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甜蜜上位:总裁,缺媳妇吗?

第七章 沈湾湾VS王国富

甜蜜上位:总裁,缺媳妇吗? 仟江月 2106 2018-08-22 12:57:42

  沈湾湾猛然惊醒,吓得齐彦和王凯一个激灵。二人同时围到床边,异口同声的道:“怎么了?”

  说完,二人互相看了看,又各自撤回一步。

  沈湾湾习惯性的撩一下刘海,手指碰到纱布,迟疑一下。她忽然转头,委屈的问道:“会不会留疤?”

  “额,伤口在头发里,应该不会影响外貌,不过有疤痕的地方,头发可能长不出来了。”齐彦无奈的解释着。

  沈湾湾叹口气,“好吧,反正我头发多。”说完,她抬头疑惑的看着王凯和齐彦,“你们在这干嘛?”

  “你刚才又晕了过去,我……”齐彦想说担心,又觉得现在的身份不妥,临时改口道:“呵呵,醒了就好,如果有什么不舒服一定要及时告诉我。”

  沈湾湾看着他,“告诉你,你能帮我治好吗?”

  “当然。虽然是外伤,但不排除轻微脑震荡。为了不留后遗症……”

  “我心里不舒服。”沈湾湾打断他的话,一双桃花眼认真的盯着齐彦。

  齐彦看着沈湾湾的眼神慢慢暗淡下来,他垂下眼眸,不敢迎上沈湾湾的目光。他知道她是什么意思,可他给不了这个药。

  半晌,齐彦苦涩的一笑,“你休息吧。”说完转身离开病房。

  沈湾湾看着他颓废的背影有些陌生,这个男人还是她心心念念的那个同桌吗?

  齐彦走后,沈湾湾心里失落。她一转身,妈呀一声,怎么这边还有个人?

  “你……你怎么在这?什么时候进来的”沈湾湾惊讶的瞪着王凯。

  王凯脸上三道黑线,他明明一直在这,而且听着他们打情骂俏。

  “没事,我就是想等你醒了,说声抱歉。”王凯起身,一边把窗帘拉上,一边淡然的道。

  他拉完窗帘,坐到沈湾湾的对面。

  “这句抱歉是替你妹妹说的?”沈湾湾撇撇嘴。

  “算是吧,当然,也算我自己的。”

  “你自己?”

  “是,之前一直把你当成那种女人。”

  “哪种女人?”沈湾湾语调不悦,明知故问的问着。

  “慕虚荣的女人。”王凯说话的时候,故意把目光抛向门口,以免尴尬。

  “别,那你还是别道歉了。救你纯属本能反应,我要是有时间思考,可能会躲远点。还有,我虽然不是贪慕虚荣的女人,但也不是什么好女人。兴许,我就有做你后妈的兴趣。”沈湾湾知道这么说王凯一定会生气。但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想惹他,看他生气又无奈的样子。

  王凯果然中招,他咬着牙,额上青筋暴起。商场上,他战无不胜;情场上,他从未失手;就算政界,他也能搅弄一番风云。认识他的人都想尽办法讨好他,不认识他的人都绞尽脑汁想认识他。

  今天,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居然不接受他的道歉,不想救他,甚至愿意接受他爸。

  王凯忍下怒气,长出一口气,“呼……”

  “怎么,有意见?有意见找你爸去。”沈湾湾说的时候还挺惬意,不过说完忽然觉得周围的气压有些低。

  她看了看四周,是高级单间,没有其他人。他不会杀人泄愤吧。

  沈湾湾急忙钻进被窝,“我困了,我想睡觉。”

  王凯尽力平复心绪,

  暗自警告自己,不可以和这个丫头一般见识,不可以和这个丫头一般见识,不可以和这个小丫头一般见识……

  第二天,沈湾湾觉得自己满血复活,可以出院了。她去找齐彦办理手续,但齐彦坚持让她再观察一天。

  沈湾湾觉得也行,还有三天他就是王艳的老公了。现在每天查房的时候还能见两次,是见一次少一次了。

  不过这么躺着闷得慌,她抓了一把瓜子去找王国富。子债父偿,她和他的帐也该算一算了。

  王国富见到沈湾湾,先是装了一阵虚弱,见她丝毫不为所动后开始嘘寒问暖。沈湾湾磕着瓜子,表情淡定的听他继续装。

  王国富说的口干舌燥,仍旧没有打动沈湾湾。他开始转变策略,替王欣道歉,说她不懂事,以后一定多加管教之类的话。

  沈湾湾翘着二郎腿,借空递给他几个瓜子,“吃点不?”

  王国富咽了咽口水,后脊梁直发凉。

  “我……我就不吃了。”

  沈湾湾点点头,“好吧。”她把瓜子放下,在屋内溜达起来。

  王国富已经不知道说什么了,愁眉苦脸的缩到床头,“丫头你到底想干啥呀?”

  沈湾湾挑了挑眉毛,拿腔拿调的道:“我要干啥?我一没偷,二没抢,不过是想见见我想见得人。结果不但被诬陷成小三,还是骗老头钱的小三。”

  她走到王国富床头,瞪着他继续道:“现在,又多出两个比我还大的儿女,我还被大女儿打伤住院。你说我要干啥?”

  王国富是真的觉得对不起沈湾湾,那天他也不知道自己哪根筋搭错非要她装小保姆。可现在木已成舟,他也无能为力。

  “我赔你钱?”王国富试探的问。

  “你儿子已经给我五十万了。”沈湾湾道。

  “五十万?”王国富忽然炸了,“你也太过分了,就这点事你要五十万?”

  他刚刚还歉疚的情绪一扫而光。

  沈湾湾并没有想要这五十万,但被他这么一说,心里顿时火冒三丈。自己的名誉和脑袋上的伤难道不值五十万?

  “这点事?我为了救你儿子差点死了,又差点被你女儿谋杀。难道不值五十万?”

  “你……你又没什么大事。你看看你现在不是好好的吗。”

  沈湾湾气得叉腰,“王国富,你还有人性吗?”

  “我怎么没有人性了,我歉也道了,好话说尽,你还要我怎么样。明明是你非要找我装病人,才惹的这些事。”

  “我让你装病,没让你真病。你的病是我造成的吗?之前还真没看出来你如此冷血,嗜钱如命。”

  “是,我是爱钱。所以才会为了你那二百陪你撒谎。可你好到哪里去了,胆小,懦弱,不敢对齐大夫表白。”王国富像角斗士一样从床上爬起来,气势如虹,根本不像一个病人。

  “我胆小也总比你为老不尊强。”

  “你……你你,你不光胆小,你刻薄,得理不饶人。”

  两个人的争吵声惊动正在查房齐彦和刚刚回来的王凯,二人站在门口脸色铁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