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微语了无声

微语了无声

北行枫

  • 浪漫青春

    类型
  • 2018-08-16上架
  • 22675

    连载中(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微语了无声 北行枫 2235 2018-08-16 17:22:49

  “林子,春子,走了。”我无聊的斜靠在门口,第N次低头看了看手表,不断地催促道。

  “嗯,马上好。”夏秋冬回应道。四年,整整四年他这一爱好从来没变过,似乎在他的生命中,吃是最重要的。不过,让人催着出去改善伙食这倒是很少见。

  记得第一次见这家伙是在食堂,那会儿还是大一刚开学,诺大的食堂挤满了人,唯独他最显眼。

  这家伙一个人点了三个砂锅,面前的桌子上热气腾腾,而坐他旁边的肖文林面前就一盘米饭,对比之下,夏秋冬就更加的与众不同。

  看看周围端着饭找位置的人群,再看看一脸悠闲细嚼慢咽的夏秋冬,对比之下,敬佩之余,我也端着打好的饭坐了过去,那是我们第一次见面。

  ......

  肖文林还是和往常一样,一个人默默的将杀到官子的棋局收起,从桌子上拿起那素不离身的蓝色的机械手表戴上,关上门走了出来。不知道什么时候,肖文林喜欢上了围棋,仿佛棋盘上那一枚枚棋子有莫大的吸引力。

  站在公寓楼门口,放眼望去,阴沉的天空开始飘起雨滴,淅淅沥沥的洒向整片大地,整个世界仿佛只剩下雨滴的轻语,无声的轻语。

  不出意外,以后应该很难在相聚了,这四年,有心酸,有遗憾,自然,也有许多的欢乐。

  在大学里,有两种人,一种是学霸,剩下的是其他人。

  我们三个嘛,肯定不是学霸,对我们这种“其他人”来说来说,这四年大好时光应该唤做青春。

  青春,并非是一段时光,也不止是年轻有活力的身体,它应该是一种心境,是心灵的一往直前,永不服输。

  那时候,我们追逐着心仪的姑娘,在球场上肆意奔跑,释放着我们的激情与精力,熬夜甚至通宵只为享受游戏中那一场场的胜利所带来的欢乐,偶尔也聊着擦肩而过的陌生姑娘,哪怕为此争论不休。

  那时候,我们肆意狂妄,我们坚信我们会改变世界,会变得与众不同,我们无所畏惧,我们会在万众瞩目下,在喜欢的姑娘面前,举着各种代表我们心意的礼物向她表白。

  如今,我们该以什么来告别我们的青春,以微笑?沉默?亦或是眼泪?

  车窗外,五彩缤纷的霓虹灯从车身两边飞快闪过,淅淅沥沥的雨点敲打着车身,仿佛催眠曲,雨滴在车窗玻璃前快速划过。留下一道道歪歪扭扭的印痕,转瞬间连印痕都消失得无影无踪,仿佛不曾出现。

  车内车外,一个沉寂,一个喧嚣,仿佛两个世界。

  记得那会儿刚认识的时候,夏秋冬的世界里不只有吃,这个除了吃,其他地方无比吝啬的家伙也曾努力追求过喜欢的女孩。肖文林虽然内向但也不是现在的沉默寡言,如果说之前是喜静的少年,那现在就是黯夜下的沉寂天空。

  四年时光,不知不觉间我们变了,我们变得三思而后行,面对喜欢的人或者事物不再强求,非要拥有,我们变得成熟,稳重,喜怒哀乐不形于色,在时间这个巨大的沙漏里,我们失去的不只是曾经的时光,还有那个名叫“青春”的心境。

  我收回看向窗外的目光,也收回杂乱的思绪。开口打破车内沉闷的气氛,“今晚上可要放开了吃,以后可就没机会了。”

  “肯定的,哪次我不是吃够本。”坐在前面的夏秋冬回过头,故作轻松地道,“阿林,小狼,吃完我们再一起转转,我再去和鸡排,奶茶,之类的小吃告个别。”

  “今晚上那就多喝两杯,吃个够本。”肖文林把玩着手里的手机,半开玩笑地道。

  坐在前面的夏秋冬回头,有些恶趣味的开口道:“狼站长,怎么不和你们广播站的妹子出去呢,反而来陪我们两个单身贵族。”

  “没兴趣。”我一脸不屑的回道,“要知道我是一匹狼,一匹来自北方的孤狼。狼是不需要妹子的。”

  “你可拉倒吧,还狼,就一二哈。”夏秋冬一脸嫌弃的道,“还是最纯的那种。”

  我和夏秋冬似乎是天生不和,无论什么时候都要互怼两句,从大一到大四,似乎互怼成了我们的相处方式。

  “兀那胖贼,给我闭嘴。”我继续反击道,“还有,请叫我狼叔。”

  “阿林,都四年了,这逼崽子还不让我顺心。”夏秋冬一瞬间哑口无言,言语上难以占到优势,立即向肖文林求助。

  “行了,你俩见面不怼两句是不是难受,消停会儿。”

  看着仍不消停的两人,肖文林无比头痛,喊道:“大春,浪浪。你们消停点。”说完,看到不怀好意的夏秋冬和小狼后肖文林才反应过来,连忙抢救:“口误口误。”

  不等他说完,我已经扑了上去。老规矩,我主攻夏秋冬辅助,势必要让敌人感受到秋风扫落叶般的冰冷残酷,最终让敌人深刻认识到自身错误。

  说来也巧,我们三个都是同一年生的,大家都是打乘90后的末班车,要是稍微晚点,那可能就成了新世纪祖国的接班人了,毕竟,这年头,年份越足,越有年代感越值钱,但凡事都有例外,比如我们也被新一代零零后打为上世纪的老古董......没办法,我们也很绝望啊!

  虽然我们都是坐同一年出生,但次序还是有先后的,夏秋冬比我和林子早生了两个月,他是立夏前一天那天出生,出生后他爸看着怀里的肉肉的胖团子激动不已,当场拍板,给起名叫夏秋冬,说是秋收冬藏的意思,反正我和林子是没看出来名字和出生时间有什么关联。

  而春子这个绰号,那也是有讲究的,在夏秋冬人生第一次喝酒时,我和林子联手给猛灌一通,据夏秋冬坦白,他那手握家庭生杀大权的母亲大人觉得明明春天出生,名字里却没有春,于是拍板,小名就叫大春,谁也不能改。

  春子生日是五月份,林子则是六月份,我最小,七月份才出生。

  “小狼。”被我压在座位下的肖文林挣扎半天,艰难开口道。

  “求饶就算了,我党政策一贯是有错必罚底。”不等我开口,一边看热闹的夏秋冬笑的眉不见眼。

  “对,有错必罚,我党政策不会因为你的悔过而改的。”我也坏笑着,“这样,去了你先来一杯牛二,就用喝啤酒的口杯。算是对你两位哥哥赔礼了,如何?”

  “没问题,没问题,春哥,狼叔,诸位哥哥,小弟我错了。”肖文林倒也干脆,二话不说,赶紧承认错误。

  节操?那是什么,值几个钱?识时务者为俊杰!

  当我从肖文林身上爬起来后,肖文林翻身坐起,默默的往座位另一边移了移,一脸的委屈,算是对我们刚才残暴的行径进行无声的抗议。

  “小狼,你手腕上戴的是发绳吧?”肖文林突然凑过来,一脸的八卦,“说说呗,你这是撩上哪个无知小学妹了?”

  用夏秋冬的话说,作为校区的骚情的男人,我自己的西班牙语的音乐专辑在广播站倒也深受喜爱,甚至午间的轻音乐都有选自我专辑的音乐。

  坐在前排的夏秋冬也悄悄的摘下耳机,随手摸出一瓶酸奶,满脸惬意,作为一个合格的吃货,对夏秋冬来说这些都是基本操作。

  我低头看了看手腕上那条磨损的淡粉色发绳,发绳上那朵苍青色的小花也都变得黯淡。整整四年了,虽然每天都仔细呵护着,但四年前的六月18号到今天的六月18号,时间还是留下了不可逆转的痕迹,在这条发绳上,在我的记忆上。我突然很想她,虽然分开已经四年了。

  想起她,似乎就在不经意间,回忆着她的模样,我不禁勾起一抹微笑。印象中,这丫头,一直是个急性子,整天毛毛躁躁的,洗了头不将头发吹干就像个小疯子一样披散着湿漉漉的头发拽着我出去瞎晃,那是个一刻也闲不下来的傻丫头......

  看着一脸好奇的两人,我压下心中不断泛起的回忆,原来,一切都是那么清晰。我扯出一抹笑,无声的点点头。

  肖文林压住内心的好奇,夏秋冬也重新插上耳机,默默的喝着他的酸奶,只是再没了哼歌声。

  车内又重新变得安静,偶尔传来转向灯的滴答声。

  一边安静地翻看着手机的肖文林突然出声道:“小狼。”

  “嗯?”

  “今晚广播站有人吗?我想点首歌。”肖文林突然转头问道,他似乎在笑,眼睛里盛满了嘲讽,又掺杂着的释怀。

  “呃,这个点广播站应该已经锁门了。”我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怎么突然想到要点歌了。”

  肖文林沉默半晌,突然笑道:“那就算了吧。”

  “这是怎么了,还想点歌。”夏秋冬一脸好奇的道,接着又有些贱贱地道:“来点我啊,我来唱。”

  “没什么。”肖文林的眼神突然有些深邃难明,但下一刻这些就消失无踪,看着夏秋冬肖文林又有些头疼:“你给我正经点,不要败坏我们的食欲。”

  “哎,好嘞。”夏秋冬一脸顺从地道。

  我:……

  我们一起四年了,似乎唯有林子能治得住夏秋冬这货。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