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孤光自照风色

第二章 昭质不见了

孤光自照风色 江边晚 2876 2018-08-16 16:47:58

  清宜先问道:“疏月,刚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疏月神情一转:“回二小姐的话,刚才奴婢过去询问路边卖胭脂的一位大娘发生了什么,她跟我讲,她刚开始做生意好好的,路边突然发生争吵,她才看见是一对母女在街边卖灯笼时,有一位中年客人买灯笼,还对那位姑娘言语骚扰,大放厥词要买了这个姑娘,说要带姑娘一起走,卖灯笼的大娘竟然真的要将女儿卖了,那位姑娘誓死不从。”

  秋梧义愤填膺:“世上竟有这样的母亲,要将女儿卖了。”

  江晚安抚了一下秋梧,示意疏月接着说。

  疏月:“大娘和姑娘就这样吵了起来,商人和路人纷纷都围观看,谁知一个黑影闪过,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将那位姑娘掳走了。”

  清宜瞪大了眼睛:“竟然还有这种事情,那个掳走人的黑影是谁?”

  疏月摇了摇头:“大娘说黑影太快了,根本看不清楚。”

  江晚疑惑:“黑影?秋梧你那会叫凤鸣追的?”

  秋梧突然想起来:“对,我当时看见一抹黑影飘过,直接让凤鸣追了上去。当时大家都忙着安抚马。”

  “大概是什么时候?”江晚问道。

  秋梧想了一下“应该是马刚受惊的时候。黑影太快了,我记得当时只是一瞬间看到的,这么说,当时昭质也看到了。”

  清宜恍然大悟:“那会我们忙着安抚马,一直没有注意到缺了谁,昭质从那个时候就追上去了。”

  秋梧咬牙:“这个丫头,整天胡来。”

  江晚推断:“以昭质三脚猫的功夫应该追不了多远,更何况凤鸣在她前面,应该会碰到,不过安全保证,风竹你也去找五小姐。”

  凤竹:“是。”

  秋梧:“那端王府我们还去吗?还是现在回家,赶紧告诉娘亲爹爹。”

  清宜摇摇头:“先别惊动爹爹和娘亲,爹爹知道了,昭儿回来免不了一顿责罚,更何况娘亲最近身体不大好,不易受惊吓。”

  江晚赞同:“说的没错,端王府我们依旧去。昭儿的事先瞒着爹爹娘亲。”

  清宜吩咐落梅:“落梅,你现在给大姐报个信,让她帮忙想想办法。还有让今天的侍从不准把这件事说出去。疏月你把给端王妃的礼物再点理一下。如果没有缺失,我们按照原计划依旧去端王府。”

  落梅、疏月:“是。”

  宫中

  疏画恭敬:“小姐,这次献给黄贵人的礼物中,竟有几件赝品,黄贵人发现了,大发雷霆,命我们彻查此事。”

  叶书夏扶额头:“到现在可有查出来什么?”

  疏画摇头:“询问了看管的太监和宫女,他们都说不出所以然,倒是有一个人有些可疑。”

  叶书夏看着眼前送来的赝品:“说说看。”

  疏画讲道:“送给贵人的前一天晚上,本该是这个太监当值,但他突然说得了风寒,告了假,换了值班的人。”

  “他现在人呢?”叶书夏拿起赝品仔细看,却似乎闻到了一些味道。

  疏画:“说是病的很重,卧床不起。”

  叶书夏将花瓶递给书夏:“你过来闻闻,有没有觉得这个味道很熟悉。”

  疏画接过仔细闻了闻,瞪大了眼睛:“这个味道……”

  叶书夏笑了:“叫春香来。不要惊动其他人。”

  疏画恭敬:“是。”转身去了柔仪殿。

  柔仪殿内,一派祥和,疏画到了门口,正巧碰上要去内务府领物料的春香。

  春香看见是疏画,赶紧亲热道:“疏画姐姐,你怎么来这儿了?”

  疏画笑道:“听说啊,这宫里就你绣工最好,这不我最近想着绣个香囊,却有几针怎么都绣不好,想来请教请教你。”

  春香谦虚:“姐姐夸奖了,我这绣工放在着皇宫里也就一般般。不过能为疏画姐姐帮上忙,我是再愿意不过的。”

  疏画装作忘记带香囊的样子:“哎呀,你看我这记性,光顾着找你了,没带香囊来。”

  春香一听赶紧献殷勤:“没事。疏画姐姐,正巧我这会子没活,我去你那里帮你。”

  疏画装作不好意思:“那真是麻烦妹妹了。”

  春香摇头:“能帮到姐姐,我就很开心了。”在去的路上,疏画一五一十的告诉春香,是自家小姐找她有事,这一路可把春香吓坏了,一直埋头不说话。

  到了书夏的住处。春香赶紧行礼:“见过书夏姑娘。”

  疏画将她扶起来:“春香姑娘不必多礼,我家小姐叫你来只是问些话。”

  一听是书夏要问话,春香赶忙回答:“书夏姑娘有什么话尽管问,春香都如实回答。”

  书夏给疏画使了个眼色。

  疏画在春香耳边耳语几句。

  春香听完,脸色立刻就变了,立刻跪倒在地,嘴唇哆嗦道:“这……这,我也不知道。”

  书夏笑脸盈盈,把她扶起来:“春香姑娘,不必这样,我也只是奉命办事。你如实说什么事情都不会有的,如果你能帮到我,自然也是有好处的。”叶书夏是皇上亲授的女官,更是太后、皇后身边的红人,又是当今叶将军的大女儿,虽不是担任什么大职位,但就这样的背景,已经能让别人敬怕。

  春香低着头,终于支支吾吾的说道:“秋华确实和全公公对食。”

  书夏严肃道:“这种东西不能凭空捏造,有证据吗?”

  春香为了证明自己没有胡说,赶忙回答道:“证据自然是有的。”

  书夏笑了:“好。那就拜托春香姑娘了。”

  春香行过礼后,疏画送她回去,叮嘱她:“今天的事情。”

  春香回答:“疏画姐姐放心,我谁都不会说的。”

  疏画笑笑:“好,那就劳烦妹妹了。”

  送春香走后,疏画回屋问道:“小姐怎么能知道她一定有证据呢?”

  书夏回答:“这宫中人人都有自保之心,防人之心更是有,春香既然今天刚在我们面前说出来,肯定是有证据,要不然她是万万不敢说出来的。而且她早已嫉妒秋华,秋华是怡妃的大宫女,处处压制她,她如果发现秋华的秘密,也一定会留下证据,以后可以抓住时机,威胁秋华。”

  疏画大悟:“她一直没有揭发秋没说出来,恐怕也是知道,秋华是怡妃的贴身婢女,不好揭穿,恐怕揭穿后,怡妃也不会饶过她吧。毕竟告发秋华,怡妃的面子更是过不去。”

  书夏点头:“没错,所以,我们现在来当那个恶人,帮她揭穿秋华的事,对她有利无害。”

  疏画笑了:“小姐太聪明了。”

  书夏叹气:“那个太监那里,还是要盯紧点。不要让他跑了。”

  疏画回答:“放心吧,小姐。”

  端王府。

  端王妃卧病在床:“咳咳……几位小姐来,不能好好接待,真是失礼了。”

  清宜赶紧道:“王妃哪里的话,王妃病了这么久,我们才来拜访,实属我们的失礼。”

  江晚补充:“王妃病成这个样子,能接见我们,我们已经很开心了。”

  秋梧也说道:“是啊,王妃还是要注意身体。”

  端王妃用手帕掩着嘴:“咳咳……几位小姐一年不见,越发成熟稳重了,也变得更漂亮了,咳咳。”

  清宜、江晚、秋梧都因为端王妃的夸奖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秋梧说道:“端王妃虽然病着,但依然美得不可方物呢,我们几个抵不上王妃的十分之一。”

  端王妃笑了:“秋梧这孩子,越来越会说话了。咳咳……想当年,你们大姐书夏及笄之时,咳咳……我还是头一次见你们,咳咳……都还很小呢,诶,今天怎么没见昭质来?”

  江晚笑笑回答:“昭质今天身体不舒服,就留在家里了。大姐和昭质都让我们带好呢。”

  端王妃担心道:“昭质病了吗?幸好没有来,要是染上我这更重的病,可就糟糕了。”

  皇宫中

  疏画急急忙忙找到正在修理花的书夏:“小姐,不好了,不好了。”

  书夏安抚疏画:“怎么了,有话慢慢说。”

  疏画缓下来,慢慢说道:“小姐,二小姐让疏月送信来,说五小姐不见了。”

  书夏惊:“不见了?”

  疏画点头:“疏月说,小姐们不敢告诉将军和夫人,想让小姐你帮忙想想办法。”

  书夏很快冷静下来:“他们有没有说到底发生什么事情。”

  疏画快速的把事情经过讲给了书夏,书夏听后:“没错,事情还没那么严重,不至于先告诉爹娘,既然他们到了端王府,如果昭质晚上还没找到,就只能请王妃顺水推舟帮个忙了。”

  疏画立刻明白过来:“疏画知道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