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邪帝追妻绝世毒医

无法修炼的废物!!!

邪帝追妻绝世毒医 染墨镜水鱼 1917 2018-08-31 06:51:11

  他笑眯着眼睛看着他们众人,这堂而皇之的一番话一出口,根本没人敢说一个不字,只是,众人都知他鲜少当众为一名子弟测试武之力,他今日这番举动,在众人看来顾相的地位是与众不同的。

  顾正宇听了惊喜万分,当即起身拱手道:“如此,那正宇就先行谢过夫子了。”

  郭夫子本身的实力也是数一数二的,而且他极具权威性,由他来测试武之力最为精准,也能让众人信服,他肯为瞳儿测试,那自是最好不过。

  “那件事是你做的?”

  沐宸风黑沉着脸,凤眸带着阴鸷的落在清瞳的身上。

  “哪件事?你说的是什么事?”清瞳眨了眨眼眸,一脸的不明。

  “还有哪件事?你会不知道?”如果目光可以杀人,估计清瞳已经死了千百遍了。

  清瞳笑眯眯的看了他一眼,伸手拍掉了他拉着她的手:“放手放手。”随后,拉了拉自己的衣袖,又不着痕迹的退后一步,这才笑嘻嘻的说:“你是指,欣赏你表演脱衣沐浴那件事呢?还是指拿了你衣服让你光溜着身体那件事啊?”

  “你!”

  沐宸风气炸,他竟然警惕觉如此之差,让一个小鬼给看了脱衣沐浴的场面,只要一想到自己在这小鬼面前赤身果体,不知是羞红了脸还是气红了脸,熊熊的火气直往上冒着,大有一掌把她拍死的打算,可在听到她接下来的那些话时,他涨红的脸色青了又紫,气得说不出半句话来。

  “不过你的身材还真不怎么样,看了之后我都长针眼了,倒是你屁股后面那个奇怪的图印很有趣。”她挑衅般的瞥了他阴沉得可怕的俊脸一眼,嘿嘿一笑:“要是让人知道我看了你表演脱衣沐浴秀,不知会怎么样?”

  “你敢!”他咬牙切齿的怒瞪着她。

  “那你就看看我敢不敢。”她一扭头,精致的下巴一扬,如花蝴蝶一般的飞快往前面跑去。

  见识过她刁钻古怪的性格,也说不准她到底会不会真的那样做,沐宸风拧了拧拳头,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下心头的怒火,这才跟了上去。

  见她过来,顾正宇招了招手,笑道:“瞳儿,过来这边见过郭夫子,今日夫子说亲自帮你测一下武之力,要知道在我们这龙腾大陆,武之力是修炼的基本,如果你体内有武之力,那爹爹一定给你找个最好的师傅。”

  “爹爹,那要是我没有武之力呢?”

  闻言,他摸了摸她的头,道:“呵呵,没有也没关系,你照样也是爹爹的乖女儿。”

  正吃着桌上点心的顾梓楠听了抬起头来,乐呵呵的道:“妹妹,要是你不能修炼,那就由哥哥保护你,娘亲说了,让我好好修炼,变得很厉害就可以保护妹妹不被欺负了。”

  “好。”清瞳笑盈盈的点了点头,走向了那郭夫子的面前,乖巧的唤了一声:“夫子好。”

  “呵呵,女娃娃,来,过来。”郭夫子朝她招了招手,示意她上前。

  清瞳回头看了她便宜爹娘一眼,见他们都点了点头,这才走上前,脆生生的问:“夫子,测试武之力是怎么测试的?会不会疼的?”

  夜殇陌期待的目光一直落在顾清瞳的身上,上回在大街上遇见她和沐宸风时,他并没有见她使用武之力能量,只知道她有过目不忘的本领,心下很感兴趣,她在修炼上的天赋会是怎么样的?

  “测试武之力是不会疼的,你闭上眼睛,放轻松就好。”

  郭夫子站了起来,在众人注视的目光中伸出了手,放在清瞳的头顶上。随着他调动起体内的能量气息,以气引导清瞳身体里所蕴藏的能量时,却久久不见有任何动静,原本期待的众人开始窃窃私语,低声的议论着。

  “怎么一点武之力的气息也没上来?莫不是这孩子真的没有修炼天赋?”

  “不应该啊!测试武之力除了用测试仪之外,以自身气息引导潜在的能量从来都是不会有错的,现在什么反应也没有,估计是这孩子体内没有武之力。”

  “真是可惜了,没有武之力不能修炼,以后长大了也只能嫁个平凡人。”

  夜殇陌有些失望的看着郭夫子放在顾清瞳头顶上的手,那里没有能量凝聚,证明她真的无法修炼,在龙腾大陆,无法修炼的人就算有着优越的地位,也将低人一等……

  看着她仍闭着眼睛,脸上带笑,似乎仍不知今日的这一测试笃定了她无法修炼的事实,有实力的强者,名门家族,自是不可能会娶一个无法修炼的女子,她这一生,将注定默默无闻……

  顾相夫妇见状,看向清瞳的目光带着怜惜,心下暗暗决定,就算她无法修炼,他们也要让梓楠可以保护她,让她将来不被人欺负,不被人看不起。

  顾梓楠也因看到她没有修炼的天赋而心下难过着,一时间连可口美味的点心都没胃口吃下去,但一想到他爹娘说过的话,他眼中又燃起了坚定的光芒,拿着点心又开始大口大口的吃起来。

  他要多吃点,再好好修炼,努力变强,到时就可以保护妹妹了,妹妹不能修炼,以后就全靠他来保护她了,这一刻,他觉得自己是很重要的,因为他有着一个远大的目标,就是要变强,然后保护妹妹!

  “好。”顾梓楠放下手中的点心,擦了擦嘴,便走过来牵着她的手,笑眯着眼道:“妹妹,我们去花园玩吧!”

  见郭夫子神色内疚,顾相温和的笑道:“夫子不过介怀,瞳儿就没无法修炼也是我们的女儿,来,各位请坐。”

  在场的众人,唯有沐宸风神色不明,复杂的目光落在清瞳的身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