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甜蜜上位:总裁,缺媳妇吗?

第六十九章 演戏

甜蜜上位:总裁,缺媳妇吗? 仟江月 2158 2018-10-18 06:00:00

  沈老爷子看着糖盒,不但没有生气,反而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但还是嗔道:“你这丫头,跟谁学的,会吓唬人了。”

  沈湾湾撇撇嘴,得意的道:“要说唬人,谁也没您老厉害啊,那么多人天天围着你,愣是一个都不知道您就是院子主人。”

  沈湾湾把糖盒放在一边,也学着他继续责怪道,“还有,医生再三叮嘱,您的血糖指数很高,不能再吃糖了。”

  沈老爷子不悦,“命是我自己的,我愿意干嘛就是干嘛。”

  沈湾湾无奈,“下一句你是不是还要说,早死早见铁大娘?”

  沈老爷子被猜中心思,脸上有些挂不住了。“嗖”地一下钻进被窝,用被子遮了脑袋,隔着被子道:“啥都被你说了,就你聪明。”

  沈湾湾自顾自的笑了一下,从床头柜上拿起一个苹果,开始削皮。

  半响儿,她缓缓开口道:“老爷子,您为啥最后也同意了?”

  沈老爷子探出脑袋,“啥意思?我同意啥了?”

  沈湾湾没有抬头,手里的动作也没有停,嘴角微微翘起,“老爷子,我知道你和他们不是一类人,你这么做一定有苦衷,只是我实在想不明白您的苦衷是什么?”

  沈老爷子眼珠转了转,好像明白了什么,脸色瞬间也变得沉重。他坐了起来,惊恐的问道:“你知道了什么?”

  沈湾湾睫毛轻颤,她本来并不确认事情是这样,只是沈老爷子的反应印证了她的猜想。

  这个印证也让她的心沉到谷底……

  “您还记不记得,胡市长来看您那天,他表现得和王凯不是很熟。可是今早我去胡市长的办公室,他说他已经和王凯合作很多项目了。合作那么多项目怎么可能不熟悉,而且他的本意也是把这个项目给王凯来做。这说明他们的关系很好。”

  沈老爷子咽了咽口水,“我不知道他们什么关系。再说了,他们就算认识,关系好。这又能说明什么?”

  沈湾湾苦笑,她是一根筋,爱冲动,可是她不是傻子。在职场这么多年,也明白一些道理。

  沈湾湾削苹果的动作慢了下来,尽量平和的道:“王凯和胡市长既然关系好,合作又那么紧密。在他如此受器重的情况下,中央城的项目应该直接给王凯啊。”

  “虽然,我不知道个中原委。也许是万顷复和蓝剑用了什么手段从中作梗,让胡市长没有办法直接把项目给王凯。所以才提出谁能劝动院子主人拆迁谁就拿项目一说。”

  沈湾湾说到这里停顿一下,正好她的苹果也削好了。她顺手递给沈老爷子。

  沈老爷子脸色很难看,目光丁点儿没落在苹果上,“你还知道什么?”

  沈湾湾收回苹果,继续道:“不能说是我知道,我只是猜想。我还猜想,以胡市长和王凯的关系,他不可能不告诉王凯您的身份。”

  沈湾湾顿了顿,“不过,我不敢确定的是,您是什么时候知道这件事的。是一开始就参与了他们的计划,准备做做样子后把院子签给王凯,还是……”

  “湾湾,你听我说。”沈老爷子动容,“我......”

  “老爷子,我和您开玩笑呢,我知道,“沈湾湾打断沈老爷子的话,“你本来已经做好了赴死的准备,否则也不能让老板给我留信。所以,您不是和他们从一开始就谋划好的,您也是昨天才知道的。而您虽然厌恶这样做法,可看在胡市长的情分,以及我对王凯的感情,便顺了他们的意。”

  沈老爷子听到这话,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面色终于恢复正常。没有被这个丫头误会便够了。他确实是昨天才知道这件事的。

  刚知道的时候,他也很震惊,甚至愤怒。可是胡市长说,计划刚实施的时候,他本来想把这件事告诉自己,是王凯阻止了。

  王凯说阴谋就是阴谋,即便是为了好的结果,也不该让一个正直的人委屈求全。如果需要忍受冷漠和误解,他一个人就够了。何况,他知道沈老爷子的身份,已经比别人占了先机,该知足。

  沈老爷子觉得能为别人考虑的人,应该还不算坏,顶多是被逼无奈。何况胡市长的为人他清楚,他选的人断然不会错,所以顺水推舟。

  “老爷子,我该谢谢你。”沈湾湾继续道:“我一直在想,您为什么非要委托我做这个代理人。胡市长也来了,您也安全了。王凯救了您有目共睹,您把房子签给他谁也说不出什么。事情已经这么明了,你为什么还要委托我?”

  “我委托你,是因为我身体不便出门,没有别的原因。”沈老爷子口气不容置喙的道。

  沈湾湾会心一笑,“不对。您委托我的理由我知道。我应该谢谢您。”

  “谢我?我什么也没做,你谢我干什么?”

  “老爷子,您知道了王凯利用我,也知道我对王凯的心思。才故意让我做委托人。就是想让我卖给他一个人情,想让他对我好点。”

  沈湾湾说完,眼中已经噙满泪水。

  她强忍着委屈,继续道:“在山上被,我被钱智无缘无故的欺负。当然,我相信这不是王凯的计划。可是从他救我的那一刻开始,我便是他计划的一部分。他怎么可能打没有准备的仗,他知道他的人快来了,他知道您能在院子里看到一切,他知道我们受伤越严重,就越能得到您的同情。事实证明他是对的,您给胡市长打了电话,要求尽快解决院子的事,对吗?”

  沈老爷子叹口气,“是啊,没想到那天竟然是这样。”

  沈湾湾为了不让自己哭出声,狠狠的咬了一口苹果,把嘴巴填满。

  一切的一切不过是一个带着甜甜圈的陷阱,她就是那头傻傻的小兽,一头栽进去,还美美地享受美食。

  沈湾湾越想心越凉,她的双手攥得死死的,王凯啊王凯,是我上辈子欠你太多,这辈子你才如此利用我。

  “湾湾......”沈老爷子不忍心的道:“可能他也有不得已的苦衷。”

  沈湾湾咽下苹果,心中感慨万千。是啊,他有苦衷。他活在母亲无形的压力下,活在钱卫民不公平的待遇中,活在钱智、万顷复和蓝剑的阴谋里。他是可怜的!

  难道因为这些,他就可以顺手利用真心待他的人?

  沈湾湾不想相信这一切,山坡上、医院走廊里,两次拼死相护难道都是演戏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