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王家梦想进行曲

第一章 组队

王家梦想进行曲 魔法奶奶 4862 2018-08-19 16:37:48

  自从第一次在广场跳后,这些人练习的积极性更高了些,王全也是求胜心在,更加用心编排和指导,小孩子们也经常跟着看跟着跳。

  王全回来后看看名片,也都加了微信,进入了一些舞蹈队群,也进了民间艺术群,真是不进圈子不知道,一进圈子都是同路人呐,全县有几十个队,跳各种舞蹈的都有,群里还经常聚会交流和开会。看到人家队都有各自名号,固定队员,王全也觉得他们这散兵游勇的随意状态需要改一改。

  微信他也是最近才学会的,用起来方便,这天晚上练习结束后,王全对大家说:“我最近加入了咱淮阳民间艺术协会,现在咱这样谁有空谁来训练,没空就不来,这样松散不行,人家都是正经认真练的队伍。我看群里说还有什么比赛,要是真比赛,没准咱们也能参加。所以咱也得有个名号,你们有什么想法?”

  “你给定个名字吧,你是领队。”齐云说。

  “名字就什么都行吧,就是个称呼。”爱琴说。

  “那好,我想了一个,咱老百姓就图个平平安安,咱们就叫平安舞蹈队。”王全说,“另外咱们队员需要跳得好又有责任心,每天能确定过来的,不然没办法熟练和保证演出质量,服装也得统一,你们也听到多少人提醒咱们着装的事儿了。”

  “服装统一也好,不知道需要多少钱?”人群中开始窃窃私语。

  “我现在也不清楚需要多少钱,但是这个事儿得办了,明天谁有空,咱们一起问问去,看看定做服装或者都买一套的话需要多少钱。”王全说。

  “你先问清楚,再给我们说呗。”有人说。

  “队伍和服装的事儿,你们也都得回家商量商量。别到时候有这个不来那个请假的,真要组队,咱就认真点。”王全严肃地说。

  “明天谁可以一起去挑衣服?”王全问,“我和兰芝一起去吧,她有眼光,识料子。”春花答道。

  “好,不过料子问题还在其次,关键得便宜,估计贵一点家人有意见的就多了。”王全说,“没事的话今天就先解散了,回去好好商量商量。”

  晚上收拾完设备,他又是最后一个回家,要走一段路才到家。路上就听院里传出来声音说:“你这一天到晚想着跳舞,正事不干,家里也不收拾,还要花钱买服装,没门儿,我能抽空帮看着孩子让你时不时去跳一回就不错了,你真还想正经地天天去啊。”

  “你这么大声干什么,我这也没怎么耽误事儿啊。”就听一个人细声细气地说。

  “你要当固定队员就不一定了,还花钱还得天天去,咱们这家不能跟他王全比,他一个人啥事没有,全村也就他一个闲人了。”那男的不依不饶地说。

  定睛看看,这应该是新月家,看来商量这事没成,还吵架了。

  王全心里有点生气,可人家两口吵架,他又在路上走,就权当不知道,闷闷不乐继续往前走。想想这么多人,明天真能当队员的屈指可数啊。

  自从学会玩微信,视野也开阔了,人最近也被手机绑定了,干什么事都必须带着手机,消息一响立刻看,生怕错过哪一条。协会里也真热闹,交流交流确实好,不交流不知道人家都怎么做的。有个人还发过选队员的标准,王全还记了下来,是说太年纪大的不行,闪着腰撞着胳膊腿儿的都得麻烦,风险大;太年轻的也不行,事多人也矫情;必须得选长得好跳得好的,这样比赛才有希望,不然都得被刷下来,他总结了一堆经验供讨论。

  第二天春花和兰芝先到了王全家,打算一起去市里看看服装,王全也在群里问了服装的事儿,都说表演服就得鲜艳夺目,他们坐车到了市里,市里还是更繁华些,兰芝和春花以前也来这里买过不少衣服,找到地方并不难,难得是选什么样,而且价格得便宜点。

  问了成衣,也问了定做的,比较来比较去,还是定做一个布料不算好但样式要好的最可行,她们想着日子就要红红火火,服装要艳丽的话就选大红绣花的做一套。王全记下各种的价格,讨价还价到人家都快不卖给他了,说:“你不知道我们那不算富,跳舞又是个额外花钱的,你必须得给最便宜的。”老板说:“我知道,你这话我都听了几遍了,你量大我给你算最便宜的,但我们也是生意,我又不能做慈善,也不能亏本卖给你吧。”

  “那好吧,就这个价了,你留个电话,等我们确定后我找你。”王全说。

  “唉,你这说了半天今天也不定。”老板说。

  “我定,我们肯定要买的,就还没确定人数,再说你定做也得去量啊。”王全说。

  “行吧,希望多点人哈,这价格人少了真不给做。”老板说。

  “你就看吧,没准我们舞蹈队跳出名气还能给你打广告呢,你这衣服穿在她们身上就更好看,都是活广告。”王全边说边指指春花和兰芝。

  “都好看。”老板笑着说。

  服装的事儿搞定了,晚上就等看看队员都有谁了。

  等到晚上,王全给大家说了服装的价格,然后选队员,先是自愿报名看有多少人,然后再选。有老人特别想参加,王全说:“咱这以后去广场跳,恐怕身体吃不消,老年人可以跟着在这里锻炼。30-60岁身体不错的可以参加。”话音刚落,就听到有老年人说,“我们这有没人要了,又不教我们,来跳个啥。走,咱们走。”于是队伍中的老年人走了几位。

  “我不走,锻炼身体嘛,不比赛也行。我觉得挺好的,我最近身体就比以前棒,腰都不疼了。”就听干娘坐在旁边说。

  “只跟着跳不比赛不买服装行吗?”有人问。

  “队员是比赛的,要天天到场,随叫随到,其他都自由。”王全说。

  “那谁还参加队员啊,自由的多好。”听到有人说俏皮话,引来一阵笑。

  现在为止能做队员的也就最开始王全盘算觉得有空有心情的那几位,也就五六位,实在说凑不够一队,“要不这样,不能每天都来的也可以,但不能缺的太多,比赛肯定得有服装。”兰芝提议。

  也只能这样了,想进来的不合适,跳得好的有几位,又不能天天来,把这当个认真的事儿做,真矛盾。

  “这样行,我们也想参加啊,但是谁家没有一堆儿事,肯定保证不了天天来啊。”新月说完,一阵附和。

  “那就统计下看做服装的有多少位?”王全说,实在是拿这些人没办法,一瞬间也感到有些心累和不耐烦,大事小事他都操碎了心,就光让她们来跳舞,对她们还有益的事儿就这么难。

  做服装的人数还算凑合,能有差不多十七八位,王全看了看,其中有的跳得实在一般,也看到跳得很好的也有不比赛的,他的工资现在也都月月光,路费什么的小事他都包了,但实在不能再免费给大家买服装了。

  定了人数王全就给服装店老板打了电话,约了第二天派人来量,集合人的时候还是少了一位,说娘家兄弟媳妇刚生了孩子请满月酒,不能不去。派来的小姑娘量了尺寸记录数据后说:“过几天我们做好后你们可以去取了,等我们送来也可以,但是要久一些。”王全说好,尽量能早点做好送来。

  服装到了以后发给大家换上,来到训练的地方,都说这个还真不错,有几个没买到有些后悔,不过两三个人再定制也麻烦,就先继续训练,到时候谁不能参加比赛的时候还可以转让。服装到位,名号也有了,这队伍总算有点舞蹈队的模样了。

  王全给记者小伙子发了微信,说等再到农历十五的时候,他们就可以真正地在广场上一展风采,也欢迎他帮拍照。民间协会组织也邀请各舞蹈队一起来开会交流,王全背着包到了会场,发现县文化局有头有脸的人物也在。他被安排坐在前排,一位领导讲了国家鼓励创新,弘扬民间文化活动,鼓励新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等等,王全听着热血沸腾,他就想锻炼身体戴着大家跳跳舞的事儿还有这么深远的意义,一下子就跟整个国家联系起来的感觉。

  几位领导讲完,还请下面的队长都发表意见和建议,分享经验,还点名要王全交流经验,领导见到他热情地说:“咱们没见过,但是我知道你们,跳得挺好,我在群里也看到你发你们排演的视频,真不错,你可以给大家讲讲创新方面的经验。”王全有点茫然不知所措,原来领导也知道他们呐,又激动又一时不知道讲什么好,他想起来电视上领导讲话的模样,就模仿着讲了他们从头到现在的发展经过,讲完没想到还有很多人鼓掌。

  最后领导问有什么需要帮助的,王全又不好说需要经费,就说没有,说完就开始后悔,不过想想这事大家都不提,就他一个人提多没面子,作罢。

  会后一起吃饭,身边是位豪爽的美女,开会的事就是她张罗的,她说我叫谭音,群里也是这个名,副群主。“哦,你就是谭音呐。”王全恍然大悟道:“总是听在群里发语音,今天见着真人了。”谭音是标准的大美女,大眼睛小嘴巴,画着精致的淡妆,说话也中听,她也是县里负责这些文化队的干部,平时有什么消息和活动,总在群里发语音。

  “你们应该多参加参加活动,我也看过你们视频,挺不错的,什么时候也让看看真正现场跳的呀,以后有什么事儿,什么需要帮忙的就找我。”谭音对王全说。

  “好啊,我们这个月十五就来广场跳。”王全说。

  “那最好,我到时候来看,真跳得好,我推荐你们参加比赛,而且也能去太昊陵里面看看。”谭音说。

  聚餐认识了不少人,县文化局的,民间协会的,还有不少队长,印象最深的,他还是这个谭音。

  王全回家就传达了思想,也发了这次开会的一些照片,说跳得好咱们就能参加县里比赛,而且还能去太昊陵,这消息挺让人欢欣鼓舞,来跳舞的人都增加了一些。

  最近的排练人也到的比较齐整,要比赛必须人多,不能只有几个熟练的,这些人中有些人协调性真的不太好,死活都达不到理想状态,王全难免着急和大声纠正她们,女人本来就敏感,被训了两回就很受伤,逐渐不敢去跳了。淑芬在老家时的好朋友玉凤就是其中一位,有一天她突然想这个朋友,打电话聊聊家常,说着说着就聊到跳舞,问上次听王全说你也在学跳舞现在学得怎样了?玉凤说你别提这事了,总是挨训,他那声音又大,我总是跟不上,我又不像那没皮没脸的,后来我就没去了,你说王全也是,跳个舞还这么认真。

  淑芬再给王全打电话的时候就说他,你怎么那么训人家呢,还嫌人不够,人都被你训跑了,王全说你不知道现在我们想着要冲进比赛,要求得多高,她根本就跳得不行,两个人又是一言不合,不欢而散。淑芬感觉他最近着急,心思都在跳舞排练上,都想不起来给她打电话了,不像以前有事没事聊两句。

  到了农历十五,她们像上次一样来到广场舞上,不过这次是统一的中国红着装,更加娇艳漂亮,这次还有记者的报道,文化局领导观看,全队的人都格外重视,也难免有点紧张。表演都驾轻就熟,很是成功,像上次一样的出彩,一样的惊艳,还多了不少花样,不过王全总感觉她们没有第一次那么自由奔放,那么欢快,这次跳得比较拘束。

  记者小伙也录下了全程,说:“我会发一篇报道,你们代表新农民形象,而且有很多创新,我会带着视频回去让人看看。”

  王全看到谭音也在人群中看了全程,等表演结束的时候,谭音走到他身边说:“我觉得你们可以参赛试试,县里正在海选春节节目,不过你们要参加的话也有一些需要改的细节,这个到时候再详细说。”

  王全说:“好,怎么参赛,什么时候比赛?”

  谭音说:“这个我来办,到时候通知你。你们既然来了,又是协会会员,今天来了估计有十几个人,我先给你们办个卡,可以到太昊陵里面逛逛。”

  众人听到这消息都很高兴,听着谭音安排,进了太昊陵。她们只有大年初一才舍得花钱进太昊陵,虽然门票不贵,但平时也不会总去,太昊陵对所有的人来说,都代表着虔诚,神圣,美好。

  从王全记事的时候起,那里就有人祖高大的陵墓,旁边神奇古老的合欢树,修剪成各种动物形状的园艺,每一处都有久远的传说。关于陵墓来源,传说人们以前祭祀总是加一点黄土,时间久了,人祖坟不但没有随着时日风化变小,反而越来越高大。最近几年也有过一次大的修缮,不过文化底蕴之类的对于老百姓来说,都是融入日常而不自知,没有人专门关注,但故事口口相传,至今不衰。

  她们先在太昊陵内祭拜,然后看了一圈,这里还是老样子,一样是虔诚的人们,一样烟雾缭绕,一样青翠的松柏,一样古朴原始的旧貌。她们坐在公园里休息,谈家里还有什么愿望未了,谈祖祖辈辈讲的故事,聊到今天广场的表演,王全说我看你们今天有点放不开啊,几个人一致承认有点紧张,这氛围场面还是有点太严肃了,王全说:“你们这一个个在底下的时候能翻天,这还没怎么着可不能就忍怂了啊,谁看都一个样,不管是谁,表演好咱们的就行,这既然来了,咱要不也给人祖表演看?”

  “好啊,谁想到能有福气在这儿跳个舞呐。”爱琴应着说,其他人也都说是。

  公园不像正殿人那么多,穿戴好装备,她们立马场地拉开,跳了起来。

  阳光透过松柏稀稀疏疏照在地面上,谱写着光与影的旋律,大地上人影飘动,幻化着花鸟树木,人兽虫鱼,一派祥和,王全和她们都全沉浸在自己的舞蹈里,很多人回忆起来,都说那是她们最好的表演,最美的样子,可能真是沾染了当地的灵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