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邪帝追妻绝世毒医

脱光光洗白白?!

邪帝追妻绝世毒医 染墨镜水鱼 2209 2018-08-31 06:25:51

  一听这话,夜殇陌微皱起了眉头,看了身后的小女孩一眼。

  顾清瞳一听,不就是把他那张破药方丢了吗?这就不可饶恕了?当下眼珠一转,连忙道:“我不就丢了你的药方吗?我再背下来给你不就得了,你何必非要我的命不可?我又不是故意要丢掉的,再说,你这一路又追又杀的,现在又伤了我的脸,我以后随时都会因为毁了容而嫁不出去,这后果已经很严重了你还想杀我,也太黑心了!”

  “你都记下了?”

  “是啊!我打开看时就顺便记下了,你要我现在就可以背下来给你。”不就是一张破药方吗?真不知他到底紧张什么,就那张药方,顶多也就是让人吊着命没那么快死,根本就不是什么根治之法。

  听着两人的话,夜殇陌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当下便笑道:“王爷,既然如此,那就让她把药方写下来吧!”见他没有说话,他便知他是默许了,于是便道:“前面有户人家还亮着灯,不如就去那里借笔黑纸砚。”

  于是,沐宸风收起了剑便转身往前面走去,两人在后面跟着。约过半柱香的时间后,顾清瞳把写好的药方递给他:“呐,都在这里了,你看一下。”

  沐宸风接过她手中的药方看了看,他原本也看过药方,不过没记下全部,现在见药方上写的跟原本的那张差不多,便也信了五分,他瞥了她一眼,道:“你怎么能确保,这上面的药你没记错?”

  一听这话,她不禁来气了,当下便道:“我有过目不忘的本领,不信,你大可一试。”真是瞧不起人,她堂堂天医,会记不住这区区几味药?

  要知道,顾清瞳在二十一世纪是让各国国主既恐惧又渴望占有的存在,恐惧的当然是她那双能看透世间一切本质的邪瞳,但同时,与她的邪瞳名声并肩的还有她一手活死人白骨的鬼手银针,即可杀人也可救人,全在她一念之间。

  现在,他们竟然在怀疑天医的基本功…最后,沐宸风还是试了一下,因这药方对他来说是不容出错的,他母妃的身体已经不起折腾了,要是出错,那可是会害她丧命的,不过,当他验证了她所说的话后,心下不禁对她另眼相看。

  小小年纪竟然真的能过目不忘,他日的成就定是非凡。

  一旁的夜殇陌眼中掠过一丝幽光,像发现了什么珍宝似的盯着顾清瞳看。只听他笑问:“小妹妹,不知我可否为你测一下武之力?”

  “武之力?”

  对于这片大陆还不熟悉的顾清瞳而言,武之力这三个字更是陌生万分。

  夜殇陌温和的点了点头,露出亲切的笑容道:“嗯,武之力,就是学武之人体内所蕴藏的能力,武之力的级别越高,代表这个人将来的修为越高,在这龙腾大陆,虽然有皇室主权,不过很多时候都是强者决定一切,你自身的修为越高,也代表你越有地位,越受人尊重和追捧。”

  听到他的话,沐宸风瞥了他一眼,却是没说话。因为他说的确实是事实,若不是皇室的实力足够强大,这龙腾大陆又岂会是他们沐家主权?天下第一庄也拥有不俗的实力,要不然也不会在这大陆站稳脚。

  见两人的目光都落在她的身上,她心下一笑,这两人都不是什么简单人物,就算她真的要测试武之力也不会让他们来测试。当下,眨了眨清澈的大眼,脆生生的说道:“我又不学武,测试那个也没什么用,不测不测。”

  闻言,夜殇陌眼底闪过一丝失望,而沐宸风凤眸中则掠过一丝不明的光芒,只见他别有深意的瞥了她一眼,当下便迈步往外走去,几个飞跃间便没入宁静的夜色中……

  见沐宸风离去,夜殇陌只是笑了笑,温和的目光落在顾清瞳的身上,问:“小妹妹,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呵呵,我也不知道我叫什么,我撞到了头,醒来什么都不记得了。”虽然他给她的第一印象还不错,不过她并不想与他深交,当下便装糊涂。

  “你身上的伤是怎么弄的?”

  “我被几个坏人捉了,关在笼子里,这伤是他们打的。”身上的衣服遮不住那几道鞭子的痕迹,她便也直说了。

  夜殇陌略一沉思,道:“你身上的伤和脸上的伤都很难消除,一般的药用了只怕还是会留下疤痕,我庄里有上好的药,要不,你随我回庄里去吧!”

  “不要。”她摇了摇头,将自己仅剩下的一些碎银子仔细的收好。

  “这是为什么?”天下第一庄,多少人想挤破头进去,她却不屑一顾?

  “我喜欢自己一个人。”她收好碎银子后,便笑意盈盈的朝她挥了挥手:“我走了,再见。”

  天下哪有白吃的午餐?无端端的带她去他家?真当她是五岁孩童啊?

  见她也快步的往夜色中走去,夜瑾风怔了怔,面色怪异的看着那衣着破烂的小身影,心下暗自思忖着:她看起来不像一般的小孩,却又为何这一身装扮?有过目不忘的本领,她的天赋想必也不低。

  平阳城的效外

  闻着自己一身臭烘烘的气味,她嫌恶的皱了皱眉,见前面斜坡下有一条小溪,当下便往下面走去,只是,当她靠近那小溪时,却听见有沙沙的声音传来,半伏下身子眨着眼睛朝那溪中看去,这一看,险些冒出两行鼻血。

  夜色下,树影婆娑,轻轻的随风摇摆着,流动着的溪水在月色的照耀下泛着粼粼波光,一名少年站在溪边正背对着她宽衣解带,外衣,里衣,里裤,一件件的褪下,放在溪边的草地上,而少年那赤果果的身体也就这样毫无遮掩的映入她的眼底。

  好吧!本来她就该移开视线的,不过色女本性,这少年的身材也太均匀太性感了,让她都不舍得移开眼放过眼前难得一见的美景。

  心下微虚,带着一丝紧张,像在做坏事似的,她悄悄的朝周围看了看。

  没人?这倒也是,三更半夜的,谁会跑这里来?估计那少年也是这么想的,才敢这么肆无忌惮的在这溪边洗澡吧?

  嘿,那不就代表没人知道她在偷窥美男洗澡喽?

  只是,下一刻,那色色的笑容就那样僵硬在唇边……

  走下溪水中的少年往水中沉下,再哗的一声从水中冒了出来,溪水从他的发梢滴落,划过那古胴色的胸膛,少年凤眸微眯,睫毛上沾着水珠,微仰着头的模样该死的性感,只是,只是为什么偏偏是那家伙?

  

染墨镜水鱼

咦轰轰,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