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甜蜜上位:总裁,缺媳妇吗?

第四十八章 杀人不过头点地

甜蜜上位:总裁,缺媳妇吗? 仟江月 2030 2018-10-02 06:00:00

  光哥投来质疑的眼神,他做这行十多年,遇到过不少“骗子”。屎遁、尿遁、装病是几个最常见得手段。

  沈湾湾见他不信,愤怒道:“你仔细看看老爷子的脸色,这是人命关天的事,我绝对不会开玩笑。”

  光哥摸了摸下巴,将信将疑的凑过来。他拔了一下沈老爷子耸拉着的脑袋。发现他脸色不但铁青,嘴唇还发紫。这种情况可不是能出来装的。

  他缩回到自己座位,眼珠转了转,急忙打了一个电话,把这边的情况汇报一遍。

  沈湾湾听不见对方说什么,但是从光哥脸上变换的表情看出来不妙,难道他们要不顾老爷子死活,继续开车?

  就在沈湾湾担心的时候,光哥忽然喊道:“停车,快给我停车。”

  停车?

  沈湾湾咬着嘴唇,不继续也不该停车啊!

  “现在要去医院,不能停车。”沈湾有些着急。

  “是应该去医院,但是……是你护送老爷子去,不是我们。”光哥打开车门,不给沈湾湾喘息的机会,让人把二人从车上拽出来。

  沈老爷子已经失去意识,被他们抛在地上,平躺着一动不动。沈湾湾也被无情地扔了出来,手臂擦在板油路上,擦出丝丝血迹。

  沈湾湾管不了身上的伤,现在正是响午,太阳毒的很,老爷子突发疾病受不了暴晒。

  她连滚带爬的过去,用手和身体替老爷子的头挡住一些阳光。

  不管怎样,他们肯放过自己和沈老爷子就谢天谢地了,让他们送沈老爷子去医院本来也是奢求。

  沈湾湾急忙拿出手机,准备打120。可她刚开手机锁,便被光哥夺了过去。

  “你干嘛?”沈湾湾惊恐的道。

  光哥摆弄着手机,嘴角挂起狠笑,“这手机挺好的。”

  沈湾湾无奈,这些人不会要劫财吧,她的手机不是带水果标志的,也不值钱啊。

  光哥收回笑容,假装手一松。手机“啪”地掉在地上。

  “呀,我太不小心了。”

  沈湾湾大惊,手机要是坏了,她怎么打电话求助。

  她急忙爬过去捡,可手还没碰到手机,一只大脚先踩在手机上。

  沈湾湾顾不上自尊,匍匐在光哥脚边,用手指去扣。这个手机现在等于沈老爷子的命,她无论如何都要拿回来。

  光哥在上面哈哈大笑起来,他的手下也跟着笑起来。笑声让沈湾湾头晕眼花。

  再加上,不知道是因为身体疼痛流还是被太阳烤出来的汗水。总之,如雨的汗顺着她的额头、脸颊流进眼睛里,嘴巴里,耳朵里……

  一时间,难受得不如死了。

  “求求你,把手机给我……把手机给我……”沈湾湾已经带着哭腔。

  是,她想坚强,不想低头。可现在还有什么比老爷子的命重要!

  光哥眼珠一转。忽然心血来潮,抬起脚……

  沈湾湾获得希望,大喜之下伸手按住手机。不过,与此同时。光哥的脚再次踩下来。这次,沈湾湾的右手连同手机一起被踩在脚下。

  “呃……嗯……”

  沈湾湾痛得五官扭曲在一起,她搂住光哥的脚腕,痛苦的闭着眼睛。

  “哈哈……贱女人,捧我的臭脚哇!”光哥继续鄙夷的大笑。

  随之,是他手下更加肆无忌惮的嘲笑。

  “你……到底要做什么?”沈湾湾咬着牙,从牙缝里挤出这几个字。

  光哥不慌不忙,得意的道:“我不想做什么,是你非要把手伸到我脚下,都耽误我脚落地了。”

  沈湾湾恨得牙根直痒痒,“杀人不过头点地,你非要这么做?你还是不是男人?”

  光哥以为她会求饶,却等来这么一句话,顿时觉得脸上无光,脚下力度增了三分,还碾了碾。

  十指连心,沈湾湾疼得眼前一黑,躺在地上昏了三秒。

  “还嘴硬不?”光哥挑衅。

  沈湾湾舔了舔嘴唇,忽然用尽全身力气搂住他的小腿,狠狠的一口咬下去。

  她不光嘴硬,牙口也挺好……

  “啊……啊……”光哥疼得大叫,想甩又甩不掉。

  幸亏手下拖开沈湾湾,他才得以解脱。

  “你……你……贱人,给我揍她。”光哥扯着脖子吼道。

  拖开沈湾湾的手下得到命令,一脚踢在沈湾湾胸口,把她蹬出一米多远。其他人见势急忙围上来。

  只不过,他们刚要出手,一个中山装男子忽然挡下众人跟前。

  这些人见他,都怔了怔。凶神恶煞的面孔也变成小绵羊。

  “老爷子怎么吩咐的,你们忘了吗?”中山装男子眼神狠戾,却十分镇定的道。

  光哥急忙跑过来,点头哈腰的道歉,“威哥,对不起,对不起。放心,我能办好,一定能办好。”

  中山装男子回头看了看沈湾湾。

  沈湾湾侧趴在地上,因为胸口的疼痛身体蜷缩,露出一半的面颊铁青而痛苦。

  她的嘴唇已经咬破,渗出丝丝血迹……

  中山装男子狠绝的神色也有些动容。一个普通女人能做到这个地步已经够了。

  “好了,不要再为难这个女人。老爷子的脾气你们都知道,不用我再重复了。不要自作聪明,更不要得寸进尺。”

  “是……是是。”光哥擦了一把额角的汗,大气都不敢出。

  中山装男子转身走向一辆不知道什么时候停在附近的黑色林肯车,立即有人下车给他开车门。

  他坐进车里,车却没有立即离开。

  沈湾湾头痛欲裂,她不知道是日头烤的,还是之前的头伤发作了。挺过那股钻心的疼后,她捂着胸口从地上侧坐起来。

  她知道有人帮了她,就算是帮吧,尽管他们是一伙的,但至少给她留一口活气。

  只是这个人来的太快,走的太快,她根本不知道中间发生了什么。

  光哥不说话,一摆手让其他黑衣人把沈湾湾和沈老爷子围在圈里。

  他自己则唾弃一口沈湾湾,转身走到手机前。他把手机捡起来,二话不说,重重地摔在地上。

  沈湾湾的希望伴随着手机一起摔得稀巴烂。她按着地面的手,慢慢地攥紧,手指甲在地面划出五道白色的划痕……

  这些人……太—过—分—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