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悬疑探险 断绳后裔

第五章 夜星图飞行队

断绳后裔 时尚的小蜗牛 3054 2018-08-17 00:15:38

  “韭韭在那儿,你看到了吗?清清”宋翼虎最先看见了杨韭韭“他怎么跟黄纯水,荆漠他们在一块儿?。”常清清感到奇怪。“清清,他们你都认识?”“都是我师弟”。“韭韭,纯水,荆漠”常清清在背后喊他们。“师姐,翼虎,我没事儿。”杨韭韭稚嫩的脸朝着清清甜蜜的笑,好没有受惊吓,受委屈,反而像是得到了宝物一样。“师姐,好久不见,你越来越年轻了”。黄纯水的目光从杨韭韭的脸上转移到常清清的脸上。“师姐,本来就年轻,让你一说,老了。”韭韭看出了常清清的神色。“师姐,韭韭和你一样漂亮,怎么找到我们的?”“韭韭,让我担心,为了找她”。“这位是?”荆漠问到“宋翼虎,我老公”。“请大家回我的兽骨屋吧”荆漠在左格子纹手环上点击三下:一辆泼色黑白相间的鲤鱼状赛车出现大家面前。赛车进入地下高速遂道,车速一路在超音速行驶。没有颠簸,没有躁音,到了兽骨屋。齿白色的狗头骨和两层楼一样高,一行人进入双颚紧闭的狗嘴。苏小荷把毛公牛与马天牧关到狗耳小屋。大家吃过饭,杨韭韭与荆漠依依不舍的送开黄纯水离温汤屿,去往周大可师傅的病树群岛。“你们为什么要入侵温汤屿!”杨韭韭第一个提问。没有这伙人也许她和黄纯水能一起多待一段时间。毛公牛与马天牧做在木制的光板椅子上,肢体不能活动,只有嘴能说话。“我喜欢这个岛的风景”。马天牧不屑一顾的说了一句。白色的面膜画上了京剧里面的中药油彩的常清清一副神仙脸,显得神秘而庄严。她为了养护脸上的皮肤,也为了增加威慑力。“毛功佑呢?““我是名雇佣兵,老板给钱就干活,不问为什么“。毛功佑刻意在回避。“看来不给你们使用点富有特色的手段是不行了”。“我不信。”马天牧眼睛微闭,神色自若。常清清举起橙汁一样的红色药水,让毛功佑看着试剂瓶里的药水顺着滴管一滴滴流完。药水滴到毛功佑的手指上不留任何痕迹,药物渗透到了毛功佑的皮肤,泛出一颗小水滴渐渐又汇聚成一团大的水滴状的液体,从拇指尖往下流,滴到了衣服上。毛功佑的拇指皮肤出现了明显的萎缩,像是脱水的罗卜干出现了一道道细细密密的皱纹。就是一个百岁老人的手指。“你们想想,比如我把这药液滴到你的其他地方,比如脸上,还有…”“我信了,我认错。”毛功佑声中带哭。“姐,你像天使一样美丽神秘。天使的背面是魔鬼,我怕我交待”。马天牧的声音压的很低,眼睛挣挣的圆圆的,身子缩到了椅子里。涛涌舰仓:“这次首轮战役的失利是我的责任。没有估算到对方的实力。我的四大金刚已经痛时两名。马天牧都没有来得及对敌攻击就已经丧失战斗力。看来我们的对手很强。但是我们也不能失去信心。”??“肖克龙,乔丹.李。你们来自具有先进战法战术的欧洲和北美。我希望你们能带好你们的战斗分队把天牧和公牛救出来”。“这次我亲自压阵,当年的毛公牛还是个没家的孩子。他来自中国西北的农村,为人憨厚踏实。对我忠心耿耿,他把他抚养长大,他就是我的孩子。天牧年纪稍大我一直拿他当兄弟看待。我们一定要把他们救出来。我军团的口号是“惊涛拍岸,卷雪千堆。”身着绿色戎装的雇佣兵像是拔地而起的棵棵松树。精神饱满,斗志昂扬。八字胡须的苏涛涌像是针叶林中巡视的长须猛虎。步伐沉稳目光坚定。“涛涌军团虽说不是正规军,可是内部纪律刚硬,赏罚分明而且拥有先进的军事设备和战术战法。”马天牧声色平静,颇有自豪感。“公牛和我只是一次尝试,后面会有一场恶战。他们不会轻易认输。”“也好,练兵的时候到了。我得见见我妹妹,夜星图战队该集合了。”我计划把战场设置在海面。第一,我方有自身缺陷,陆上力量薄弱,几乎没有陆军。“哎,我说姐夫,我荆漠不是陆上最勇敢的战士”。“荆漠,先让虎哥把话说完。”苏小荷拉住想要战起来的荆漠。第二,避开战争对于荆漠与苏小荷共同的家园-动脉荷塘的破坏。第三,为了锻炼夜星图战队的凝聚力,实战能力。“当然,荆漠,小荷,清清,点雨。我希望你们几个做我们的补给线。”“宋姐夫,我还是想到前线去,多一个人,多一点胜利的可能性”。荆漠站了起来狼一般交流的目光投向宋翼虎。“那我一心一意保护我的荷塘。”苏小荷没有异议。“我也是夜星图成员,我得上一线”童点雨保持立正姿势从坐位上站起来。“同意,荆漠和我们一起战斗”。“点雨,你啥时候加入夜星图我怎么不知道,斯宁姐知道”“宋斯宁是副队长,是我妹妹。她有这个权利,人事我也管不着,我的权利是战斗指挥。同点雨欢迎你加入夜星图飞行队。”宋翼虎脸上的疑问变成了期待。“清清准备好我的塔里木盆地声波能量汇聚镜。”常清清拿来脸盆状的凹面镜。绿穹星光镯在宋翼虎的手腕上发出萤绿色的光芒。一粒虾状的火星以十二倍音速上升到北方,闪烁几分钟后消失。岛上厚厚的雾气被响亮的报到声穿透。“沙漠黄金蝠宋斯宁到!”胚叶黄袍少女,手持金黄色的蝎尾棒。“西陆短尾蝠傅羽舟到!”黑横纹的白袍底少年,肩扛铁黑色长锋短枪“荷塘玉带蜓童点雨到!”橙色皮衣少女,手持粉色长剑“双鬏(发鬏)白蜥蜴常清清到!”白纱衣少女,手握兔耳手术刀“雨林捕鱼蝠邓鱼腾到!”酒红袍衣少年,手持三刺鱼叉。“剑鼻追云蝠宋翼虎到!”天蓝色袍衣少年,手持萤绿长矛。五人自发排成一条笔直的线,站在兽骨屋门口。宋翼虎面朝五人高声问道:夜空最闪亮的是什么?“银河的恒星”五人异口同声“什么物体具有灵魂?”“赋有意义的图画”。我这个队伍是:为队友着想,为任务着想,为团队着想,“我们的名字是?”“银河最闪亮的星图--夜星图”“童点雨是怎样加入夜星图的?斯宁”。“这得问邓鱼腾?”宋斯宁呵呵笑道。“队长,点雨是我女朋友…”“以前我脸上有块伤疤,鱼腾天天傍晚唱歌给我听,我脸上的伤竟然一天天消散了慢慢的减少。从小到大只有小荷姐陪着我,没有那个男生愿意理我。有一个男生天天在荷塘边唱情歌,我就让他在我耳边唱……”“点雨,姐姐眼里你是最美的姑娘”苏小荷心疼的把童点雨抱在怀里。“我们蝙蝠人的超声波具有恢复皮肤组织的美容功效。过几天我们整个夜星图帮你教伤疤彻底消失!”宋斯宁道“点雨在武装形态下,拥有蜻蜓一般的视觉:360度的视野。能帮我们夜星图侦查敌情,预警危险和战时信息播报。拥有金属性能外骨骼,轻型普通武器根本对她造不成伤害。”宋斯宁走到点雨的手搭到点雨的肩膀,对她非常的肯定。“童点雨,欢迎你加入夜星图”宋斯虎和童点雨握手。“哥,给我们也介绍一下我的嫂子。”宋斯宁摇摇宋翼虎的肩膀。一改往日的严肃,变的活泼可爱。“清清是一名生物医药学家,会修复受损伤的细胞组织。从杨辉星来地球的时候,被大气层磨擦断了翅膀,她帮我重新长出翅膀。我太好奇,整天问东问西,她也不嫌弃我,有一天…”。“比如我的腿截肢了,能重新长出吗?清清姐”。邓鱼腾问道“可以,哺乳类体质和爬行类细胞组织的干细胞并没有实质差异”。宋翼虎看着常清清笑了。“你呢斯宁,你有男朋友吗?”常清清问道。“他,沙漠里来了一个男人怕蝎子,我呢抓蝎子为生的。我替他打蝎子,走出了沙漠我们分不开了。”宋斯宁把傅羽舟拉到自己身边坐下。“斯宁,我妹夫有什么特长?”“蝙蝠的翅膀像是猴类的手掌一样,可以任意弯曲。随气流改变形状,天空的气流对于蝙蝠来说,就是鱼儿与水流。我们蝙蝠可以在天空千姿百态的飞行。但是在飞行速度方面,不及鸟类,就傅羽舟是个例外,他的飞行速度可以和鸟类相当。”宋斯宁自豪的看着傅羽舟。“我的好妹妹,你是我的骄傲。我没想到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你把对伍打理的这么好,还状大了队伍。想当初,创建夜星途时就你和我还有小邓。三个人反抗杨辉星那帮怪物。”宋翼虎想起了往事,想起了如何在杨辉星球受欺负。眼圈红了,一对绿穹星光镯又泛起了萤绿色的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