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甜蜜上位:总裁,缺媳妇吗?

第七十九章 王婉丽的请求

甜蜜上位:总裁,缺媳妇吗? 仟江月 2025 2018-10-28 06:00:00

  每个人的一生都会经历很多很多的事情,有些能被遗忘,有些刻骨铭心。

  这个年假经历的一切,沈湾湾觉得自己会记一辈子!

  沈湾湾终于回到正轨,工作还是那个工作,主任还是那个主任,同事也还是那些同事。唯一不同的是她胖了五斤,本来就有些瘦的工装衬衫彻底穿不进去了。

  管理部的人几次提醒她注意着装,可她真的没办法,单位只让穿统一工装,她穿不进去能怎么办!

  只是,沈湾湾想不明白,整个年假她都在惊涛骇浪中度过,怎么可能还胖了?

  沈湾湾对自己的人生再次产生怀疑,难道老天爷是故意整她?

  对,老天爷绝对是故意整她。

  在沈湾湾以为自己又回到过去百无聊赖的生活中时,一个电话再次扰乱她的生活。

  次日清晨

  沈湾湾把帽沿压低三分,尽量不让人看清她的脸。她步履匆匆地上了自己的小福特。如果时间能倒流,她真希望回到昨天晚上,她才不会答应王婉丽的要求。

  但是事实是,她答应了。

  沈湾湾双手搭在方向盘上,懊悔不已。真不知道昨晚是哪根筋搭错了,明知道王凯不会答应,甚至知道了会杀了自己,她还是答应了。

  沈湾湾借身体不舒服请假,反正单位是淡季,也没有多少客户。她思前想后,把车开到王艳家楼下。

  昨天看王艳的朋友圈,知道今天她休息,而齐彦正常上班。

  王艳正在做面膜,一听她私自答应王婉丽的事,惊的面膜差点掉地上。

  “你脑袋是不是进水了,虽然之前你们有些关联。可事实是,你只是一个银行的小职员,他是在商业场上的呼风唤雨的CEO。翡海湾的事你也是刚刚经历,那些商业大佬,哪个没黑社会背景。你居然这么大胆,真是不想活了。”王艳恨不得给她一巴掌,打醒她的白日梦。

  沈湾湾白了她一眼,她说的她何尝不知道。“我来,是找你想办法的,不是听你骂我的。”

  王艳摇摇头,一甩手,急忙进了洗手间。沈湾湾急忙跟了过去。

  “我真后悔,让你以后有事找我。我觉得咱们还是保持敌人关系的好。”王艳一边洗脸,一边没好气的道。

  沈湾湾不急不恼,靠在门框上,打趣的道:“那我去找齐彦也行,他不会见死不救。”

  “等等。”王艳把面膜“啪”地扔进垃圾桶,“你先去客厅等我。”

  沈湾湾笑了笑,转身进了客厅。她拿起一个抱枕放在胸前,慵懒的坐到沙发上。昨天晚上答应王婉丽后,她几乎没怎么睡。

  王婉丽的电话内容十分简单,希望沈湾湾能和王凯结婚。

  结婚!

  结婚!

  结婚!

  重要的事情沈湾湾问了三遍,王婉丽坚定的说了三遍。

  王婉丽说她已经查到王凯喜欢的人是谁,沈湾湾当时猜了一个名字,王婉丽竟然语塞。

  真的是烟云,沈湾湾早就看他们俩有问题。不过,不管是谁,沈湾湾都不想答应和王凯结婚。她本来已经不想参合他们家族的事情。王艳说的对,他们的身份差的太远。

  王艳洗完脸,坐到沈湾湾身边,“好了,你说说吧,你想怎么办?”

  沈湾湾把抱枕扔给她,“我要有办法,还用来找你?”

  王艳把抱枕放在一边,疑惑的问道:“那你说说,你为什么答应王婉丽?你不是说过,王凯有喜欢的人。你这么做不是找死吗。”

  沈湾湾沉了一口气,她答应王婉丽不单单是脑袋一热。昨晚王婉丽说了很多。

  王凯有一个大哥叫钱峰,成熟稳重,能力卓绝。钱卫民曾经打算把自己一手建立的钱氏交给他。可惜钱峰命薄,英年早逝。

  钱峰在钱卫民心里既是一辈子的骄傲,也是一辈子的痛。钱卫民那么专横的人,是绝对不允许任何人抢钱峰的东西,就算是钱智也不行,更何况王凯,这个外姓人。

  而烟云永远只能是他们的大嫂。

  王婉丽说,钱卫民以前只知道钱智和王凯为了一个女人发生过争执,但不知道是为了烟云。如果让他知道了,王凯怕是性命难保。

  而在翡海湾,烟云对王凯的关心超过一个嫂子对弟弟的关心。让钱卫民有些察觉,他虽然没有从王凯身上得到验证,但是只要他有了这个想法,必定会追查到底。

  而她自己也不希望王凯和烟云在一起。烟云年纪轻轻就死了丈夫,还带着孩子,是挺可怜。可她觉得烟云太懦弱,内心太复杂,无法给王凯一个温暖的家。

  可是这些事涉及到很多人的隐私,沈湾湾不能告诉王艳。

  “哎呀,理由我也不知道。反正王婉丽说是看中了我的个性。”沈湾湾避重就轻的回答。

  这句话沈湾湾没有撒谎,王婉丽之所以找沈湾湾确实是看中她的勇敢和坚强。

  王婉丽不敢直接和王凯摊牌,她怕他一冲动,直接和钱卫民作对。她能做的就是搅混这潭水。

  所以,她需要一个内心坚定又勇敢的女人和王凯结婚,而这个人又必须能抵抗外界带来的压力,甚至来自于王凯的压力。

  “你的个性?”王艳不信,“她妈是自己找虐?”

  沈湾湾气得又扔给她一个抱枕,“怎么了我,怎么了我。我就那么无理取闹吗?”

  王艳耸耸肩,“如果我要生了一个儿子,绝对不能让他找你这么个媳妇,要不然谁能管得了你。”

  “别废话了,能不能说正事。”沈湾湾白了她一眼。

  “正事?”王艳苦笑,“你不觉得你已经进入了一个死局,谁有能力扭转乾坤?”

  “死局?”沈湾湾回想到山坡上发生的事,心有余悸,“他不会真的杀了我吧?我感觉他还算个好人。”

  “他是好人,可他不对你好又有什么用。你怎么就不动脑想一想,一旦涉及到自身的利益,谁还能顾念那么多。他的能力整死你跟捏死一只蚂蚁没什么区别。”

  “你别再吓唬我了,我现在真的是走投无路了。”沈湾湾欲哭无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