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甜蜜上位:总裁,缺媳妇吗?

第四十一章 沈老爷子住院

甜蜜上位:总裁,缺媳妇吗? 仟江月 2061 2018-09-27 06:00:00

  王凯已经起身,穹顶的流星雨让他停下脚步,忍不住多看了两眼。如果向流星许愿真的能灵验,他希望他有能力保护想要保护的人。

  唐风轻轻敲着桌面,这个场景他看见过很多次。有时候,自己还来玩一次。他不相信流星雨许愿能实现,他只是喜欢流星环绕自己的那种感觉。

  一时的安静,让桌子底下的沈湾湾有些慌张。她想看看传说中最神奇的流星雨,可她又不敢出来。这就是她现在的生活状态,不敢做自己想做的,不敢争取自己想要的东西。

  尽管看不见环廊的流星,沈湾湾还是闭上眼睛,虔诚的许了一个愿望。她希望她能继续勇敢的做自己,哪怕流言蜚语、黑白颠倒、被所有人误会。

  王凯离开山庄的时候,翡海湾的天空真的划过一颗流星。他把车停在路边,下车靠在车头。拿出一颗烟,点燃。就着夜色静静地吸了两口。

  “咳咳……”

  好像从昨晚开始,他的身体开始排斥香烟……

  王凯还是忍着咳嗽把烟吸尽。明天,将是他和钱智,不,应该是他和钱卫民的最后一次试探。不管结果如何,他们两个人的关系都将发生不可扭转的变化。

  翌日

  沈湾湾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震醒。她揉了揉眼睛,极不情愿的下床开门。

  唐风斜靠在门边,脸上挂着邪笑着打招呼,“早啊,沈湾湾小姐。”

  沈湾湾皱着眉头,打了一个哈欠。

  “这么早?”

  “送你走,我真是迫不及待了。”唐风举上来一个信封,“这是机票,下午一点的。”

  一点?会不会太早……

  男人啊,果然对不喜欢的女人心狠手辣。

  唐风看出了她的不高兴,急忙辩解道:“你说的同意下午走,一点也是下午啊。”

  沈湾湾扯过信封,白了他一眼。转身进屋,不想再和他说一句话。

  在关门的一瞬间,唐风挡住,“记着,别耍花样。我会盯着你的。”

  沈湾湾露出微笑,却用力关上门,真想拿起芭蕉扇,把他扇到十万八千里外。

  沈湾湾气鼓鼓地走到桌边,随手把信封扔在桌面上。她给自己倒了一杯白水,咕咚咕咚喝下去,睡意全无。

  她看了看时间才六点。六点就六点吧。既然天已经亮了,就该出发了。

  昨晚,她不知道怎么了,忽然害怕一个人睡,最后辗转到凌晨三点才迷迷糊糊的睡着。

  沈湾湾开始收拾行李,她只住了两天。确切的说,只有昨天一个晚上在这里睡。行李里的衣服还没有全部拿出来又要装好,真是讽刺。

  沈湾湾摸到一个小本本,里面是她这次出行的计划,密密麻麻列了一排。

  计划没有变化快……

  沈湾湾不再留恋,把小本本扔进垃圾桶,快速把行礼收拾好。她又打开手机,重新订了机票。

  她要走,可不会按照那个男人的想法走。她还有七天的假期没有利用,假期可不是那么容易得到的。

  更何况,她昨天已经许愿不再被任何人左右,她相信流星的力量,也相信自己的力量。

  一切准备妥当以后,沈湾湾把行李寄存在一楼,背起小包直奔老板娘的店。

  不管怎样,先把自己的承诺兑现。

  沈湾湾走出不到一百米,感觉身后有人鬼鬼祟祟的跟着她。她回头又看不出个所以然,只好继续往前走。

  难不成......那个疯男人真的派人盯着自己?

  变态,太变态了。

  沈湾湾加快步伐,想要赶紧去煮面,赶紧离开这里。不过,她来到店门前,上面居然写着“老板临时有事,停业一天。”

  不会吧,她颓然。

  沈湾湾急忙向门店旁边的水果摊老板打听消息。水果摊老板告诉她,老板娘二人刚刚去了医院,听说是他们的什么亲戚住院了。

  沈湾湾挠挠脑袋,亲戚?

  她记得昨天老板娘说她家没什么近亲了。只有两个远房亲戚还是在别的城市。

  唉,不知道他们看望病人什么时候回来,她可只有一上午的时间。

  “姑娘,我听着好像是她大伯病了。会不会是经常来他们店的那个老头啊。”水果摊老板又想起点信息,急忙告诉她。

  大伯……老头......难道是沈老爷子?

  可沈老爷身体硬朗,能吃能喝,怼人都中气十足的,怎么可能生病......

  沈湾湾忽然瞪大眼睛,莫非是山坡上的那些人做的?

  她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昨天在桌子底下,王凯说过那些人都是狠角色,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大娘,你知道他们去哪个医院了吗?”沈湾湾急切的问道。

  “好像是附近的中心医院。”

  沈湾湾急忙招手拦了一辆出租车。

  可上了车,她又犹豫起来。她去有什么用,说不定还会遇到昨天那些人。

  可是......可是不去,她心里又惦记着。那个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一直徘徊在她的脑海中,沈老爷子的执着是支撑她继续相信爱情的唯一理由。

  “七块五......七块五......七块五......”

  司机师傅生硬的声音把沈湾湾纠结的思绪拉回来。

  她急忙惊醒,然后尴尬的笑了笑。不知道司机师傅召唤了自己多少次,太丢人了。

  沈湾湾付完钱,还是犹豫不决。她时不时抬头看看“急诊室”三个大字叹气。

  “哎......哎......哎......”

  进,还是不进?

  “哎?丫头,你怎么在这啊?”老板娘不知道什么时侯从医院里出来。

  沈湾湾尴尬的笑了笑,她挠挠头,“我......我......”

  “哎呀,我忘了,你说要来帮我调面的。”老板娘一拍脑袋,“你说我这脑袋……”。

  “呵呵......”沈湾湾傻笑。

  “都怪我,那天忘了要你的联系方式。”老板娘解释完,叹口气,“可是谁也没想到,沈老爷子能出事,你说那些人是不是有病,和一个老头子较什么劲。”

  沈湾湾听她的话,印证了自己的猜想。沈老爷子住院果然和山坡上那些人有关系。

  老板娘继续道:“那沈老爷子也是倔,守那个院子有什么用,铁大娘都死了那么久了。”

  “铁大娘?”沈湾湾惊讶,女人名字里有铁字,好奇怪啊。

  这个铁字她好像在哪里听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