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微语了无声

第二章

微语了无声 北行枫 2412 2018-08-16 20:13:15

  “到了,下车吧。”林子看着车窗外渐渐清晰的世界轻声道。

  “赶紧的,一会儿可就没位置了。”夏秋冬付完帐,推开车门,迈着欢快的步伐走了进去,像换了个人一样,丝毫没有在宿舍的没精打采的样子。

  “兰山锅巴,可能以后再没机会来了吧。”看着不远处那不大的门匾,林子有些感慨道。

  兰山锅巴,这家店比较独特,没有那么多花哨,整体设计风格以木质为主,由内到外都透着古典简雅,门匾也是以阳刻手法雕刻而成,显得大气典雅。

  自从大一下学期夏秋冬和肖文林偶然发现这里后,我们便经常在这里小聚。这家自助火锅在校区论坛贴吧里知名度也挺高,校区里很多同学都慕名而来。

  我轻车熟路的找到我们经常去的包间“东郡”,推开门,发现锅子已经上好了,感慨的同时有些无语的摇摇头,四年了,在吃上,夏秋冬的速度仍旧没得说。

  夏秋冬去拿各类肉菜,而肖文林则负责饮料,我嘛......嗯,负责拿筷子。在这种事情上,我们三人分工一向分工明确。

  ……

  “春子,就知道吃,你和你家心怡现在是个什么情况,今天不约出来?”我看看满桌的海鲜和肉食,再看看夏秋冬面前堆的像小山一样满满一盘子的蟹腿,有些崩溃。

  虽然一起已经四年了,知道他是个吃货中的神,但是每次一起出来改善伙食,对于他的胃口我还是有些难以接受。这家伙的胃一定是两个。

  春子依旧不管不顾,双手熟练的忙碌着,他面前煮好的的海鲜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丝毫没有回应我的意思。对于他的反应倒也在意料之中,心怡的全名叫薛心怡,是我们班的女孩,个子不高,长得也是小巧玲珑的。

  大一军训的时候,记得那是军训的最后一天,男同学和女同学分开坐在两边,相互对着教官拿着话筒指着我们对面的女生对我们说到:“看着你们面前的女孩子,她们中绝大多数会是你们在这一生遇见的最好的女孩子了,你们在最好的年华遇见了她们,要好好珍惜即将到来的四年,要抓住机会。”

  然后教官又指了指我们,对对面的女孩们说道:“你们面前的应该是你们一生中遇见一般甚至差劲的男生了,他们一无所有,还想泡你们,但是......“

  教官停顿了三秒钟才继续说道:“不要怀疑他们对你们的热情和真心。”

  几句话引得大家掌声雷动,还有不少男生在那里瞎起哄。教官肯定了我们在场的所有人,另一方面也告诉我们,不同于高中的偷偷摸摸,到大学了,可以光明正大的开始谈恋爱了。

  那次,春子对面坐的就是薛心怡,两人在军训期间的晚自习就熟识了,春子算是一见钟情,喜欢别人姑娘,追求了不到一周,那姑娘就答应了。

  我和林子一直好奇他是采用了什么战术,每次问到这家伙,这家伙总是笑的一脸的阳光灿烂,但就是不说。

  但是好景不长,两人相处不到一个月,那姑娘提出来要分手,这小子没办法,来寻求帮助,在我和林子的威胁下,这小子总算是坦白了。

  这家伙的办法很简单,由于他爱吃,大一开学到军训结束,不到一个月,就已经将这座城市大街小巷的小吃吃了个遍,哪的好吃,哪实惠这家伙是一清二楚。

  这小子带着那姑娘出去,就一个字,吃,从校区东门口的爱妮奶茶到鼓楼的宁愿鸡排,再到云塘畔的兰山锅巴,还有各种街边的小吃。这是一个大吃货带着小吃货吃遍大街小巷的故事。

  虽然这家伙是个路痴,但准备工作做得那是没话说,导航上地点一标,基本上一晚上绝对是好地方一个不漏。由于薛小姑娘天生也有些路痴,所以安排路线是春子一手负责。

  于是从夏秋冬开始正式约女孩到大功告成只用了不到一周,我们的薛小姑娘就在美食面前沦陷了。

  可是不到一个月,春子给那姑娘送奶茶,别人不要,就连薛小姑娘最爱吃的火锅都不去。不单如此,薛小姑娘还闹着着要分手。这下事情就严重了,当晚我们就紧急召开204卧谈会,在开始我们先对夏秋冬这种抛弃组织追求个人幸福的行为以及对人家姑娘实施如此卑劣的手段进行鄙视和唾弃,然后转入正题,商讨对策,结果商讨了半天,仍旧一头雾水,毫无思路。

  最终,卧谈会得出的结论是我方的信息收集工作没有做好,目前敌情不明,也没法提出有效应对措施。就这样,我们一致决定,开展地下情报工作,组织发动所有有生力量打探情报,春子主要以薛小姑娘为切入点,采取各种手段,旁敲侧击,包括私下询问其舍友,但毫无所获。

  最后还是林子从班长林曦那以三次晨跑为代价,换取情报。原来原因很简单,薛小姑娘的体重猛涨了十斤。

  对于这个原因,我和林子可以说是无语至极。原来,女生宿舍里有一个体重秤,据说是上一届的学姐留下来的,大家在宿舍偶尔称个重,保持一下身材,结果前两天薛小姑娘一称,一个月不到涨了十斤,薛小姑娘对此很上火。

  不巧的是据说那晚我们的班长林曦带着一帮人一起宿舍吃自助。这种买点菜蔬,肉卷之类的宿舍小自助,可以说是既经济又实惠,那晚,基本上在场的女生都知道薛小姑娘找了对象后一个月涨了十斤,除了羡慕嫉妒恨就是可劲笑。

  薛小姑娘恼羞成怒下,站在宿舍门口,手里拎着和她一样高的拖布,虽然本人小巧玲珑,但往那一站倒颇有此树是我栽,此路是我开,要想从此过,留下保证来的气势。

  薛小姑娘规定,在场的女生,出去的时候每个人要保证,坚决不准泄露出去,尤其是夏秋冬。看着平时文文静静的小姑娘如此霸气,大家偷着乐的同时当场保证绝不泄露机密。

  知道原因后,我和林子顿时对这家伙惊为天人,没看出来嘛,这小子不但会吃,人家还能吃回来个女朋友,这真是……

  春子和薛心怡最终还是分手了,薛心怡说她们不合适,分手的那天,春子意外的不在宿舍,薛心怡把春子送给她的东西装在一个小箱子给林子,让林子转交给春子。

  “真的不可能了吗?”林子当场问道,薛心怡眼睛红红的,并没有说话,转头就走了。两人就这么分手了,毫无征兆。记得那会儿是大二的下学期,那晚春子第一次喝酒,我们三个提了好几箱啤酒,那晚,他第一次喝的面红耳赤,不省人事......

  春子在追求薛心怡之前,本身他的生活费养活他那么个大吃货就很困难,和薛心怡一起出去浪的时候,一个月的生活费更是连半个月都撑不下来,不单单是他,据说薛心怡的生活费也是日渐萎缩。

  对此,夏秋冬去超市买了个勺子,他就拿着那个勺子串宿舍,那会儿很多男生都会把饭提回宿舍。我们班男生有十个,整个专业加起来大概有四十多个男生。这家伙大多数时候就是靠那个勺子活着。

  用春子的话说,他和我们专业的男生,那都是过命的交情。这话倒也没错,我觉得改一下更恰当,比如说,“救命的交情。”

  后来两人虽然依旧是朋友,薛小姑娘上课还会给我们三个懒癌晚期占位置,在春子的要求下,我们仍旧会坐过去,一切似乎和往常一样。但是,终究和以前是不一样了。

  再后来,据说薛心怡也有喜欢的人了,那时我们才明白,我们还是太天真,有些事强求是注定没有结果的。

  从那以后,那个敢给辅导员电话标记骚扰,整天没个正形的春子变得沉默了,似乎只有吃才能调动他的兴致。

  用春子的话说,他的青春已经结束了。有时候就是这么突然,我们每成长一点,就要失去一点。最后,我们虽然拥有的不曾减少,但终究不一样了,纯真变成熟,冲动成稳重......

  ……

  这时,自从开吃就一直沉默的林子,笑着道:“看看。”一边说着把手机递了过来。

  手机上显示的是一个漂亮的姑娘,穿着宽大的学士服,虽然衣服宽大,但有一种反差萌,她大眼明亮,面对着镜头笑颜如花,连眼睛都溢出满满的快乐和幸福。一个同样穿学士服的男生单膝跪地,背对着镜头,看不到面孔,手里捧着一束满天星。朦胧的雨夜里,两人在灯光照射下显得那么般配。

  林子低头往酒杯里倒着酒,解释起来:“怎么样,这张照片是不是很棒。”

  林子的语气平静,酒从杯中溢了出来,淌得到处都是,浓浓的酒香扑面而来,林子却毫无所觉,继续倒着酒。

  其实,对于这件事,我和春子也有所耳闻,林子不想说,我们也不问,那姑娘叫林曦,是我们班的班长,人如其名,阳光爱笑。虽然他不曾说过,但是这种事,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来。

  我们三个中,我是坚定的单身主义者,至少在见到她之前是,春子的故事在和薛心怡分手的那一刻就已经画上了句号,林子这家伙就有些复杂了,虽然他总说,他也是个坚定的单身主义者,但我们知道,他看到那条动态的时候,并不好受,这个持续了四年的故事今天结束了。

  这个时候,赵之航在即将毕业的时候选择表白,已经说明了很多问题。

  林子仰头猛地喝掉了杯子里的酒,摇晃着手中的空酒杯,道:“我给你们讲个故事吧!”顿了顿又道,“一个不是很长但很有趣的故事。”

  春子这时也放下手中的蟹腿,一边吞咽着,一边含糊不清的劝道:“阿林,慢点喝。我们陪你一起喝。”

  林子平时喝酒爱用喝啤酒的那种杯子,这要换做是我,可能三两杯下肚,就得趴窝了。

  “没事,这都是小意思。”林子毫不在意的摆了摆手,可能是刚才喝的猛了,沉默半晌,才有些沙哑的道,“想听吗?”

  “听,当然听,你慢点喝,今晚上我们一起喝。”我端起桌上的啤酒,朝春子使了使眼色,春子一边悄悄把桌子上没打开的那瓶清供收到他的另一侧,一边嘴上连连答应着。

  肖文林自顾自的道:“我认识林曦只比春子晚一点。”又指了指我,“比你还要早一些。”

  “那时候啊,她还是马尾辫呢!”林子呆呆地看着空酒杯,回忆着。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