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甜蜜上位:总裁,缺媳妇吗?

第三十章 再不相识

甜蜜上位:总裁,缺媳妇吗? 仟江月 2044 2018-09-16 06:00:00

  钱智脸上早就挂不住了,他指着沈湾湾,愤怒的道:“你……你今天别想从这离开。”

  沈湾湾说完也有些后悔,可是话都说出去了也不能收回。今天不能指望王凯了,还是先下手为强。

  她拿起手机,直接拨了110。

  “喂,你好,我在中央城,有人威胁……”

  “啪……”

  钱智一巴掌打在沈湾湾的手上,把她的手机打掉在地。

  “还要报警?”

  他一摆手,“来人,把这个女人扣下。”

  沈湾湾大惊,“你们想干什么?”

  钱智的手下得了命令,急忙跑过来拉扯沈湾湾。唐风碍于身份,不好出手。他把目光投向王凯。

  王凯虽然看着这边,却没有阻止的意思。

  “小钱总,这样抢人可不好吧。”唐风急忙道。

  “我不是抢人,是在教她规矩。”钱智恶狠狠的道。

  “你们放开我,放开我。光天化日之下,你们这是在犯法。”沈湾湾都快急哭了。

  “犯法?”钱智鄙夷的道:“你用身体换钱的时候,知不知道有个词叫卖淫,也是犯法。”

  钱智一边说一边看王凯,他不光要诋毁沈湾湾,也要侮辱王凯。

  沈湾湾有气又怕,眼泪噼里啪啦的往下掉。她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受过这等委屈,当下心一横,一口咬在拉扯她的人的手臂上。

  那人吃痛,一甩手直接把沈湾湾推下去。这台阶虽然每十阶有个缓台,但都是砖面。沈湾湾全身上下与砖面无缝对接,亲密接触,直接滚到缓台。

  沈湾湾差点吐出去一口老血。她感觉全身像散架了一般,却动哪哪疼。她用尽全身力气撑起头,却发现眼前的人都是双影。

  她干呕两声,胃里翻江倒海。

  这是要死了吗?

  呵呵......如果这样死,是不是全天下最可怜、最窝囊的鬼魂。初恋结婚,被冤枉是小三,被车撞,被水壶抡,失身,被践踏人格。

  如果有下辈子,她不想做人了。她要做钱,被所有人喜欢。

  沈湾湾手上的力气越来越小,她快撑不住身子了。她努力抬起头,想看看王凯在做什么,有没有为自己担心,哪怕一点点。

  她的头很疼,很晕。台阶之上都在晃,她看不到王凯在哪里。也罢,都说了再也不见,就算再见也是天涯陌路,何必强求别人的关心。

  沈湾湾真的撑不住了,缓缓垂下头。不过,就在她松手的一瞬间,一只温暖的大手托住了她的脑袋。然后搂住她的腰,把她扶起来。

  “沈湾湾,你给我醒醒。”王凯急切的声音传入沈湾湾的耳朵里。

  唐风的手下也下来了,他们互相看看,不知道还要不要帮忙。

  “好了好了,你们回来吧。”唐风在上面招回手下。

  沈湾湾微微睁开眼睛,真的是王凯。看来他还没有对自己恨之入骨。也是啊,自己就要了一个亿,对于他来说简直九牛一毛,也不至于那么恨吧。

  王凯扶起沈湾湾,让她保持意识清醒。

  “难道外界的传言是真的。他真的被这个女人骗了?”有人开始议论。

  “被骗了,还能这么在乎,王总好人品。”

  “我看这女人也不怎么样。”

  “唉,可惜了。王凯这个商业奇才怕是也要栽倒在女人手里。红颜祸水啊!”

  台阶上的人纷纷议论起来,没一句好话。

  钱智见王凯帮沈湾湾,心里高兴。他就是想刺激他与自己作对,这样才有机会干掉他。

  钱智让手下拦住二人,自己在台阶上喊道:“王凯,你什么意思?还要帮着这个女人?”

  王凯没有说话,他的助理愤愤不平的道:“钱总,人是你指示手下推下来的,如果出了事,胡市长能放过你吗?”

  “艹,你他妈算老几,敢管老子。今天谁帮这个女人就是和我过不去。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咳咳……阿智啊,万事以和为贵,你爸没在这里,我就是你们的长辈。”万顷复忽然说话。

  万顷复在这里年纪最大,他半睁半合着眼睛,做起和事佬。

  “阿智啊,听万伯伯一言。你和阿凯都是你爸的心头肉,伤了谁都不好。”

  “我是我爸的亲儿子,他算什么东西!”钱智唾弃一口。

  唐风冷眼看着万顷复,这个老奸巨猾的东西。表面是劝和,实际是火上浇油。估计还在为一个月前,王凯赢了他两个项目记恨着。

  “唉,别冲动啊,孩子,你们都还小,不能犯这样的错误。”

  “万伯,您老放心,我心里有数。”钱智道。

  王凯眉梢微动,漆黑的双眸散发着深不可测的光。他知道钱智心里的数,就是要让自己死。

  他搂着沈湾湾的手不由自主加大了力气。

  沈湾湾听着钱智刺耳的话,心疼起王凯。

  “你放开我,我能走。”沈湾湾忍着身上的痛,小声道。

  她虽然还嫉恨王凯上午的无情,却也不希望他被钱智欺负。

  “别挣扎,我送你离开。离开后,你愿意怎么样就怎么样。”王凯声音平静,却很低沉。

  “那你怎么办?”

  “哼……”王凯忽然笑了一下,“你都自身难保了,还管我?”

  “我不相信,他能杀了我?”沈湾湾说完这句话就后悔了。她不会是乌鸦嘴吧。

  只见挡住二人去路的人又增加一倍,全是她在坡下看见的黑社会。他们每个人手里都拿着棍子。

  “今天,我要替我爸清理门户,谁要是帮忙,就是和我钱智过不去,就是和钱家过不去。”

  沈湾湾抓着王凯的衣袖,“你……能打过他们吗?他们那么多人。”

  王凯道:“你现在闭嘴,我估计可以。”

  沈湾湾急忙抿住嘴,她的生死都在他身上了。

  王凯低头看了一眼沈湾湾,她的衣服在刚才滚落台阶时被划破,露出雪白的肩膀。

  王凯把西服上衣脱下来,给沈湾湾披上。他不知道今天的自己是怎么了,忍了二十年,却差了这一天。

  他伏在沈湾湾耳边道:“有机会就跑,别管我。然后记着,从此你我再不相识。”

  沈湾湾愣了一下,再不相识……

  他用命保护自己,却说再不相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