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邪帝追妻绝世毒医

把你放倒很容易!

邪帝追妻绝世毒医 染墨镜水鱼 2027 2018-08-31 06:54:18

  没有人比他清楚清瞳的身手与实力,她在没有运用武之力的情况下,仍能躲过他的剑,摆脱他的追杀,而现在的她只是一个五岁的小孩,这样的身手,又岂会是泛泛之辈?

  “怎么啦?夫子,我有武之力吗?”见久没动静,她睁开眼睛仰着头问着。

  看着她清澈纯真的眼眸,郭夫子一时间不知说什么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竟然测不出她有一丝的武之力,只怕今日出了这顾府大门,顾相刚认的女儿没有武之力无法修炼这个事实将传遍整个皇城,这样的结果,实在是他没有想到的……

  “梓楠,你带妹妹去花园玩吧!”白嫣招手示意着,生怕有人露出轻视的目光让她看了难受。

  随着气氛再次活跃起来,夜殇陌不动声色的便退了场,往花园而去,沐宸风见了,目光朝他离去的方向看了一眼,慢慢的敛下眼眸。

  花园中

  “妹妹,你不用担心,不能修炼就不能修炼,没什么大不了的。”顾梓楠用着那胖乎乎的手在她的头顶上拍了拍,以示安慰,弄得清瞳哭笑不得。

  “胖子哥哥,那么以后我的安全就交给你了,你可要努力修炼喔!”

  “嗯!我会的。”他郑重的点了点头,胖嘟嘟的脸蛋上难得的出现认真的神色。

  看着花园里盛开的鲜花,她上前摘下一朵笑眯着眼递给他:“胖子哥哥,来,给你吃。”

  “这是花儿,哪里能吃?”

  “花儿才好吃呢!你看。”她吸了吸花中的蜜,甜甜的,带着清香,味道极好。

  见状,顾梓楠也依样画葫芦,试了一下,眼睛顿时一亮,惊喜的道:“妹妹,原来真的能吃的。”

  “嘻嘻,那当然。”

  “清瞳。”夜殇陌走了过来,俊雅的容颜上带着温和的笑容。

  “是你?有事吗?”

  “给你的。”他从怀里拿出一个蓝色的小瓶子递上前给她。

  她看了一眼,问:“这是什么?”

  “这是雪肤霜,可以去疤的,你脸上的伤还留着浅浅的痕迹,擦了这个就可以恢复如初了。”闻言,她摇了摇头:“不用了。”这种东西,她随便调配出来就有了,何必拿他的。

  “妹妹,雪肤霜很珍贵的,真的很能去疤痕的。”见她竟然连送上门的东西都不要,唐子浩当下就替她收下了,那可是千金难买的好东西。

  “那我们就更不能要他的。”她朝顾梓楠使了个眼色,示意他把东西还给人家。

  顾梓楠嘟着嘴不舍的看了看手中的瓶子,又见清瞳正看着她,这才把东西递上前:“我妹妹不要,那还给你吧!”

  见状,夜殇陌目光微闪,看了她一眼,便接过瓶子,对她说:“如果将来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你可以找我。”说着,便转身离开了。

  “哎?”

  清瞳怪异的看了他离去的身影一眼,暗想,这人是什么意思?不会是以为她无法修炼所以对她心生同情吧?

  入夜,随着前面客人们的相继离开,顾正宇与白嫣一同来到清瞳的院子,一进院子,便见她坐在顾梓楠绑成的秋千上面荡着,两人相视一眼,便走了过去。

  “瞳儿。”

  “爹爹,娘亲,你们怎么来啦?”她从秋千上跳了下来,小跑着走向他们。

  “我们来看看你睡了没。”顾正宇弯腰将她抱了起来,笑问:“自己一个人在想什么呢?”

  她双手顺势环住便宜爹爹的脖子,眼珠一转,笑盈盈的问:“爹爹,我在想为什么我们这里叫龙腾大陆啊?这个世界有多大呢?龙腾大陆上是不是有很多很厉害的人?”

  “呵呵,你呀!人小鬼大,梓楠都没问过的问题,你倒是问出来了。”他与身侧的白嫣相视了一眼,笑道:“既然你想知道,那爹爹就讲与你听。”

  “这世界之大,无边无际,有许多未知的地方,也有许多未知的事物存在着,我们这里之所以叫龙腾大陆,是因为我们所在的地域的形状有如龙形,在龙腾大陆的另一边,相传是一个叫虎啸大陆的地方,那地方有着修真者的存在,传闻,修真者的生命是普通人的好几十倍,是修炼武之力的武者的数倍,不过我们这边却从没见过修真者出现过。”

  闻言,她眨了眨眼睛,道:“那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吗?”

  “呵呵,哪里那么容易。”白嫣轻笑道:“在两个大陆之间隔着冥海地域,听说凶险万分,就算是拥有五百斤力道的武宗也不敢去那样的地方。”

  “那,就是说那边的人都很厉害了?”

  “傻丫头,我们称他们为仙人,你说,仙人厉不厉害?”顾正宇轻刮了一下她的鼻子,道:“好了,你乖乖的去睡觉,脑袋瓜子里别想太多了。”说着,这才放下她,两人一同出了院子。

  “修真者?仙人?”她轻声呢喃着,看了看头顶上的星空,伸了伸腰便准备往房里走去,却突然感觉一道冷风袭来,回头一看,不由吓了一跳。

  “哇!你、你、你怎么在这?”

  夜色下,一身黑衣的沐宸风双手环在胸前倚在墙角冷冷的瞥着她,如鬼影子一般的出现在她的院子里,这样冷不防的出现,还真的是吓死人。

  “平生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

  他冷漠的声音在夜色中带着一丝性感的磁性,瞥了她在那拍着胸口压惊,唇角微不可察的一勾:“看来你是亏心事做太多了。”

  清瞳一挑眉:“你半夜来这里做什么?有什么话就说,别拐弯抹角的。”

  “来看看你被测出没有修炼天赋,会不会躲在被窝里哭。”他走了过来,随意的打量着她的院子:“看来,顾相夫妇待你不错。”听到这话,清瞳诡异的笑了笑,自顾自的从身上的裙子取下一根缝衣服的针把玩着,那在夜色下泛着亮光的针莫名的散发着一股寒意,看得对面的沐宸风凤眸一眯。

  “反正还早,不如,我们来玩玩。”她笑意盈盈,异常闪亮的眼眸诡异得紧。

染墨镜水鱼

“我们玩玩儿~”小瞳儿对你发出邀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