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甜蜜上位:总裁,缺媳妇吗?

第四章 该来的总会来

甜蜜上位:总裁,缺媳妇吗? 仟江月 2002 2018-08-20 10:55:53

  沈湾湾抿着嘴,心里五味陈杂,什么是雪上加霜,什么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她怎么就这么点背。

  沈湾湾死死地攥着手机,再转头看向齐彦的时候,脸上已经挂上了笑容。

  “听说你要结婚了?”

  她尽量让自己的语调平稳。

  齐彦一愣,好看的眉毛瞬间拧成一条绳。他不知道沈湾湾是怎么知道的。但从昨天见到她,他最痛心的就是自己要结婚这件事。

  高中三年,最美好、最纯真的三年,他都在全心全意的喜欢着一个女孩——沈湾湾。只是,命运弄人,他现在要娶的是另外一个女孩儿。

  齐彦也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假装云淡风轻的道:“是啊,你也认识她啊。”

  “呵呵……”沈湾湾不知道该不该接下去。

  “王艳。”齐彦继续道。

  他从小父母不在身边,和爷爷一起住,比别人懂事的早。他知道自己在任何时候都不能任性,因为他没有任性的资本。

  其实,结婚的事早说也得说,晚说也得说,他既然承诺王**顾她一辈子,就不能反悔。不如就借这个机会说清楚吧。

  “嗯,王艳……”,沈湾湾重复着齐彦的话,“我当然认识,只是没想到你居然会喜欢她!”

  沈湾湾在计划见齐彦的时候就做好了他结婚的心里准备,只是新娘是王艳,让她很惊讶,很不甘心。

  “没想到吧,我开始也没想到。”齐彦道:“她知道我学医,就报了卫校。然后一直照顾我和我的家人,十年了,她很不容易。”

  齐彦言语里都是感激。

  “十年啊,是啊,这么多年真的不容易,那我只能祝福你们。”沈湾湾说完整理一下衣领,留下一个她也不知道怎么挤出来的微笑,然后绕过齐彦,向着王国富的病房走去。

  从这里到王国富的病房不过十几步,她却像走了十年。

  她刚刚本想问齐彦,难道她不配照顾他,不配陪伴他吗?还是,他真的在责怪自己没有努力考到他指定的大学。

  可问了又能怎样,他还是要结婚,新娘依旧不是她。

  走到王国富病房门口时,沈湾湾给王艳发了回信儿,“你赢了。”

  高中时,没人知道是王艳举报的赵雅。沈湾湾知道是因为赵雅来找过沈她。

  赵雅说她家和齐彦家离得近,暑假又在一个补习班上课。她拿这事向王艳炫耀过。当时,从课桌里搜出来的情书不是写给她同桌的,而是写给齐彦的。她见事情闹得这么大,怕连累齐彦,就三缄其口了。

  最后赵雅说她不恨王艳针对自己,她恨王艳连累了她同桌刘鑫,更恨自己不敢说出实情。

  沈湾湾不知道赵雅为什么把这事告诉她,但她相信赵雅。为这事,沈湾湾特意找过王艳,王艳不但大方承认,还和沈湾湾打赌,她一定会嫁给齐彦。当时,沈湾湾并不相信齐彦会喜欢一个心机女,小说里的男主不是总能分辨出真假吗!

  可现实总是打脸,十年后,她输了。

  沈湾湾推开门,王国富的女儿正在喋喋不休的劝王国富离开沈湾湾之类的话。

  王国富涨红的着脸,耸拉着脑袋,像个被批评的小学生,手足无措的听着。

  王国富的儿子见到沈湾湾,眉头拧成一股,“你怎么进来了?”

  “你还有脸进来?”王国富女儿一叉腰,又拿出泼妇的劲头。

  沈湾湾虽然表情像个霜打的茄子,但心里斗志盎然。

  “我是来找王国富的。你们要是不想见我可以出去,不想出去就闭嘴,老实的待着。”沈湾湾语速不快,声音也不大,但字字清楚。

  “你说什么?”王国富女儿撸起袖子还想撒泼。

  “我这算自卫。”沈湾湾拿出早已经准备好的防狼电棍,故意打开开关发出“嗞嗞”声。

  王国富女儿吓得靠在墙边,“哥,你看看她,她要杀了我。”

  王国富儿子挺起腰板,他个头至少一米八五,站在沈湾湾面前像座小山。可沈湾湾已经不知道什么是怕了,接二连三的打击让她勇气爆表。

  “你最好也别动,女人之间打架不丢人。丢人的是男人打女人,最后还打不过。”沈湾湾得意的警告,这里是医院,她还真不怕他撒野。最好,他把自己打到住院,齐彦还能心疼一下。

  “放心,我从来不打女人。”王国富的儿子说话了。

  “好了……好了,王凯,王欣。你们都别闹了。”王国富捂着胸口,声嘶力竭的道。

  “爸爸,你说说您,老了老了怎么糊涂了。”王欣气的直咬牙,“她那么年轻,能图你啥,不就是图我哥的钱吗。”

  “我和她不是那种关系。”王国富一边咳嗽一边道。

  “好了,别说了,让爸休息一会儿。”王凯道。

  “哥,你……”

  “好了。”王凯声音一调高八度,王欣就蔫巴了。

  王凯转头对沈湾湾道,“你到底想做什么?”

  “我只想和你爸谈谈,你们都出去。”沈湾湾道。

  王凯想了想,不顾王欣反对强拉着她出屋。

  “给你五分钟。”

  王凯和王欣离开后,王国富更像受委屈的娃子,搂着被子不敢看沈湾湾。

  沈湾湾平静的拉了一张椅子坐下,“说说吧,你怎么赔偿我的名誉。”

  王国富撇嘴,“我可没说我们有那种关系,是他们自己瞎想的。”

  “可是你也没解释啊。”沈湾湾瞪着他,咬牙道。

  王国富耸拉着脑袋,“唉呀,我知道是我不够意思,可是我也替你保守秘密了,你就帮我一次。”

  “帮你一次?”

  “嗯,只要王凯和王欣放心我住这就行了,我保证以后绝不打扰你,对你的秘密也守口如瓶。”

  “你告诉我,那天我去物色装病的主,你是不是也在物色装小三的主?”

  王国富咧嘴一笑,“还真有点这个心思,不过我是物色一个照顾我的保姆,没想到被你骗医院开了。”

  “骗?”沈湾湾一跺脚,吓得王国富又钻回被子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