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思念予茶——总裁老公别凶我

第七章 传说中的童养媳?

思念予茶——总裁老公别凶我 李李茶 2224 2018-08-18 18:15:08

  “小桃子你来找我吗?”一见惊喜地笑着:“你怎么知道我在这,早餐还喜欢吗?”

  应斯年在旁边看了看一见,又看着惊讶到说不出话的李李不由得嗤笑了一声。这才让李李缓过神来。

  “我来找他!”李李指着应斯年和秦一见说道:“没想到你也在这里。”

  “你们认识?”一见摸不到头脑,他与应斯年从大学时就在一起,毕业后辅助应斯年创立Rich girl时尚杂志。这么多年的同窗情、战友情让他对应斯年的生活和圈子了如指掌。不对,应斯年没有什么圈子,要好的除了萧仪就他自己一个。对于突然冒出来的李李,一见当然是充满了好奇的。

  李李不知道怎么开口,支支吾吾,应斯年就借此空隙径直走向电梯,不再与他们二人纠缠。一见抓住了想要追过去的李李:“这到底怎么回事?”脸上没了笑容:“这样,你跟我来。”他将李李领上了楼。电梯里,李李反复纠结到底要不要和一见说清楚这些事情。

  电梯在7楼停止,一出电梯没有走廊,眼前就是一个摆满了工作台和服装展示架的大厅。与想象中时尚杂志从业者不同,不是满眼的洋裙,大部分人穿着都比较休闲,但却不乏设计感。大家工作的节奏很快,从没在企业工作过的李李感觉到身上每个毛孔都被调动了起来,原来,这就是他们口中阿修哥哥打拼出的天下啊。

  “别看了,跟我来。”一见催促着一下电梯就发呆的李李。

  李李跟随着进了办公室,周围人也都见怪不怪,一见领来的女孩子没有100个也有80个了。只不过之前的是麻辣口味,这次是青苹果。

  “说吧,小桃子,这是怎么回事儿。你真的认识斯年啊。”

  “我…我认识。”李李一想到可能要全盘托出了,开口就变得很难。

  “可是他似乎不太认识你。到底是怎么回事。”一见脸上没了明亮的笑容,这是李李第一次看到一见这么严肃的表情。

  “他…就是我要找的人。”李李索性说出关键的一句,接下来应该就会轻松多了。

  “你老公?别闹了,我和斯年认识快10年了,几乎天天在一起,我从来没听说过他结婚了。到底怎么回事?”一见相信李李,但也相信应斯年,他笃定了这其中一定是有什么误会。

  “我父亲去世后我就在阿修哥哥家长大,从小家里人为我们定了娃娃亲,我们有着非常多的回忆,阿修哥哥也答应过会娶我。后来他出国上大学,起初我们还有密切的联系,后来联系越来越少,几乎就是断了。最近我看到了新闻,才过来找他问个清楚。”李李没有勇气看一见的眼睛,直直地盯着光滑的茶几表面,将自己心底的伤痛剖开给别人看到底腐没腐烂是轻而易举就能击溃自尊心的事。

  “传说中的童养媳?”小时候古代武侠小说看多了,这样的词脱口而出。

  “也可以这么说吧。我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学做家务,照顾应爸爸和娟妈妈起居,不过,我照顾他们并不是因为他们让我做儿媳妇,我爸爸妈妈去世后,是他们给了我一个家。我很感恩,但即便如此,我也想找他问清楚,他答应过我的,怎么可以反悔呢?”李李委屈涌上心头,逻辑错乱,语速也急切了起来。

  “好好好,我知道了,你别着急,我帮你去搞清楚,你先乖乖坐在这里,哪里都不要去。”一见看着委屈巴巴的李李表情也变得少有的严肃。他让李李坐在了他自己的转椅上,准备去向应斯年问个清楚。一边是共同生活数载的好兄弟,一边是刚刚拾到的小白兔。好兄弟或许会犯错,可兔子如果不是急了怎么会随便咬人呢?这其中必有隐情。

  铛铛铛…

  “请进。”应斯年不用猜也知道,八成是秦一见来八卦了。比男女关系更让秦一见热衷的就是应斯年的男女关系了。

  “说吧,小子,别装忙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别骗我啊,我可是听说你抛弃糟糠之妻了啊。”秦一见本身就是爱凑热闹的性格,尤其爱凑应斯年男女关系的热闹,这使他兴奋不已、欲罢不能,这件事传到他耳朵里就必然会一锤定音。

  “什么糟糠之妻。都是开玩笑的。她只是我小时候一起长大的一个妹妹。”应斯年说起来自己也心虚,虽然这么多年未曾将李李挂于心上,但从小父母就为两人定下婚约这事,他明明知道李李当真了,却也一直嫌麻烦没有找机会向李李说清楚。

  “可是我怎么听说是童养媳呢?”

  “小时候我们的父母关系很好,就开玩笑定下了亲事。他父母意外去世后我爸妈念及旧情,想要延续两家数十年的交情,就一直叫她是我家的儿媳。我小时候也是看她比我小那么多,先后不久便失去双亲怪可怜的,就稍微多关心了一下她。没想到长到这么大,她心智还是这么不成熟。”

  “那你为什么装作不认识人家?你说清楚不就好了嘛。”

  “大哥,这两天这么多记者在公司附近,我多跟她站在一起一秒钟都有可能出新闻,我还不如告诉她认错人,让她赶紧放弃呢。只是没想到这么多年没见,她居然能那么确认这是我,再次找上门来,我都已经完全不认得她了。等一下你去给买张机票送到机场让他回海城吧。”

  “你这个童养媳妹妹很惨呢,昨天流落街头了,还是我给捡回家的。”秦一见把玩着应斯年桌上的铁艺摆件。

  “什么?”应斯年惊讶地看着秦一见。

  “昨天在梵丽公寓停车场,我差点撞到她两次,她说她来找她老公,没地方住也没钱。我就把她接回家了。早知道她老公是你,我就直接送楼上你家去了。”

  “我不是她老公,不是说了吗?那一会儿你送她去机场你就直接跟他解释吧,我懒得和她说。”

  “你们不是应该有很多美好的回忆吗?就类似小时候一起经历的种种,电视剧里都是那样演的啊,怎么感觉你特别讨厌她?”

  “所以说电视剧里都是假的,让你少看。小时候的事情哪里记得住,我三天前的事情都记不住好吗?而且我不是讨厌她,是烦到我的女人我都讨厌,她并不特别。”这倒是句实话,上学期间,应斯年精致的五官和壮硕的身材不仅是亚洲女人,连欧美女人中也不乏对其示好的。但是应斯年似乎从来不会婉拒这回事,都是直接将人拒之门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