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王家梦想进行曲

第二章 跳舞

王家梦想进行曲 魔法奶奶 4217 2018-08-18 21:25:42

  王全早早地吃了晚饭,看着电脑视频,盘算着怎么教这些人跳舞,现在各种工具都还没有,没有花篮,没有经板,有的只是几个人,还不知道晚上会不会到。

  夕阳西下,天边彩云绚丽多彩,霞光照在王全身上,映出红色光影,他一个人站在路边,望着路对面的广场,想象这一群人在这里担花篮的情景。

  王全又拉了跟电线挂好了灯泡,晚上这里肯定看不见,照明是第一位的。笔记本电脑一会儿就没电,先用手机放着给大家看一遍,然后再念着节奏练习,他是这么打算的。

  天色渐晚,王全先叫了齐云,齐云和玲玲先过来了,等着约好的那几位,左等右等还不见人来。“这几个人还来不来啊,没准是不敢来了。”齐云说。

  “大哥要不你去看看,这都过了好一会儿了。”玲玲催着。

  王全也心想这几个人还到底来不来了,正准备到东头去问下,就见几个人影打着手电往这边走,“再等等看,没准这几个就是。”

  人影越来越近,逐渐能听得出确实是他们几个。

  “春花吗,我还以为你不来呢,让我等了好一阵,下次不能迟到了哈。”王全说。

  “怎么会不来呢?这不我去找她们几个,迟到的可不是我,兰芝家今天吃饭晚了。”春花说道。

  “真是让你们等着急了,我今儿蒸馒头,面开的晚了,耽误了会儿。”兰芝解释道。

  “华芝呢?”王全看少了华芝问道。

  “她要照看小孙子,来不了。”爱琴说道。

  “那咱们开始吧。先得有节奏,现在也没音响装备什么的,我存到手机上了一段,先放给你们看看。”王全说,接着就点开手机视频放了起来,几个人凑到一起看着这小屏幕,“这小不点的屏幕,挤着也看不清,俩人俩人看吧。”齐云说。

  于是齐云和兰芝看了一遍,爱琴和春花看了一遍。

  等他们看完,王全说:“你们看,咱们先练习走十字步,然后再学别的。”说完就示范走起来,一边快动作一遍慢动作,边分解动作边解说,几个人看了一边说,扭捏着不好意思动起来。

  “你们怎么了,说好的要学,不动怎么行。”王全对着她们说。

  “练这个还挺不好意思的,这灯怎么这么亮,你先把灯关了吧。跳好跳不好都没人看见。”爱琴说。

  “关了灯就看不清了。”王全说,“看不清还怎么跳,错了也不知道啊。”

  “我觉得也是关了灯,你说咱们都没跳过舞,这突然跳还真不适应。”兰芝也建议关了灯。

  “反正关了也能看到人影,又不是全黑一片,你就关了吧。”春花也说。

  “我说你们都扭捏个啥呢,有什么大不了的,不就跳个舞嘛。”齐云说。

  “那你怎么也不好意思跳呀。”爱琴和兰芝齐声问她。

  “好了好了,我听你们的,关了这灯,这灯还是我好不容易拉线弄好的呢,我关了后你们可得跳了哈。”王全说。

  “行,关了吧。”兰芝说。

  王全跑过去把灯闸拉了,顿时眼前一片黑,幸好这晚上有人的人家都开着灯,多多少少能照进来一点。

  “好了,我们开始练,来,跟着节奏,一二三四,五六七八,念着走起来。”王全指挥着大家。

  几个妇女小声跟着走起舞步,开始都很小步,也不胆大,逐渐走了几步后慢慢越来越大胆。

  “我说你们声音怎么这么小,跟蝇子嗯嗯似的,平时那说话的劲儿都跑哪去了。”王全看她们偷偷摸摸胆小的模样跟他自己开始练的时候也差不多。

  正说着,闪过来一道手电筒的光,几个人立刻停了。“谁啊?”王全问。

  “是王全啊,我以为是谁呢,大晚上的你们在这干什么呢?我在家听到外边有声音,原来是你们呢。”王全一听这声音,像是后面的邻居,白天不在家的那个慧云奶奶。虽说称呼奶奶,但她实际年龄也就40多岁,比王全小了十来岁,农村的辈分中,她属于长辈。

  “是慧云呐,我们没事就在这玩玩说说话。”齐云说道。

  “你们在这玩个啥,这都多少年没人在这边玩了,哪里说话不行,到我家来说呗,还是有吃有喝好招待。”慧云笑着说。

  “我们跳舞嘞,你要不要一起跳?”王全说。

  “跳舞?”慧云吃惊道,“跳啥舞?”

  “你来看看。”王全邀请道。

  “别别别,别让她过来。”这几个人齐声道,“我们可不让人看着跳。”

  “没事,她又不是不认识,看看有啥,再说你们还能一直不让别人知道吗?”王全说。

  慧云边走边说:“我看看有啥,你们都敢跳了,还不敢让我看呐,别怕,我又不吃了你们。”说完笑呵呵的就走到了眼前。

  “这黑灯瞎火的,你们怎么跳的,跳了我也看不清啊。”慧云说道。

  “开着手电,我跳给你看看。”王全说,“你就在后面,近,多方便,有空想跳了,随时可以来。”

  说着王全就十字步走了起来,边走还边加点音乐和鬼脸。

  “你行啊,什么时候会这个的,人聪明就是没办法,样样都通呐。”慧云夸道。

  “没你能干啊,我这没事大闲人,就想锻炼锻炼身体找点乐趣。”王全说。

  慧云看了一会儿说:“这我可不行,我这还得拼命赚钱给我家孩子盖个楼房呢,再说他们就在眼前,看到我这么疯,还不知道会怎样呢,你们接着玩,渴了到家来坐坐。你们几个真行,挺胆大的,还不敢跳给我看,早晚我都要看看你们跳舞的,哈哈。”

  “你晚上没事也来一起跳呗。”齐云说,“我们也都不会,正跟着他学呢。你说这辈子跳舞咱们也都头一回,还真是既新鲜又害羞哈。”

  “多跳跳就好了,我开始也不太敢跳,主要是咱们村也还没这氛围,要是大家都跳了,估计也都习惯了。跳熟练了,自信又好看,就自然不害怕了。”王全说着又教他们跳了起来。

  对于她们,对节奏什么的都没啥概念,王全讲节奏就是数一个数动一下,做一个动作,这样动的不乱。逐渐的她们跟着王全数着一二三四动了起来,渐渐觉得活动活动筋骨还真是开心,跳跳也没什么不好。

  又就这一个简单动作,她们练了一个小时,逐步都能走成十字步,跟上节奏。练得也都感觉累了点,开始还觉得这么简单,不费什么劲儿,没想到一直站着动着也是不容易的事儿。“咱中间得休息一会儿,你说干活也不能一直这么干是吧?”齐云提议。

  “好啊,是得休息休息。”王全说,“我看大家也都累了,今天也都练了很多,要不今天先练到这里,明晚接着练。”

  众人觉得也是,时间过得好快啊,不知不觉已经是9点多了,她们开始光扭捏不练就花了一个多小时,现在走舞步自信了很多。

  大米开花,各回各家,三俩人一起结伴而行,路上幸福地唧唧喳喳,谈论着你这个动作好,我那个不到位,开始节奏没赶上,后来觉得这跳舞也不难么,等等。这个说:“你别说,王全还真跳的好。”那个说:“咱这以后得弄点真花篮,光会走十字步不行。”“明天我还去找你哈。”“好嘞。”欢声笑语逐渐消失在夜色里。

  王全回到家,洗刷收拾后躺在床上,想着第二天进行下一节,他已经很久没有这么晚才回家了,再也不用担心没人陪伴了,剩下的只是开心,一躺下他就很快沉沉睡去。

  第二天几个人都如约而至,王全说:“今天可以开灯了吧,你看你们跳的也都挺好的,跳给别人看也没什么呐,再说开灯也好看清楚自己跳的对不对嘛。”

  “还是先别,还没特熟练,再说你一开灯,该有不少来看的人了。”爱琴说。

  “来看更好,咱们这越多人看,就越多人跳,也就越热闹。”王全说,“你看你们要是不看我跳不也不会来跳嘛,咱这就不怕人看,以后还要跳给人家看呢。”

  “你说的也对,你说咱要跳的也不坏,还能去太昊陵大殿门口跳跳呢。”齐云道。

  “我看得买点花篮,真担起来才好看。”兰芝说。

  “这事儿我想过,等跳的人多了,咱们就买个音响,买点花篮,真担起来。”王全说,“今天接着练习昨天的,练多了练熟悉了,自然就不怕跳给别人看了。”

  “今天还是不要开灯了,我现在还没跳好呢,明天再开吧。”春花说。

  于是一群人数着一二三四走了起来,王全不断地看看这个,纠正指导下那个,这个指导人的感觉也真好,他也享受这份权力和权威,他也要带着这些人跳的更好,也去太昊陵广场担花篮去。

  今天她们都练习得很认真,还加了中场休息,休息的时候,爱琴对王全说:“我白天给青莲说了跳舞的事儿,她也想来,明天让她来不?”

  “好事啊,想跳的都可以来。”王全说,“咱就不怕人多,人越多越热闹。”

  “我觉得以后开村里会议的时候,可以在会上说说”,齐云说,“或者喇叭上吆喝下,想来跳的估计就都知道了。”

  “先别吧,咱这跳的还不好,灯还不敢开呢,要人多了,更不敢跳了。”春花说。

  “你们几个先练好,等人来了,你们带队。”王全说,“明天咱就开灯练,谁想过来看,谁想过来加入都行,你们可不能打退堂鼓。”

  练舞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转眼就又过了一天,这天晚上王全提前把灯开着,等着几位,她们准时来了,看着明亮的灯光还是觉得有点耀眼和胆怯,“慢慢就习惯了,也就开始难,趁着现在没人看,走起来。”王全鼓励道,于是几个人逐渐从小步到大步,从不自在到如若无人,慢慢自信地跳了起来。

  路上难免偶尔有人路过,看到总觉得这事新鲜,都想瞧瞧,一开始几个人还不好意思,见到人来看就停着不跳,或者至少受点影响,但是搁不住催促也就大胆跳了起来,得到的夸奖越多就越自在和不怕,渐渐就觉得人看不看无所谓了。

  这个晚上路过了十来个人,男的女的老的少的,有的看一阵,有的一直看到练结束,那些看到结束还恋恋不舍的,大多数完成了从惊讶到新鲜到想尝试的转变。那些见到觉得不错的男人,回去也动员他们家人去玩。

  第二天,全村人都知道有几个人在担经挑,王全看扩大宣传的时候也到了,就想着下次村里开会他也顺带着说说。来他院子里找他的人也多了,聊聊天,想跟着学,王全觉得得赶快买音响和行头了,这些欢乐是他买都买不来的,不过他也不知道这些都需要花多少钱。孩子打来电话,问他最近怎样,他讲了这段时间的情况,这几天比较开心,浑身毛病一个没有了,或者根本没时间去关注别的事,全身心都想着担经挑了。孩子们也替他高兴,支持他有个爱好,总比闷出来病好得多。

  他想买些设备,本来还想着设备是大家一起凑钱买还是他自己承担,先问问多少钱吧,等后来一问算下来也就不到一千元,他觉得自己一个月工资花在这上面还是值得的,反正自己锻炼也要锻炼,大家一起练反而更好,更有心劲儿。

  买来担花篮的行头,放在自家屋子里,最近来找他想一起玩的人也多了,逐渐老老少少最多的时候有二十来号人参加,小到正在上小学的孩子,晚上跟着妈妈一起来,大到七八十岁的老人,包括他干娘,也想来参加,不过大多数人开始都怕被人说,都是逐步慢慢动起来的,也有一些人永远都是站着看,不敢跳。

  不过广场是彻底热闹起来了,原来村里毫无生气,现在氛围也都活跃了起来,大家也都形成了习惯,每到这时候,就过来或看或跳。王全最近也是一直忙并快活着,他好久没这感觉了,他觉得这是他一生做过的最重要的事儿之一。

  买了花篮以后,跳的好的可以正式开始练习担花篮,有的平衡杆比较好,有的节奏感比较强,王全也都根据特点配合好,选中的可以组队练习,没选中的可以继续不用道具接着练,这样的日子热热闹闹,也给村里人提供了一大乐趣。可好景不长,幺蛾子就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