放下,猛然把脸凑近:“你觉得本王看起来很蠢么?”

  楚念猛然看到他凑得如此近,心脏仿佛漏了一拍,她的眼睛湿漉漉的还蒙着晶亮亮的雾气,脸竟然不自觉得红了起来,在二十一世纪,她总是一心考古,虽然她不乏追求者,但是她却一次像样的恋爱都没谈过。

  北卿尘凑得更近了些。

  瞧她晶亮亮的眸子竟觉得像是坠下的星辰,连睫毛都看得根根分明,那些睫毛温顺的向下垂着,像是星辰的一方帘幕,他闻到她身上的馨香,竟然脑子里闪过今天她扑进他怀里的情形,那种温香软玉抱满怀的感觉,他不由的觉得口干舌燥,嗓音也微微沙哑,

  北卿尘心下微动,既然有人将她送来他的床榻,不如假戏真做,再一步步引出幕后主使。只是他完全没有意识到,这时候他只是单纯的想要她,想看到她在身下求饶的样子。

  “你你你……离我远——”

  “唔——”她还没说完便被她吻住。她瞪大眼睛,脸红的像是在滴血……这个混蛋——在干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